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欢乐颂 (阅读1100次)



红葡萄酒
故事:近年患痛风,饮酒容易引起发作,故戒酒。柏华、杨键、庞培于2006年夏日来苏,朋友相聚故开戒,痛饮而归。三日后,通风果然发作,持续七日。

我发现我空着的酒杯
早已注满琼浆
它空着只因未到痛饮时
多难得的时刻
杯子里闪动着天空的星光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赞美
上帝的禁令被解除
我承认内心对友情的热爱
已经高过自身的健康
痛饮是自由的语言,痛且饮
美酒佳酿方入骨髓
我的疼痛就是我的歌
我的疼痛就是我的酒窖

2006-12-14零点十分

死亡带来的笑
   故事:哈尔滨诗人孙大明正值壮年,2006年11月某日心脏突然脱落猝死。头一天还与他网上聊天的朋友第二天听后放声大笑,连说:太有意思了!

“太有意思了”——

一个人的死就如同敲了一下
回车键,瞬间换行了!

心脏这东西说脱落就脱落
就像一只秋天枝头熟透的苹果

一个诗人由站着到倒下
竟然不著一字,多白的一张纸呵

         2006-12-9

摩卡咖啡
故事:经常与小海在蓝波咖啡厅喝茶,我喜欢听小海开心的谈笑,小海则喜欢喝店里的摩卡咖啡。

有些词因小海而重复,譬如:“计划生育”
他分管这一块,他还分管宗教事务

这是人的两极呵,小海不轻松
晚上,他需要散步,喝点咖啡

这时,他会用起草政府文件的手
搅动杯子里的咖啡,缓慢而匀称

然后他笑,对我说:“老李,
给你一个生育指标,要不要?”

那是他喜欢喝的摩卡咖啡,谈笑中
他的嘴边挂着咖啡的泡沫

2006-12-9

我愿意吟诵,用山谷的嘴唇

我愿意吟诵,用山谷的嘴唇
说出一片叶子的轻微
说出叶子上颤抖的一滴露水

我愿意吟诵,用山谷的嘴唇
说出一汪山泉的静谧
说出山泉里那条游动的小鱼

我愿意吟诵,用山谷的嘴唇
说出风在树尖上的弹跳
说出一片果壳的殷实和空虚

我愿意吟诵,用山谷的嘴唇
说出滚落的石头,跌伤的野兔
说出折断的树干腐烂成泥

2006-12-15


眺  望

我眺望,抬头看到
墙上的一枚钉子

稍远些,透过窗口
是对面楼上的混凝土水箱

再远些,是一排鸽子笼
鸽子笼也是用砖砌的

再再远些,隐隐约约
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2006-12-14

钉子之歌

我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将他写入墙体
当时挥动锤子的手一定很用力
雪白的墙壁被我戳破
就像锐利的眼神看穿一张面孔

它曾是银亮的,如今已生锈
但一直守在那一个点上
我用它晾过衣服,挂过帽子
现在它上面的蛛网是最美丽的流苏

它就在我窗子的旁边
每当我的眼睛被河面波光映花
我就通过它来定神儿,回到铁本身
我看到一位远古的勇士
                  2006-12-16


作画

一只鸟倏然间飞过
让我手中的小刀走神
刀锋削下的不是笔屑
而是我手指上的一片肉

我正打算画一幅画
用线条勾勒天空
这突然闪过的飞翔
令我激动不已

我顿时挥笔
却发现一幅画已经完成
血滴在画纸上——
花朵盛开,杜鹃正啼鸣

2006-12-15

和女儿的游戏
故事:女儿今年九岁,每晚饭后,她都要搔我痒,追得我满屋跑。问她为何喜欢这个游戏,女儿说:“不愿看到你没有笑容的表情”。

这是一个游戏,我并不喜欢
因为搔出来的笑是一种痛苦
但女儿笑了我就高兴

她的动作很敏捷
总是袭击我最怕痒的地方
譬如腋下,譬如脚心

我就跑,围着沙发、茶几
像一个落荒的逃兵
但我跑不出家,跑不出她的手心

我就倒下来笑,翻滚着笑
直到我无法忍受,动用计谋说:
我们换一个游戏吧——捉迷藏!

我藏在了一堆杂物中,非常隐蔽
女儿怎么也找不到我,就喊,就哭
这次,我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2006-12-16
发现

降温了,寒冷让河水变绿
那颜色就如同一匹缎子
一上午都在楼上俯视水面
专注又漫不经心
有人约我喝茶,我拒绝了
我突然发现
水下有一片夏日的草原

这是一个美丽的发现
它取消了我和水的距离
就仿佛我是一匹野马
在水下的草原游荡
这时,河面有船驶过
河水顿时涌起波浪
但并未扫我的兴,倒恰恰
让我听到野马的奔跑
听到它惊慌的嘶鸣
2006-12-16
酬劳

我暗地里和诗签了契约
承诺终生为她劳动
我唯一的酬劳就是——
她允许我以任何方式爱她

我不敢说那是一份忠贞的感情
有时我对她的爱完全是出于背叛
以我可能有的恶习和庸俗
唱出对她的恋歌

有时我偏离正道,寻找
机器吞咽的声音,石头的呼吸
寻找树干上丢失的脚步
寻找夜晚的磨牙声和呓语……

但我的劳动是诚实的
包括散漫、放纵和咬文嚼字
除了我在劳动中的投入与沉迷
所有的荣誉都不值一提

我们已经合作二十多年
这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一段时光
我为这牢固的约束而满足
诗人的盛名难当,就叫我诗的使徒吧
2006-12-16


花  园

花园改变了血液的流速
言说的嘴可以闭上了
假山让肌肉绷紧,葛藤缠绕
我已陷入你的囚禁
但这不怪你,真的是我蛊惑了自己
相信你根本不在地上
根本就没有围墙
果真如此那该多好啊
你随便在哪一朵云端
我宁愿做你的囚徒,被你命令
用勃起的阳具锄草
2006.12.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