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一个中产阶级的豪华套间(6首) (阅读1357次)



《一个中产阶级的豪华套间》


一个美丽的下午。胡床上
系着银饰带的短剑
结束了他和他的午睡。

此前他在用套现的股票纵酒狂欢。向每一张
凑上来的红唇回报以吻,
或者指挥那些搬家公司的工人
规定家具的位置:波斯地毯、休闲椅、吊灯
和高加索短剑。
在书房的后阳台
逃跑的路线预先设置。门廊上
中央空调的风机盘管丝丝作响。
他不能像柯南•  道尔先生那样做出判断:
“在这张沙发上姑妈只能被谋杀。”
像一个淫荡的老妇人渴望情夫一样颤抖
这里的气息早已在等待无名的谋杀者。
还有一些人看出了端倪,他们是
格林,爱伦• 坡,加斯东• 勒鲁。

处在恐怖和无常的下午
对消防通道里悄悄前进的脚步一无所知。

他还是武器的提供者。


《矿泉水或月季花》


我和世界的关系就这么简单?
¬—— 一只空矿泉水瓶发出脆响,宣告
它和手的蜜月接近终结。让别人丢弃吧。请你
不要倒空我。

保留一点晶莹,透明,也就保住了货架上
物质的罗列之美和那一句响亮的广告词:
农夫山泉有点甜
好比恋爱之前见到的恋人,
好比裱糊的空洞。

月季轻轻摇曳。墙角的孤芳自赏
寂寞的美。比镁光灯下的深乳和美背的盛宴
更能滋养时间。—— 不要紧握它。
但它即便遭遇脚的漠视,手的暴力
依然在星空下绽放
另外的花朵。

美易碎并且不能发出
呼喊。无须谴责随意的手也不必怜悯
花瓣的命运。但必须在花圃写上警示牌:当一只手
掌握了巨大的权力而此刻
正握着一个人的脖子。


《促销记》


街头。麦克风的蛊惑,披红挂彩的奖品
不能左右我。我庆幸已经出离
卑琐的人生队列却不幸听见
诱饵的密语。

货物深处端坐着垂钓者。
钓丝悠悠,沉入水里,每一次悸动
充满了焦虑。鱼群目盲,争先恐后
它有它的病症。


《酒吧或山体滑坡》


喝下大片葡萄园、麦地。
疯狂的节奏夹着模糊的舌头。剧烈的搅拌
啪—— 打击乐的残片刺破不断鼓胀的身体
碎片飞扬……

犹如山体滑坡。
闪烁的雨水。黑暗的泥泞。乱石堆
埋葬的时间:一只音符停留在五线谱上
像不再躁动的半只手,裸露的根
在喘息。

其实无关乎雨水。每天都在垮塌。裂缝
清晰而悚目,像闪电的树枝。每一个寂静的间歇
都有泥石流。


《拼贴》

一开口,你就破碎了。

我无法拼贴笑容的完整:两只眼睛
现在变成四只,嘴唇已不在
只剩牙齿—— 对于吻的想象
无从建立,面颊本是一道阳光明媚的草坡
如今削峭如悬崖,
额角的波纹,更破碎不堪
如断线的水晶珠子四散,如水银泻地
无从捡拾—— 谁还能边摇扇子边吟诵
“ 春风吹皱一池涟漪”  ?

破碎的时间。手拿纸片和胶水
诗人站在瓦砾中
一脸茫然。


10.6.30


《问道记》


在凤凰。青石板老街。一个不起眼的
寺庙。一只穿旗袍的手递上线香
温柔引我到菩萨前。

木鱼声响,虔诚作揖
点香,上香,将信将疑的身体溢出
袅袅的灵魂。一袭黄袈裟点拨迷津:
它闭着眼睛也看见了我的波涛,背后的
风暴和一张挂在高处的帆:
漏洞百出的困境。

我睁大眼睛,看不见的道。
神情肃穆:慈悲,般若波罗蜜。
双手,已处掌握之中:
“ 我佛慈悲,施主捐个香火,199
一生长久……699,顺利久久。”
我写199,手不松开;299 ,手
还是不松开;写了699,手
松开了,菩萨的大印签收了
七张红色钞票。阿弥陀佛。一道
贴身黄符:我一直没有打开,我不知道

它包裹的是道,还是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