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四首 (阅读1202次)







秦嘉


陇西洛阳津乡亭,我穿过几个街口回到家中。
让我封闭在你的友情中,郁郁葱葱。
不坚固,不盈满。你喜欢什么?
我理解的“蹇”是微弱,折断的树枝。像风吹过。

传说。我不相信。你是“易感伤”。
美景沁入你们的帏帐。我引她推开窗户
看世界。你不熟悉的,我们不说当代的浮云流水。
缠绵在你困顿的四壁吧,多么满足。

杭州已入夜。妻子在身边,像天仙一样娇弱坚定。
你也笑了。是的,简单的文字。“镜子”“芳香”
我都预备。你一生只写一次。我却经常抚摸,擦拭。
它们落下来。趁我睡觉,做爱,发怒,远走他乡。

你想说什么?比我更寡言的你。
我羞耻于自己的平静。面对美,暴力,死亡
侧身而过,“卷起席子一样的心”。
我已知道你的惊诧。原谅我。

清晨不得不来临,它抓住缰绳,那令你不快的迟疑。
我还是放手让你赶赴京城。



2010-06-01
——————————————————————————————
注1:秦嘉,字士会。陇西人。桓帝时,仕郡,举上计掾入洛。除黄门郎。病卒于津乡亭。有诗《述婚诗》、《赠妇诗》、《答妇诗》传世。妻徐淑,陇西人。有集一卷,已佚,存《答秦嘉诗》。
注2:“尔不是照,华烛何为”见秦嘉《赠妇诗》。










模糊的原则


大路和近旁的林子,高楼。
你不愿意说。
瓦楞低垂。那个小雕像,你不愿意说。

胸口。现代人你不愿意说。
散步夜空,生病的,被压住的。死去的。
老的美景,你不愿意说。

凤毛麟角,你不愿意说。
狂喜,轻蔑,无所适从。
湿润,你不愿意说。情形是否还是不好不坏?

你不愿意说。任凭抚摸。
鞭打。苦楚在什么地方?你不愿意说。
不愿意说那些。暖风颤栗。

花朵一样的微笑。宝石一样的沉默。
你不愿意说。看它们拉长,禁锢,脱落。
仁慈之心。你不愿意说这些。


2010-05-31








董永和七仙女


你那么草率地藏起她。
偷窥天上的秘密,圆润湿滑
并非想象中的精致,也不明亮。

你怀中的裙衣,粉末一样的颜色
请小心翼翼,如果从你手中滑落
像容颜。像歌曲。

她贪恋的是背影,脚步,你的轮廓
也贪恋你,贱民的爱情
随时随地的引导,在这个陌生的大地

如果教她识字,辨别好和坏
是困难的事情。她热爱人间所有东西
包括操劳,哭泣,和犹豫

你洞悉山川之密,或者没有
只是长得忠厚老实。你眼神中的呆滞如何去除
这要靠你自己,她无法了解

她已不可能返身而去。
这并不表明,你可以为所欲为
从未遇见的美景和险境都会反复到来






2010-06-02







1989纪事



那天夜里,我们登上泰山。
韩诚,王兵,我,借着星光暗淡,穿过树林石块。
那些字都来不及辨认。


一个人会观看几次日出?
我想起的不是革命
一些珍宝遗失在开往西南的火车上。

谁也没有骂我狼心狗肺。
我和你在床上细声交谈。我们否定,怀着不安。
1989年的天空清澈见底。

孤燕翱翔。失去了联系。
我们把自己紧紧关闭。
发生的都像不曾发生。雨滴一直下。掩藏变节。

青山万里,无尽的律令,人可以怎么反抗?
欢天喜地的繁荣
你已经低下头,踉踉跄跄,倒退着跟随。



2010-06-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