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清明河边的葫芦丝(18首) (阅读1384次)



清明河边的葫芦丝

     ---致赵金禾老师


灯光下的流水,有闪烁的心
我们坐在黑暗中
看着那喜悦
被风吹碎,又连绵不绝

你的葫芦丝有点悲伤
象黑压压的青草,看不清形状
没有人追问命运
没有人在夜晚的河水边,轻声哭泣

喜悦与悲伤在空气中交织
这一刻的人生
比风还轻
比影子还重


无与伦比的美

在雨水洗刷过的道路上,一路向北
干净的树丛,树丛上的灯光
干净的
两边的黑暗

夜深下来
我的赞美,静下来

延伸的眼神
安宁的内心
对这城市,对这停滞的时间的深情
这些,远远不够

要看到你的叹息
看到你在我怀里慢慢昏迷
夜晚
才有沉沦的,无与伦比的美



当他们向物质的源头靠近

夜风徐徐吹进来
从遥远的村庄和田野
从茫茫的黑暗中
车窗里
几个年轻人沉醉于
这温柔的馈赠
这闲适寂寥

道路向西延伸
向城市的腹地
向灯火与物质的源头
有些要逃离的
恰恰是内心渴望的
当夜风带来霓虹的温度
他们眼里的恬静
染上了迷离的色彩



春风沉醉的夜晚

身边的鼾声
楼下的虫鸣声
马路上汽车的奔驰声
它们构成了这个夜晚
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月亮停留在窗格里
它有淡淡的清辉
和静静的倾诉

人生里的际遇
在这一刻放大
茫茫时空
只听见一声叹息

被风掀起的窗帘
叙述着夜色无尽的温柔
辗转的身躯
搅动了一小块夜的安宁





夏天的树林
藏着湿地的秘密
喜欢追寻秘密的孩子
从村庄里赶来

是蝴蝶
也可能是花儿的芬芳
是铺着金子的水面
也可能是水面下舞动着长发的水草

引诱她到来
引诱她一步一步
将一双稚嫩的脚
深入水中

金子碎了
这些只能站在远处欣赏的家伙
水草张开嘴巴
它们好象饿了太久

如此美妙的一天
如此清凉的一天
掀开了谜底的一天
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我们该责怪谁呢
一个人有过类似的经历
一个人做了一场梦
一个人在梦里,制造了一场死亡



春风吹拂着江汉平原

春风吹拂着江汉平原
吹拂着铁轨、公路,和上面奔走的人们
春风吹拂着一个娘儿们,露在窗外的一条胳膊
那圆润,又白晰的手
它迎着风,想拥抱,想抓取

春风从她的指缝间溜走
酥痒的感觉留给皮肤
春风不久留
它要去更多的事物那里

更多的事物等着春风
等着一夜之间绿起来
春风多么忙碌啊
空荡荡的平原上,全是期待的目光



院子里的清洁工

他坐在一把低低的椅子上。
因为淋了雨,他额前的头发紧贴着皮肤。
他五十岁以上,
有着所有老年人空荡的眼神。

清扫完院子里的垃圾,
他通常这样坐在门口。
清晨上班的人,门前的一畦菜地,风翻动的一个塑料袋
他会久久地盯着。
人生中的晚景,他这样消磨时光。

走过空荡荡的他
我报之一笑。
他也回我一笑。
人生大抵如此吧:
彼此微微一笑,彼此筑造自己的窝巢。



希望你能看到我

我愿意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静静的河堤,开放的油菜花,半空中的电线杆。
在汉北河的倒影里,
我愿意是你们的沉默,你们安静的黄昏,和随之而来的
你们黑夜里的秘密。

沿着河堤,我走了很久。
我沉醉于,这安详,这丰富,这无限。
我是一个谨小微慎的人,
我渐渐,展开了自己。

真希望你能看到我。
这时候,
在春天的夕阳里,
一片干净的叶子,干净地,随风摇曳。


遇见您


您走到斑马线的那一头了。
紫荆花树就要掩盖您的背影了---
您敦厚的,诚实的背影。

想到那背影,带给我的信任与力量
我张开了口
我站在大街上喊您。

您回过头来
我看见春天的暮色中
您笑了。

您的白牙齿
让周围暗了下来。



走在乡村公路上


你在体制的驱使下
走在这乡村公路上
体制已经旧了
而这些树叶是新的

一个一息尚存的人
碰见了一场浓郁的春色
多么好啊多么好



太行山下雪了

你走了,这满屋子的寂静
成为了我一个人的
我躺在沙发上
我一点一点,饮下它们

夜里
太行山下雪了
你的火车在山脚缓缓爬行
你添了毛衣,和惆怅

千里之外
那空旷,那无边的高原
它们映照着你我的内心
白雪一般明亮,黑夜一般茫茫

  

让春风象拂过你们一样拂过我


人们聚在河滩两岸
散步,放风筝,晒太阳
春风远远地过来
拂在每张脸上
这个下午
我看见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幸福

我也端起了微笑
我也在河水的荡漾里,眯起眼睛

一些遥不可及的东西
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深深地
深深地磨损着我的内心
春风吹拂不到啊
那千疮百孔

让我静静地躺会儿
让春风象拂过你们一样,拂过我



我爱那光辉

这道电波来自一座山林。
唐朝曾经有个诗人
在那里对月饮酒
他吟出的诗篇
在山林里回荡
他的马儿
在不远的树下静静地听着。
无数个白天和夜晚
诗人在那里流连
他把那些年的惆怅和喜悦
深深地献给了那里。

我静静地听着这电波
听着你站在那土地上的沉醉
仿佛一阵风
带来了我喜欢的诗篇
带来了那吟诵的声音。
站在遥远的平原上
我看见夕阳斜斜地照进树梢
你的脸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我爱那光辉
此刻
它胜过人间一切至美。



我这样经过它们的肃穆与庄严

前些天
他们是一块一块的水泥石板
并排在那里。
现在
它们身上多了黑色的油漆
它们变成了墓碑。

我一天四次经过它们
肖国英
刘想荣
这些名字
在我脑海里成了一个谜。
他们是谁?
死于何年?
葬身何处?
那一起深埋在地下的
还有什么样的故事?

在春天
一个活人
被几个死人纠缠---
走路的时候
她低着头看不到两边的绿树
上班的时候
她盯着白纸看不见窗外的蓝天
深夜
她辗转反侧闻不到夜晚的潮气。

一块墓碑
由一个曾经鲜活的人
由一段终结的记忆
构成并永恒。

我这样放慢脚步
经过它们的肃穆与庄严。
它日
也愿有这样的人
小心翼翼
与我休戚与共。


    
我看见神在这一刻降临

坐在这山巅之上
低矮的人间尽收眼底
房屋,炊烟,牛羊
更低处的河流,无声地流淌

巨大的寂静包围我
用阳光的颗粒
用山谷的风
用漫山遍野的,植物的清香

那些喧哗的念头
此刻都停下来
它们被宁静的大海
淹没

我看见神
在这一刻降临
它轻抚我的眼睛,并为它们
镀上温柔的光



球赛

布隆方丹的黄昏
正在慢慢降临
一场足球比赛如火如荼
球员们的心思
扑在那火上

你拿着一杯茶
坐在地球的另一端
黑夜已经降临到你的国度
黑暗中的事物
善良地等待着黎明

在电视的微光里
你有绿茵茵的草坪
你有黑皮肤的人脸上闪烁的刀锋
你呷下的一口茶
里面有全世界的沸腾




楼梯口

到了楼梯口,她开始仔细地
抖落伞上的雨珠

绿色的伞
灰蒙蒙的天
除了她自己发出的声音
除了一场雨没完没了地下
她什么也没有

唯有认真地
抖落手中的雨珠
让它们
飞溅出理想中的模样

唯有
不去看那蜿蜒而上的楼梯
那个生活的黑洞
它潜伏的苍白,和虚无



清明河

多少人已经老去
多少事已被流水冲刷
清明河还定格在这里
滋养着两岸
又一年的花草,和牛羊

围绕着清明河
村庄安宁
天空淡远
狗吠声和蝉鸣声
在空气中时隐时现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在遍野的蝴蝶飞舞中
躺下来
听草根的腐朽,听流水的离去
就抱着空空的、盛大的夏日
沉吟,和流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