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整理旧作:对一条老街的观察与叙述 (阅读1309次)



对一条老街的观察与叙述


一条几乎被遗忘的老街
是谁精心安排了这杂乱无章的生活?

                   ——题记


早餐店。凌晨3点,老街东首铝合金卷帘门内泼出灯火
五点多,油条、豆浆和包子的气息
逐渐笼罩了老街的肺腑
最后一位,一手提着马桶
另一手捏牢烫手的油条,狠狠咬下的缺口里
流出老街缓慢、混沌的一天

私人幼儿园。一棵老树枝桠上爆出的新芽。
细嫩、荏弱、贫苦
但并不影响,快乐的成色。
我聆听过里面飞出的童音
类似翠柳间的鸣叫,滤去了琐碎光阴里年轻父母的抱怨

草药铺。冬季煎膏药,夏天叫卖金银花和白茅夏枯草
温补或者化瘀
草本的耐心,修补着老街居民
粗糙的建筑
而一条垂暮、肌肉松弛的街衢,拒绝交出它的隐疾

洗头房。在夜晚,从老街的夹缝里,射出粉红的灯光
一个操着熟练土话的外乡女人
众多单身、鳏居者公共、临时的情人
她的存在,使老街偶尔失调的内分泌获得平衡

老式的剃头铺。剃胎毛,剃行将去世的
一位老人的三千烦恼,剃困扰了他一生的
头顶的杂草。
如今,它剃头顶上方,青色的光芒
一段虚无的光阴

宗教用品店。香烛、法器、经书、耶稣画像
木鱼、十字架……随意堆放。
狭窄天空下,众神获得了奇妙的和谐
各自抚慰各自的信众

茶馆。一只破掉盖子的紫砂壶里漏出的
流水时光
反复消耗着壶内
铁观音的体香,老街墙根的
一小片阴影和一个人一生中漫长的午后

补鞋摊。早年游历新疆的浪子
依靠无意中从一个老皮匠处传下的手艺
换取老婆的草药,儿子的学费
和后半生黯淡的光阴
他坚信每一次敲击,
都可能帮助疲惫不堪的鞋子,继续踏上不可知的路途

古董店。一件古旧器物上的包浆。被时间摩挲
一个垂暮的纨绔者,陷入对旧时繁华的追忆
轻裘肥马,梨园花鸟……吸毒、偿还赌债
掏空出了最后一点家底
现在,一轮酡红的落日,是他反复玩味的珍玩

画像店。因为一些意外的死亡而获得生存。
一件古老的手艺,在照相机无能为力的地方
将灵魂定格
往后,在老街某扇门后的墙上
一个猝然而亡的人,借用一张纸或者一只瓷盘上
黯淡的辉光,和活着的亲人继续交谈

花圈铺。藏于老街的西首。那里
纸糊的世界正等待我们
它属于天堂,我们切慕但又极力逃避的去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