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白洋淀纪行 (阅读1228次)



白洋淀纪行




重返白洋淀
——献给林莽


五月还乡

这回忆无法弥合的水面再次被快艇割开。
5米还是6米?
36年。记忆的深度能否抵达当年的湖底?
光线不能。芦苇的倒影也不能。
这是5月,一群人,跟着一个人的足迹在行走
在倒退,在试图
追回远逝的流水
漂在水上的脚印,比回忆沉重。比湖水
轻一些
这是2010年的5月。这是5月某一天的黄昏
落日浑圆。无言。就要再次消隐于湖水
——总有一些光芒会穿透岁月。总有
一个人,在很多年后
让你再次记起
让你平静的湖面荡起波澜
让你沸腾的泪水如快艇犁出的雪浪翻滚

2010年5月7日草


将进酒

向前一步,就听清了乡音。
向前两步,就闻到了乡愁。
第三步,就握住了一只酒香满溢的酒杯
就握住了36年的温度和思念
它用乡愁作为酒曲,在你身体的酒坛里发酵
你喝一杯
你再喝一杯
它用36年的友谊、亲情、迷惘、遗憾……酿造
浓烈、醇香。胜过世间所有的高度白酒
现在,你端起它,你端起白洋淀,
这人世间最沉的一只酒碗
你喝下它!

2010-5-9草,15日改


那时的芦苇还是一个青翠的女子

那时的空气中弥漫着花香,
那时,年轻的心能自由地在水淀里游荡

那时,年轻的脸庞在每一片波光里荡漾
那时的风雷,还在遥远的淀外隐藏

那时的苇眉子能轻易地划破一个人的心事
那时,一张草席就能安放一生的梦想

那时,这棵孤单的芦苇依旧是一个青翠的女子
那时她还不叫蒹葭

——她还远远没有经历生命中的霜降


重访白洋淀

鱼寮还在,旧时的房子还在。
他们留在水面的喧哗还在
——哪一片冰凉的水下,埋下了年轻时代的珍宝?

若干年后,他们在天空之城建起了另一座水淀
他们在纸上划动船橹
探寻遗失的宝藏。但他们

从不敢轻易地回来
——有一个地方你永远无法返回
正如有一个地方你永远无法背离

现在,这满淀的苇丛,年年知为谁生?
从前她们是一些青翠的女子
现在,你看她们多像是

一群白发苍苍的母亲,共同孵着落日
这颗绝望、孤独的卵

2010-5-13草


在白洋淀

流水的丝绸向记忆深处摊开
幽深的波光里
埋着一代人的孤寂!

当我们
从船舷俯下身子,
仅仅看到虚幻的白云啃食着湖底的水藻

而露出水面的,只有大片的芦苇。有些
已经抽出了芒穗
更多的,依旧青葱

它们要等到更远的深秋
要等到白露凝为寒霜,
才会慢慢地变白,慢慢低下沉思的头颅

2010-5-8日草


那一年,哪一年

那一年的回忆波光粼粼。
哪一年的湖面照见了惊涛和沉沙

那一年的花喜鹊捎来淀外的口信
哪一年的灰雁南飞带走了红衣少女空茫的忧伤

那一年我们来过。满淀的芦苇已经消失
只有次生的白杨,拍着陌生的手掌

哪一年我们老去。像一株白了头的芦花
悄悄回到最初的水淀

2010-5-13草


离别白洋淀

不能带走它的波光、艳影
不能带走一位红衣少女模糊的背影
不能带走一颗最小的苇草,它羸弱的身躯它苍白的容颜
不能带走36年,思念的重量
它只属于白洋淀,只属于
这无边的水域

告别的时刻,
请再喝一杯白洋淀的水吧
告别的时刻,请把你的火焰再次留下
请让它在那片水域寂静地燃烧
匆匆返程的渡轮,在平静的水面,留下不易觉察的划痕——

2010-5-9日草,16日改




水穷处




为你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有没有
在下游生根,开出紫色的小花?
或者,像一只鸟,长出翼翅
去缝补更广阔的天空

亲爱的,这些年
你是湖面上的漂萍。
我是沉在湖底的泥沙。
你的倒影模糊。我的回忆清晰。

起风了——
亲爱的,我要沿着潮湿的苇管爬出水底
我要开出白色的芦花
在暮色中,轻轻为你点亮返程的灯盏……

2010-5-15


兑换

一年的杨花谢了,一年的柳絮
化作了飞尘
一年的芦苇又会为谁熬白了头

流水三分。一分已兑换成初夏
潋滟的光波
剩下的,你我各执一分
各执一分流水的行程。

亲爱的——
要把多少离别兑换成流不尽的泪水,从夏流到秋
秋流到冬残
才能让干涸的河道重新涨满春水

才能让我们,两艘没有航标的河船
重新回到这最初的水淀?


不是,是

不是湖心荡漾的波光,碎影。
不是镀金的思考者。
是两棵相互守望的苇草。是两个被流水阻隔的
空心的人。

是流年里的坚持。是两盏白色、孤独的灯,
被朔风渐渐擦亮……

——亲爱的,当年华远逝,
我们草木的身体黯淡,但头顶,白茫茫的爱情开始闪光……

2010-5-15


白洋淀:暮色降临

运草船已经开走。曾经沸腾的水面
已经归于平静。
湖面上,隐约的铁锈混着水草的腥味,像遥远的回忆。
落日将落,
几只不知名的水鸟,啄着暮晚水面上最后的光线。
呵,这是最后的水淀。
我曾历经动荡
我所钟情的词语化作水中四散的游鱼。
我为什还不能安顿下来
我回忆中的泥沙为什么还不肯沉于命运的渊底?
这是最后的水淀,这是挂在人世间
最后一颗悔恨的泪水……

2010-5-19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你,也老了
亲爱的——

我依旧会在这一片水洼里等你
等你沿着下游湍急的河水,逆流而上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河汊中
流水汹涌。追逐往事的人被浮光击打。

当我老了,亲爱的
你也老了

这一片水洼干涸了,我依旧会在这里等你
等你乘着一株苇草回来

在最后的时刻,远处的山尖擦破了夕阳的脸颊
亲爱的,你会看到
血,
依旧在我新鲜的伤口奔涌


我准备好了

我准备好了
用你雨水中白色的花瓣,装饰我的棺椁
我准备好了,用你胸口的一片汪洋安放我
不知所终的行踪

我准备好了——
我要在不知名的水淀,
做一支空心的苇管
在起风的时候,为你夜夜笙歌
我身体里柔软的部分会再一次将你完整地覆盖……

2010-5-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