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整理旧作:平衡 (阅读1177次)







在甲板上俯瞰星群

我又一次看到了你们,我年轻时仰望的事物
此刻,正混迹于水面的灯火

突然有多少回忆从那里涌出?
我的逝去的年华,并不
丰富的经历,感慨与失落
如今,除了这些我依然一无所有

如今我已习惯,把目光,从盛大的星空移向
昏暗的水面
就像今夜,从一艘破旧的渔船甲板上,我俯瞰这些
水中的光点,
它们依旧闪烁不定,
有着神秘的力量

年轻时喜欢对着天空撒网,
现在我习惯在浑浊的水底打捞自己的星辰

2008年5月23日


需要

慢慢地拥挤,堵塞……
仿佛一台,运转缓慢的电脑
塞满了垃圾文件

哦,我需要空旷的广场
干净的纸页,
和一个空荡荡的身体……

我需要这场风
我需要一个秩序的破坏者和搬运工……

我需要在一场台风之后
打量陌生、新鲜的风景,以及作为风景一部分的自己——
带着诞生的气味

2009年2月9日


潮水

像恨,咬牙切齿
啃噬、撕咬……这些泡沫的牙齿,
这些
液体的刀子,日夜不停地雕琢、镌刻……
直至让我成为一块礁石,雄浑,棱角突出——

有时候,又像一场爱
柔软的舌头,亲吻,舔舐,像伸进梦呓的双手
一遍遍抚摸 直到变得光滑、慵懒
像无人光顾的沙滩

更多的时候,像不爱、不恨
像吴刚、西绪弗斯的劳动,毫无意义的
重复,抵消着时间,和自身的流逝
在希望
和绝望之间……

2009年2月19日


冬日海滩

云层压低了海面
因为冷,
冬日海滩把礁石缩成一粒一粒的黑点

最小的一粒
正在做梦
鱼群和光线穿过他冬眠的身体

远处的海岸线
落日挤出疲惫的水滴
竖在空中的渔网,正在打捞一天的最后一拨潮声

仿佛历尽了一生
最后一批渔民从海上归来
须发如深海的绿藻,空荡荡的身体沾满盐斑

2009-1-23




我想到了缓慢。一张渗出海水的暗黄的脸
连绵不绝的雨水。搁浅的铁壳船
机舱内,沾满油污,闪着黝暗微光的机器,机器的
轴承里,不再相互挤压、磨损的钢珠
陷在机油里不可救药的疲倦
不关心暗流
远方,充满诱惑的岛屿
不再新鲜
一个动词,被时间无限拉长成的一个名词
保持现状、保持现状,我的朋友
我想到不再相互挤压、磨损的钢珠
不再运转的轴承
一动不动 陷在淤泥内的铁壳船 一张暗黄的
脸庞上不可救药的疲倦以及
漫长、连绵不绝的雨水

2008年9月23夜


在海边生活

和海水交换体液,和一粒盐交换咸涩
和潮汐,交换呼吸
和遥远的海平面,交换道德底线

在海边生活,就是和波浪的砂纸日复一日地
交换疼痛、磨损……
直到我礁石的身躯小如沙粒
——晶莹、多棱、纯粹
有着异乎寻常的稳定的分子结构


2009年3月20日


我的记忆是被时间刻坏的光盘

我的记忆是被时间刻坏的光盘
放不出任何东西
我的经历不在海面,而在水底的淤泥里
我需要潮水,筛选我丢弃的爱,恨,年华和悔悟
它们在水底的淤泥里,生锈或等待,
成为我私人的文物
我需要潮水更有力的冲刷
在一层一层的遗忘中拣回遗弃的珍宝
我依靠潮水,一层一层翻开海底的淤泥,最底部
露出十年前独自在码头上徘徊的倒影
一个永恒的异乡人

2009年3月25日


孤筏重洋

一个人孤筏重洋
或者一群人驾着船去远洋
都是一样的,人再多,船再大,也只是
海面上的几粒黑点,一根纤细的苇草
或者还可以这样比喻,当它
被众多的暗流固定在一个由旋涡组成的转轴上
它像不像一枚时针在旋转
当众多的波浪一圈圈铺开
它像不像搭在一张密纹唱片上的唱针
但这些比喻也并不恰切
一个孤筏远洋的船,只是几粒黑点,一根纤细的苇草
它不能左右任何时间
它发出的声音很快就被无边的波浪吞没

2009年8月17日晚


我又一次看见了晚霞

——和逸尘兄诗歌《晚霞》

它曾经在我年轻的歌唱之外
谁会在清晨,去赞颂一片乌云?

如同人子,并不在故乡被承认
因为司空见惯,我们往往,忽视了伟大的奇迹

如今我又一次看见了漫天的晚霞
安详、圆满
仿佛一位老者的遗容

不是每一片乌云都会成为晚霞
它有发亮的金边,也有
光线无法穿透的内里

从海面望去,我知道
我和它隔着人世间数十年的光阴、浮尘、阴霾
以及最终,作为必要条件的落日的抚慰

2008-12-2


海平面

无法得出任何结论。我曾无数次凝视过的大海。
我以为经过这么些年,我能够和它
获得了同一平面。
我已经习惯把它的每一次涨伏
作为自己的呼吸。
我曾试图向它学习辽阔与浩瀚
但后来,我更乐于狭窄,我习惯把整座大海,搬到内心的
针尖之上。我习惯在针尖上重新
复述大海,
我习惯因为自身的痛苦而看它躬起青黑的脊背
我习惯它用无声的涌动
代替我的沉默
但不同的是,沉船之后,我还是
看到了自己的裂痕
而海面平静,找不到任何破绽

2009年8月7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