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整理旧作:流水浮云 (阅读1221次)



流水浮云

有时候,风平浪静
白白的云,在河水中投下倒影

云飘得越高,它倒映在河水中的影子就越深
像一个人,
离开的越远,在另一个人心底的划痕就越清晰

这是我能想到的浮云
和流水的关系
但云也许只是无心地飘
但流水,也许只是自顾自地流淌

它们也许互不相干
像云,并不知道它在水中留下了倒影
像流水,并不需要知道
正是这些漂浮在虚空中的东西,增加了它的深度

2009年7月30日


对一条小河的观察与叙述

在我借居的小区旁边,
有一条小的不能再小的河流,
在砖石的缝隙里欢快地流淌
它并不知道,
因为商业和利润,
它的明天,已经被规划、被改变河道,被污染

一条小到可以忽略的河流,像一个
卑微的人
他并不知道,在这个城市的某个抽屉
在一张档案纸上,他的命运已经被预设。被限制。
被随意涂改。度过波澜不惊的一生

2009年4月3日



我目睹了一枚落叶的下坠

它在高处。但并不自由。
一辈子跟风,拍了那么多违心的掌声

它想飞——
一次真正的、自由的飞翔
哪怕是用最终的下坠、沉沦,去完成自己的上升

它准备好了。当另一场风不期而至
它毅然决然
离开了枝头——
一片黄叶的翻飞,让众多蝴蝶的舞姿
黯然失色

而当它坠地的一瞬,像一只手掌
向下击出
那里,从土地内部,能否传来应和的掌声?

2008年3月12日


一棵沉默的树

一棵树能够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一棵树肯定还记得,一只偶尔在它身上安家的虫子
从隔靴搔痒,到一点一点咬进树心
一位勤快的主妇,把一圈晾衣架的铁丝
箍进它的腰身
一棵树尝试着躲闪,但没用
一棵树也曾尖叫,但没有人听见这无声的疼痛

一棵树只能继续忍住疼与痒
让虫子钻得更深
让铁丝锈在体内,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一棵树终于停止了喧哗
它发现,那其实也只是风的喧哗
一棵树于是继续沉默,
沉默得
像一棵沉默的树

2008年9月22日


一棵树也会流泪


一棵树也会流泪
从粗糙的树干,滴下大颗的树脂

一棵树记得少年,用小刀在它身上刻下的
那个字
一棵树记起,它对另一棵树产生了爱慕
它们,有过多少次晨昏的对视?
一棵树想伸出枝叶抚摩他
一棵树,最终用自己的身体替代了少年的疼痛

后来,一个目光阴郁的陌生男子
仔细摩挲过它的疤痕
一棵树听到他无声的说:木犹如此……

一棵树无法想象,他经历了怎样的远方
它不能够替代
一个中年男子的孤独

一棵树终于忍不住哭泣,在背阴的一面
滴下大颗的树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