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整理旧作:返回与抵达 (阅读1100次)






2009年的火车

1
我写下一个词:火车
眼前出现了一个站台,一条黑色的拉链

我写下第一行诗,拉链启动——
一列火车开过,一些缺口被缝合

我写下第二行,另一列火车开过
留下了更黑更深的裂隙

2
我写下的诗行像火车的
双轨——一条黑色河流的两岸
一些人在此重逢、拥抱
另一些转身,哭泣,离别

我试图继续,但已不受控制——
另一行黑色的汉字,呼啸着疾驶而出

而我变得惊惶,不知所措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2009年1月9日


返回与抵达

从一场虚拟的春运开始,回到故乡。如果可能
再继续,回到子宫,诞生。出发。
尝试做一次英雄,把一列火车从那些混乱的隐喻中
解救出来
回到命运本身
或者尝试做一次大禹
认真观察河流的动向,然后通知
那颗还在雪山上,迟疑的水滴,重新投入
生活的滚滚洪流。
在入海口,需要向沙滩
学习胸襟——
它容纳了那么多的东西:垃圾、泪水、赞美、发泄,
世俗生活所有的欢乐与混乱
却坚持在夜晚,用潮水把自己洗净
像一块
未被涉足的处女地


现实与幻想

继续关心身边的事物。
睡觉前,坚持给女儿一个童话和一个
印在额头上的吻。
按时给老家的父母打电话而不是
在诗歌中忏悔。
要不断安慰自己,该浅的就浅,
该深的,就让它继续深下去。需要和生活的湖面,
达成和解。但必须对其中的阴影、泥淖
保持警惕。
偶尔,离开自己的身体,
在足够远的位置,重新打量这个忙碌、一事无成的人
宽恕
或者心碎
都无济于事。但可提醒他继续
保持幻想,并且坚信,
临近中年,这是一种愈加珍贵的品质。


景象(一)

一匹马在奔跑,越来越快
轮廓逐渐模糊
最后,成了一阵风

但一个人还在坚持
奔跑……
脸部的特征逐渐融化
最后,剩下奔跑本身,一粒黑而小的坚硬的字

这个字在继续奔跑
在黑夜里
逐渐擦出了亮光

2009年3月2日


景象(二)

一列火车在奔跑
逐渐变细
最后,只剩下一根针
戳破天边……

……落日,像最后一滴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