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庚寅六月短诗集 (阅读1083次)





《新小草之歌》



酒店外。黑色的铁艺
围着一片绿:整齐,青葱
像小青年的寸头。

它们在风中摇动了我。
像这个城市众多来历不明的人
(来历只登记在前台的形式里)
我也不知道它们的来历。我知道
来历多半有一个封闭的容器
有悲伤的色彩,在
身份证号码的唯一性之外。
为了忘却,酒吧不惜开动低音炮
平定身体的骚乱。
咖啡豆垂范:以骨头的咯咯声
表示兼容城市的决心。

但是塑料袋在大街漂浮,
灰羽毛漂浮,
人漂浮。而它们扎根于
毫无欲求的泥土,那么快
就忘记了非洲的草原或
马尼拉的肥沃?迅速扩大家族
矢车菊和车前草
相继诞生,还有不知名或
从未命名的:面对剪草机的暴力
完成了自身的丰富性。
——毫无拘囿之苦和漂泊
之态。如此旺盛的青葱

它们摇动了我。让我
感受着根须的力量。



《高速公路边小憩随感》



短暂地脱离自身,凭借
小香樟的角度,我得以看见
我的呼啸:张狂、冷漠
哗——哗——那几欲掀翻大地
之强力,有我一只手在其中。

仿佛扫荡,吹歪了衣角
推搡着水沟边的紫苏,
(叶子背面的筋脉有见怜的瘦弱)
蒲公英上蝴蝶的杂技
忽然失去平衡,斜落下去,歪歪扭扭
窜向一片幸好的松林。

意识到自身的加速度,
仿佛看见隔离带
猛然扑来,消息的耳朵
不断涌入尖叫。噢,最开始
都是为野心和激情所害
像双手吊住热气球的一刹那
如今已悬空,松不了手。

酣睡里翻一个身
又沉入惯性,迅速消失
于自身之中。老鼠消失在平面之中
后视镜里急剧后退的香樟
容不得流连,多注目一会都可能导致
巨石从奥林波斯山半腰轰然滚下。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0j9ti.html) - 高速公路边小憩随感_草树_新浪博客


《解“吏”》


卸去冠带,依然不能称人。
站在人的头上,说
我是您的仆人。

所有的眼睛向你仰望,你再向上
仰望——搭起谄媚的梯子
撑着千年不变的表情。

开道车威风,赶走围观的鸟雀
腾出空旷的道路,广场
你安然在车窗内挥手。春风怡然

渐渐只剩两幅表情:上下有别。
一条喉咙连接另一条喉咙,
只有一个声音贯通。

贿赂铺就高速路
又兽困于它的囚禁。只好在面包上
抹黄油。黄油

拔河——永远在绳子的两端
小心保持颤巍巍的平衡。不能太发力
一方崩溃,另一方必不能幸免。

黑暗的明媚。灰烬中的政治。
镜子中烧毁的面容。



10.6.20



【黄昏的危机】



不在乎死亡的门铃不断迫近。
街道上,出租车充满活力,
也危险:一个人忽然在轮子下
躺成血、尸体。秩序不得不
用两张嘴喘气。在一个勾起的手指下
红色的安全帽摇晃。短暂的
悠闲。转眼落入广告的茫然。
一个卖水果的女人和城管队员撕扯,
她的乳房失去尊严,倒成为亮点,聚拢
溃散的大街。水果,悄悄逃亡。
春天百货的春光塌陷处,一片
吊带和低腰。林荫的爱情寂寞
老虎的霓虹醒来,仿佛夜晚
一张彩色告示。十字路口,老鼠
正不知归路。夜色犹如一只巨大的袋子
拉链哧的一声,锁紧了城市。



【雨后】


窗外终于开始平静下来。
瓦檐和树叶的残涎
像正散去的围观者的呢喃。
云拿出一小块蓝,安慰
大地的惊魂,而小鸟
劫后的无畏者,更清脆的露珠
滴入了血管。安澜无声
在早晨的洗手间
我也吐出了暗绿的残夜,
抬起头来,看见远山的晴光
世界依然美如斯
水声浩荡,原野和山涧
奔流。一把雨伞收拢的人
消失在小巷。我也无须
再猜测和警惕:城市

它刚刚也行过了洗礼。



【旅馆】


你我是今夜的邻居
我不认识你你也不招呼我。
谁也不知道是谁在制造
陌生的树枝以及它的枝头
塑料袋干瘪的表情。
一道轻质材料的墙体
隔出两个不同的世界:
你的睡梦思的欢叫
我的孤独的月亮。
情节起伏。空洞处,发出

一声抽水马桶巨大的咕咚。



10.6.2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0iva7.html) - 旅馆_草树_新浪博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