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0六月诗第一辑 (阅读1422次)



【废品】


我每天写一大堆的废品
不是沉迷码字、折腾语言,
而是想不断擦拭,保持光亮、敏锐
抵制迅速涌出的锈。

白天转瞬即逝
夜晚如此漫长。早晨的垃圾桶
转眼溢出了黄昏——那个废品收购站的身影
一刻也没有直过腰。

可乐瓶和易拉罐空空
纸,乱成一团。纸里的声音和意图
早已逃逸。最后一滴可乐
也毫无价值可言。

每天都是一堆废品,但里面
有慢慢生长的苔绿和时间。

【瓶颈】


我只想保留瓶底一点甜
一点透明,和粘稠。
可总是不小心露出了脖颈,
给涂满笑容的手
轻轻握住。

像紧箍咒。是的,我不能忽略
你的存在——你的手,手杖,把柄
老漆的老练和谄媚。
掌中的蝴蝶,自由被取消
只剩下翅膀的颤栗。

它或许还是香的。
温暖的体香,婉转的明眸
文火慢慢烤炙
瓶中一片氤氲,我竟看不清
自身的面目。

我为何不敢大声喊,松手
或,你们干脆倒空我?
只在夜里看着湖畔的天鹅
被反手拿住脖颈
落空而去,从林间的小路传来
阵阵嘶哑的悲鸣。


10.6.2



《徘徊在看守所外的爱情》


她没有名字。或者说她的名字
像高墙外的无名植物,
开过爱情的花朵,如今都已凋谢
花自零落,没有了痕迹。
远处的山坡荒凉,在持续两年的大雨里
坍塌。一个巨大的空洞。
只有她听见,短暂的轰鸣。
一双手露出泥水。太远了,她无法
去拯救:年轻的生命,悲伤的爱情。
她的脖子疲倦了。她的守望里
一直是钢枪和绿军装,手铐和冤屈
黑暗里一团渐渐熄灭的火焰。
一只热喷喷的馒头。在寒风里
迅速冷却。她不敢呼喊,像当初
在田野上呼喊树林欢畅的小鸟
或在他的窗口下,轻轻唤一声
门口就出现了心爱的脸。不,不
呼喊,布满铁丝网的天空夺去了她
呼喊的冲动。她也不敢想象他
在警棍下血肉模糊的脸,
无法辨认它死去的机灵和活泼
热烈和真挚。世上这样的故事太多
就像芦絮在秋风中飘扬,杳无
声息。一声枪响。一块石头
倒在水里,冒出几个微弱的水泡
顷刻就消失了。世界那样平静
平静的恐怖,如一片苍凉的沙漠。
绝望里,她转身,回头走,试图回到
那个曾经叫“人间”的地方。



《赵作海》



五月的暖风中,我看见
赵作海的寒冷:他瑟瑟发抖,仿佛被冰冻十年的身体
瞬间解冻。

阳光刺眼。他看不清河南
柳色死去多年。榆树怎么能撑得住
沉重的时间?一幅手铐解开。另一幅
深陷,以什么样的钥匙可以将它
开启?

十年阴雨,浇透了灰烬
你吹,能重燃火星?我知道你不会吹了。
水流。汹涌。从四面八方
灌进破漏的船。

窦娥早已死去。蝉在八月的囚笼
浩大的呼喊,被冰冷的铁熄灭。一只空壳
不能打捞记忆。

满身的嘴巴辩解。
沉默。
不上诉。

画押。搜身。照相。
洗厕所。擦地板。当洗衣机
做肉飞机。
喝菜叶汤。洗冷水澡。
干苦工。在床板缝里扣烟蒂,
从钟表的消逝里进入
黑暗的沉闷。

打蚊子。一晚五十个。五十个蚊子的死亡维系着
你活着的时间。
猫下。脱光。面对十二月的墙壁
手抱头,阴茎
缩进紫黑,以整个身体拱起大脑的空白里
唯一的信息:(赵作海),到!

铁门的响动,狱警
恶狠狠的训斥,以及墙上子弹一样的律令引发的波澜
渐渐消失。星期天消失
春天消失
你消失。

你消失太久。噢,不,十一年,不算太久。
真相还给你正义。法律还给你正义。以多么短的时间:
十天。十天就还给了你自由
十天就还给你
祖国的蓝天、河南的村庄
黄河和它宏伟的大堤
绿树和它碧绿的原野。

被害人已经复活。你
将怎样从死亡的时间里复活?





2010/5/9



【空酒瓶】
  ——给魔头贝贝


你的愁容。啤酒瓶的莹绿。
长期默默的相对,空渐渐有
风声和时间。

官庄镇显现。郑州溢出。
你在河堤上行走
倒提着摇晃的日月。

你这个魔头,扬起屠刀
砍肉,剁碎语言的骨头,伤害年幼的麦地
在阴影的囚禁里集体拼汉字——
阴,阴,阴道的阴……(起诉书)

我认识你很多年。
我没见过你,但从我的铁窗外
看见你念大悲咒
以慈悲的暴力清剿火焰。

过长江。《越人歌》舌头婉转。你婉转
而成贝贝。
哦,贝贝,你后半夜的嗓门真大
河南和贵州在电话里
掰开巨大的贝壳,存在因疼痛
而色彩斑斓。

星空和小卖部。群山和你
对饮而成智慧的诗章。

苦难而多汁的兄弟,黄河浑浊
你如何逸出?


10.6.3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0iwfp.html) - 空酒瓶_草树_新浪博客


【《黑暗的地下》有感】
   ——给若小曼


我喜欢小曼写光明的诗
不要移动镜子,去照粘稠的黑暗,
地下的黑暗,幸存的灵魂
多年以后自然会回来告诉我们
真相。大地上阴影无处不在
无人告知。露出的尾巴迅速消失
在鼠洞。夜的浓汁,如墨
坚硬、顽固,雨水化不开。而看守所
盲肠里窥镜的灯光彻夜不眠
从来没有削弱黑暗:一只蜻蜓被按进水槽
它的翅膀的断裂声
微弱而无助。小草面对雨的暴政
只能隐忍,沉默。有路的地方
必有坑洼,哪里有公平可言,
高速路的沥青只是从表面抹平
凹陷的黑暗。



哦,黑暗,黑暗
多么沉重的词。
你只管梳妆,看镜中
绿的葱茏和一点
红的娇媚。是的,“这里这里,喜欢这里。”
这里草树都开了花,果实圆满
缀着早晨的露珠,枝条有些疲倦,
生活的沉重压得腰微微弯曲
但它们依然摇曳
从来不说,累。


10.6.2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0ivew.html) - 《黑暗的地下》有感_草树_新浪博客


【与小公务员交往的方法论】



你不能和他争执。
他掌握了嘴巴而你只能
准备耳朵。在广大的国土上
他,也是一个回声。

从坡上退下去
他明显露出了难堪的脸色。
你短暂的胜利肯定会立即倒在
他从事物的另一端冒出的枪口下。

宁可敬畏他的花岗石的宏伟
不苟言笑的墙壁和大门前
两只张开大嘴的狮子。
谁都没有翅膀。只能抱紧身子
从内心保全自己。

你也会发现他的裂缝
他的塌陷。你伸出手,他的手
搁在花架上,不肯呼应——
傲慢只是脆弱的掩饰:一阵风
轻易地掀开了席子。

握手。友谊的肇始。更可能
达成陷害灵魂的共谋。



【清理】


从心底开始才可能实现清理。
答应了小松林,我不再和果园签约。
松林洁净。松针上的风。纸上的尘埃。
放弃契约:绳子松开
荡漾开来。

还有一些合同、档案和账簿。
1+1=3也行。
松树抽出了最新的绿箭
松针在风中,坚挺。你在她的假声里软下去
是你的事。
你们快一点。

笑容露出漩涡。意志尖叫。妥协
并不是傻。第三只手的利润。
也拿去。我累了:耳朵贴住门缝
听风声。脚麻了。就让鲜橙多保持果园
虚假的纯真。

落松开口,无言
干枯,脆弱,彻底失掉春夏好时光。
那就太晚了——一个孤独的影子
叹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6a2ab20100iy7w.html) - 清理_草树_新浪博客


【直接之诗】



从房顶进去,更直接。
不用预约、敲门
打电话。否则一切可能是另外的样子:
偷情的裸体惊魂已定
衣服整齐:她还在镜前梳梳头发,
补了妆,
你看见一个假象打开门
一脸从容的笑。

两张嘴巴统一的铁桶
暗室的大灯进不去。

越来越擅长修辞,精通隐喻。
念文件,声音藏在后面,
打哑谜,只需眼神和手势
就像在夜总会和美女
掷骰子。

或者从地底冒出
像一股泉水,突然间溢满房间、整个街道
必有人扯着裤头慌慌张张跑出来
嘴巴的锁一齐开启,
窗门敞开,告知
世界的真相。

直接之诗,何其难:
面对烈日或黑暗
铁艺的尖刺或城市的锐角。
难怪你们躲在古老的词语的凉荫里
悠闲地摇扇子,
哼京剧或读《诗经》:
啊,啊啊啊——



【无我之境】



从言语开始
进入有我之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犹如齿轮咬合,旋转,
推动着世界庞大的身躯
向前挪动。

日夜不停。润滑油的优雅渐渐
消失。发热。冒烟。
啊哟。如此锋利:
一口竟咬掉了半只手指。

旅馆里,
一对赤裸的男女构筑的有我之境
只发出一阵喘息。
然后就是空洞。

有我之境无处不在。

城市有我,我有城市的僵尸,
道路有我,我有道路的坎坷,
树林有我,我有树瘤的疼痛,
山脉有我,我有山脉的地质学,
大海有我,我有大海的臂弯里
  丧生的陆地和一大片
  海洋动物,
时间有我,我有时间的油污和
  泡沫。

时间,充满了活生生的教诲。
它告知我
世间还有无我之境。

我绕过他,奔向他背后数尺远的
绿藤和茶树:它们的无心
无我之境的青葱。
砰!落地窗厚厚的钢化玻璃
迎面拦住。



来源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angjuliang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