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八行诗 (阅读5546次)



  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总要在我出外谋生的时候静静流泪,
作为男人我没有理由不接受如此纯洁的奉献;
而我心中纠缠着的一千种心情一万种复杂
除了嵌入吃苦耐劳的性格不能以任何方式表达。


我像平时上市场买菜那样告别她和幼小的女儿,
乘船过东海下南海,对此行的运气亳无把握;
她又归于平静如水的生活。此刻她可以准确地
想像我在海上的情形,但她不可能理解海上的含意。

(1989)




  冬天的雨点


冬天的雨点打着我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它们
依旧与我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就像是
我视野里的那些另外的雨点,均匀
而又适度地降落,把街景蒙在意境里;


倘若我是在过去,倘若我此刻的心情
撩开在往事如烟的回忆的河面,倘若此际
我一生的哲学和玄思像雨中的两个人影,
他们,他和她,时而靠在一起,时而拉开距离……

(1990)




  夏天的快乐以五个太阳的拱廊


夏天的快乐以五个太阳的拱廊砌成,
五个方位,我居于中央,五只水蛭
紧贴我十只潮湿的脚趾。我的妻子
以五条大河汇入一条大江的激动


潮涌而来……夏天的平静以沙滩的白皙,
沙滩的柔软,沙滩的漫长和弯曲铺开,
凉水从深处冒出,把厨房的坛坛罐罐注满,
供我们沐浴,饮用,供你洗涤蔬菜的绿梗。

(1991)




  与黑夜为伍的人被黑夜


与黑夜为伍的人被黑夜用光,
与黑夜为伍的树在黑夜中成长,
以黑夜为生的星星把黑夜观望,
在黑夜中丧失的河流在黑夜中泛滥。


与黑夜为伍的我是黑夜的轮船,
停泊在黑夜的港湾被我从远方观望,
我花掉白天的积累搭上黑夜的巴士,
黑夜的尽头是我黎明的妻子,她黎明的肉体。

(1991)




  离开一个地方再回来


离开一个地方再回来,无论时间长短,
总是希望发现新的事物,尽管旧的事物
总是没有被换掉,但是希望的心情
总是好的,并且我相信希望的过程


正是我们离开一个地方的初衷:
我们回来了,一些东西被悄悄移动过,
天空也有所不同,河水暗了或亮了,
一些表情深沉或肤浅了,笑了或变成一张面孔。

(1991)




  仿艾吕雅


你的嘴上有我的唇,你的囗里
有我保持不住的沉默,我要说
--出--你的白牙齿、红舌头,
“你的手上有我修长的十指。”


你的树上有我稀疏的枯枝。
“你是我风中的金丝雀,雨中的荆棘鸟。”
你用绿色的呼吸供养我楔形的肺,
“你的身上有我不眠的腰。”

(1992)




  新生活


即将到来的新生活,你披着光的芒刺冲向我,
我身上这半湖静水禁不住升起柱柱水花,
新生活!我囗中这发出你的音节的舌头
也骤然晕眩于你那无声袭来的无限明亮!


挡不住的光的势力,堵不住的光的泉眼,
新生活!这春天的意思非常明显,它背后
那若隐若现的闪电想劈开什么,新生活!
这是一只卷在残叶里的虫,它要求蜕变。

(1993)




  坏诗的拯救


我在两个黎明前的黑暗中写坏一首诗,
不锈钢的天空压碎玻璃的天空,我说,
当黎明之鸟在尖叫声中刺破黎明,我说,
“我在黑暗中洗脸,”心情遇到坏情绪。


维多利亚港,一条腰带系到了臀部上,
轮船左右轮船,色彩闪避色彩,而深海
从更深处呕吐出腥味,鱼的纵队挺进内脏,
“还要直闯太平洋,”当鸥群尖叫着俯冲下来。

(1993)




  控 诉


每个人都想讨回那快乐的日子,
那明亮的影子在失落中披荆戴棘,
那低垂的头颅有时候猛烈地抬起,
控诉生活,藐视昼夜那残酷的游戏。


每天我腋下夹着半条尾巴上街,
两只眼睛拉开距离,贴着人行道疾飞,
追踪那比它们更快地远去的时间的消息,
时间,这最后的游戏,也披荆戴棘。

(199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