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深夜的祈祷 (阅读1247次)




酒后听琴

它从一堆由架子鼓、电吉他、贝斯、
重金属编织的幕布中钻了出来。
像一根柔韧的细丝,从热闹的酒桌、冰冷的玻璃
碰击声中小心翼翼、又执拗地钻了进来

它似乎是从一只二十年前的口琴上钻出来的
单纯、明亮、果决
钻过穿着防弹衣的胸口
它击中了我……

曲终人散。
黑暗中的簧片上
站着一场过期的爱情,欲言又止,兀自颤动

2009年3月27日酒后听一首不知名的口琴而作


痛苦把铁轨擦得锃亮

一列奔跑着的火车肯定是沉重的。唯有沉重
它才不至于脱轨,被甩到
生活之外
一列火车用沉重的金属的身躯
和生活、道路摩擦,发出尖利的呼啸
比它更沉重的,是一节一节车厢内
拥挤的沉默。是相同
或相反的命运
是其中一个试图逃离者的
两行疲惫的雨水
现在,它再次重重地
压下来,
冷酷、蛮横、一意孤行——
只有痛苦才能把铁轨擦得锃亮
把一句格言,摆放在广阔的
大地之上:道路、前途多么曲折,但却由此
获得了更远的远方……

2009年7月28日


悲伤无名

死去的人该怎样呼吸?
怎样从混凝土里伸出冰冷的手指
拭去脸庞
和墓碑上的雨水?
雨在下,迟到的人垂下深深的头
那曾经让我们出生和安顿的版图
它还在一再倾斜一再倾斜
而一个活着的罪人试图从生活里暂时死去
试图去追回
一段被遗弃的呼吸,混合着雨水和内疚
的无声的呼吸
——此刻余震尚未平息,
此刻,我的悲伤依旧无法命名

2010-4-18夜


孤独之夜

——和荣荣诗一首

接下来他继续热衷于虚幻的建筑
但会刻意回避一些词

生活的镜面永远蒙着灰尘
她喜欢从碎片中寻找光亮

现在,剩余的激情,是黑屋子里尚未散尽的酒香
但总归会随着缝隙消失殆尽
嗯,是的
没有比女人更易碎的瓷器
没有比虚无更真实的存在

他喝着用旧誓言熬制的残茶——
“爱就是孤独,熬一熬天就亮了”
忍一忍,一生也就过去了

2010-4-29


深夜的祈祷

请赐我以刀锋、深渊和动荡的生活……
撒拉弗,恳求你
用炭火清洗我的嘴唇
那泪水不能清洗的,你用炭火洗净
请让我在荆棘中焚烧和重生
请拿走我体内的铁,
我用最重的词语提炼的元素
然后,请赐予于我黑暗和灵魂的轻
请收走它仅有的它孤单旋转中擦出的一星光亮
请让它更黑
那忏悔无法追回的,你用更黑的海洋之心深深埋葬

2010-5-23深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