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丰 收 (诗歌小辑3) (阅读2205次)



    丰收之夜

今晚是她的丰收夜
像大风多云的天空她停不下来
那些已经到来的和正在到来的
还有很多意料之外
充满她,以石榴子粒晶莹密集的光彩
今晚是她的丰收夜
丰收,在长久的荒芜后
在心的荒凉的旷野(沉默
依旧在地底耕耘)
一个人的夜晚。只是一个人。
她独处而并不孤独
像紧裹石榴子粒的外壳
雨,整夜在窗外小声倾述
雨,整夜在树叶上写情书
榆树叶、槐树叶、杨树叶......
在每一片叶子上絮絮叨叨

她独处而绝不孤独
她的独处是一株底部没入水中的大树
漆黑的水。懵懂的水。
那里活跃着许多事物
那里过往的一切事物都有神秘交会的触须
她的独处里有星星,一颗
接一颗。有时,像麻雀成群落向
打谷场。忽而又被风吹散
消失。
她的独处是一部时间任意航行的航海日志:
时间过去和时间现在
还有提灯远来的时间未来
浓雾弥漫中的历险、发现、沉船、港口......
以及海水的最后一页上
日出的第一道光剑                            

            2010.5.22

    






    天才

这个由漏洞织成的
像废石一样被踢入水里
却没有溺死。他见识了大海并历险归来
还网出了海底的许多珍奇异宝

     2010.5.22












     独处,而不是孤独——

独处,而不是孤独——

她的独处是一条幽深的小径
在夜晚拨开两边低垂的树丛
通往黑暗中少有人行的地方

独处,而不是孤独——

孤独时,你将招来许多恐慌,许多
诡异的怪影,忽高忽低围着你像
飞蛾围灯——

      2010.5.22












     雨:吉他

同一场雨下在两个省份
淋湿的一定不止两个人。一定
有更多枝头翘望的心

在一下下抖落羽毛
上的水。他想起旧年的那次醉酒
他拥有又失去了的

爱情、日子、女人。
青春、荒唐、歌曲。
今晚,他抱着失去这把漆身剥落的吉他

他抱着往昔
这把雨的吉他
回家。母亲睡在地下
      
         2010.5.21












    阳光作用

世界无尽在阳光下
好像徐徐展开了
一幅平原一样大的山水画卷
那些山脉,好像坐在父亲膝上的小孩

世界无尽在阳光下
那一抹金色的淡淡晕染
在它起伏有致的脸颊上,好像
一位准备成亲的年轻新郎

世界无尽在阳光下——
它从来没有过死亡。
它从来没有过死亡。

     2010.5.22














   不在

他穿着爱的溜冰鞋
做出奔跑的姿态
压低的身体前倾,又前倾
跑——却早已偏离了跑道
  2010.5.22
      











    欢迎,孩子们

荒废已久。这房屋
空荡荡
窗帘,吊死鬼一样歪斜。除此唯有
水泥墙壁、地板、天花板
寒伧地围起这蜘蛛结网的游乐场

我的沮丧结网。我离开得太久以致没有勇气再把门
打开——

现在当你们在夜色里轻轻唱起歌
拍着手掌像玩丢手绢游戏的小孩
引我的踌躇如远行的候鸟归来

孩子们,孩子们
我知道你们还扬着细细的脖颈坐在我这所
旧房屋里,像等待萌芽的种子从不离弃泥土
      
         2010.5.22














     害怕

我害怕你冷淡的样子
害怕你无情地横起的眼睛
我害怕你的粗暴,像发怒的公牛。无端端发怒

我的心是没有家的孤儿
请,对它温声细语——
当傍晚,带着它众多的阴影到来
    
         2010.5.22

















     墓石刷上白色

一块墓石
当它被拣出
刷上白色。和其他用于建筑这所房屋的
来自不同别处的石头紧挨在一起
被同样的清洁所沐浴
被同样的美丽所焕发
被同样的请求所信任——它拥有了
新的身份,从不祥者的行列脱出
俨然,一名新的金刚护法
     2010.5.22

















   杀鱼

父亲傍晚回来
他的脸在草帽下,醉虾那么红
我把他带回的鱼倒入厨房的水池
它们蔫蔫的,像萎叶
或是勃起功能障碍的阴茎

当我从它们身上
刮鳞
那美丽、精密、发亮、但已有些干涩的鳞片
死了一样的它们瞬间爆发出硬生生的活的力量!——嘴,那呼喊着无声的嘴,一下一下
张得那么圆。尾部高高翘起、扭动着扭动着
仿佛体内有一根钢筋,正抗拒炉火的熔化
拍打、打、打(一个渐弱符号)
然后,软
垂下来
像泄气的皮球
它们放弃了。睁着眼。知道大限已至。

在被开膛破肚取出所有内脏流出所有血液后
好一阵
它们死了的身体还会动一下

那几年夏天,我杀过很多鱼。
     2010.5.23









    洗手

她去卫生间洗手。
不大的卫生间,水和瓷砖的凉意。
高处的栏杆悬挂着一些晾干的衣物
她认出其中一件
上面有细细的蓝条纹
一件白色男式衬衫。
她认出那件衬衫。她鼻子里充满
穿它的那个人身上特有的
白皙、温雅的气息

她安静地注视了一会
(钟表的几声滴答)
那件男式衬衫——
在那个安静的下午。在多年前
她面颊上攀爬着
轻微的犯禁的热度。

她安静地离开。

什么也不曾发生。
而世上有过多少
发生,如同
从未发生。

    2010.6.3






    片断

1.
荒芜,也是一种浇灌
哦心,但只有在丰收的谷雨浇灌后
你才领会到这一点。

2.
痛苦没有嘴巴。
当它被凿开
它说着,天啊,鱼类的语言

3.
抱孩子的妇女和老人
知道树荫是夏日最甜美的果实
还有,那些用它们的舌头扇风的狗

    2010.5.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