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这是诗吗?读杨黎的一首诗 (阅读949次)



我独自站在橡皮的门前
突然想去埃及
不是为了金字塔
也不是为了女人们
(虽然从沙漠上走过时
她们从来不穿鞋子)
我想去,只是因为除夕的夜里
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除夕夜十一点,我突然想去埃及——杨黎》


这是诗吗?读了二遍,我问。

题目奇长,13个字。正文只短短8行(包括重复题目的结尾一句)。 一碗清汤:除夕,传统节庆,夜晚十一点的街上空荡无人(这荒凉显然因寒冷所致),诗中的“我”想去远方,或者,逃离现实。生活在别处。别处是埃及,有“从来不穿鞋”在沙漠行走的女人(我到过埃及,拍摄过沙漠中走动的女人,她们穿着鞋——在沙漠里赤脚脚是要被烫伤的。)注意,第一句,开场白,有个独特细节,即,“独自站在橡皮门前”。独自,当然暗示孤独,但橡皮门是什么?现代建筑材料?一个女人的下身?假如是,那么爱情显然已无法满足文本中的“我”的孤独。或许“橡皮门”另有他指,读者只能自己去猜。)

接着是6行解释“想去埃及”的理由:“不是为了金字塔,也不是为了女人……只是因为除夕的夜里街上一个都没有”

就这些! 该说的都在这脱口而出貌似朴实的口语体表述里。类似的诗我经常在中国诗坛上遇到。比如:诗人们相约去北京西郊摘桃子/问我去不去/我说要是研讨我就不去了/但摘桃子好玩/远胜过赏花——赵丽华)。这种表述,这种句式,或确切地说,这种思维方式显得过于简单,粗陋,大有偷懒或投机取巧之嫌。

我错了?过于武断?没看到这是首禅诗?一首貌似极简实为禅意十足的上佳之作。哦,是有点像禅诗。但若真想成为禅诗的话,似乎有开头和结尾两句就够了。

诗?这,是吗?我怀疑,或者说悲哀。但既然有人,而且是个有名的诗人推荐,那么,它应该是。但我觉得它缺了什么。复杂的向度?深刻的内涵?独辟蹊径的技巧?出人意料的发现?

再好好看看,看看是否漏掉什么。

没有。就这些!而且 “除夕的夜里街上没有一个人”细想一下和去埃及并无逻辑上的必然关系。” 一点也没有。我重新琢磨诗中的“我”为什么要去埃及。享受孤独?那么“街上没有一个人”正是享受尘世凄凉的好时光;享受温暖?那么身边的“橡皮门”不失为一个更好的场所。

这是一首被一个名诗人推荐的一个名诗人的作品。读三遍,我不禁问:为何要推荐怎么个东西?作为诗,它太轻浮,缺少对诗歌的恭敬。

一个把散文句子弄成诗歌形式既无思想又无技巧的“作品”将在一份有影响的杂志上传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