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笑忘录(2) (阅读1485次)



06

被害13年后
农民赵振棠又回了村上
此时,凶手赵作海
被判处死缓并已服刑12年

12年里,赵作海
9次认罪,也曾数次喊冤
最后选择了闭嘴
2010年4月30日,赵振棠回到村里
2010年5月9日
赵作海案被认定为错案

农民赵作海
得到属于他的国家赔偿65万元
和一头白发
当年开会集体定罪他的法官和警察
以觥筹交错的方式
饮下警心革面的茅台和国窖1573

07

从加华印象街步行到通州东关大桥
没有人认识我
从通州东关大桥乘322路公交到四惠
没有人认识我
从四惠乘1线地铁到军事博物馆
没有人认识我
从军事博物馆打车到西客站
没有人认识我
进入西客站乘上K105到安徽亳州站
没有认识我
从安徽亳州站乘大巴到邻省的南丰镇
没有人认识我
从南丰镇沿着田间小道
步行穿过李庄倪李庄李寨宋庄到大周庄
没有人认识我
从庄西口继续步行500米转入一条盲肠般的巷子
继续步行100米进到一个紧闭的院子
没人认识我
从院子里进到空荡荡的住着两位老人的屋子
如果这时仍没有人认识我
沿途的平原河流村庄庄稼野花野草阳光月光
鸡鸣狗吠飞虻爬虫也都不认识我了
我就是我的祖国的不肖之子
生我的村庄的不肖之子
我的老父亲老母亲的不肖之子
当然,也一定是我自己的不肖之子

不管我是一个人活生生的回来
还是一盒骨灰轻飘飘回来

08

一个瞎子要到马路对面去
他一边走
一边用手杖对着路面敲击

一群瞎子要到马路对面去
他们排好了队
左手抓着前一个瞎子的衣襟
右手用手杖对着路面
一下接一下敲击

他们的脸上带着笑
仿佛遇到了开花的喜事
我想上帝在天上
他一定会看到这群瞎了眼的蚂蚁
但会不会突生怜悯之心
让他们瞬间看到光明和各自心中的美人
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
一群瞎子在过马路

我只知道
在一群瞎子过马路的时候
红灯一直是红着的
汽车喇叭是一直急吼吼鸣着的
交警的脸都变形了
路边的行人都瞪大了眼睛

但瞎子们依然脸上带着笑
排着队
一点一点向马路对面走去
他们马上就要看到光明和各自心中的美人了

我想这样的场景
上帝他也一定看见了
如果有上帝
如果上帝他不是一个瞎子

09

从山西来的运煤车
那么高大
那么威猛
载重足足有30吨
装了足足有60吨
他们也要穿过北京到秦皇岛去
长安街是甭想了
它们必须绕道五环路
才能到秦皇岛去

从山西来的运煤车
车身是红色的
但因为装满了煤
暂时变成了黑色的
黑皮肤黑头发黑眼睛,在排成长龙的车阵里
就像羊群里矗立的犟驴子
那样扎眼

从山西来的运煤车
你不知道它从那一座煤矿来
从王家岭还是襄汾来
从大煤矿还是小煤窑来
但它装运的煤肯定是从一座座深不可测的矿井里来的
并且带着矿工的血汗和体温的
这会儿碰巧堵车了
我看见有很多煤块扒着车厢边沿在向外眺望
黑皮肤黑眼睛黑头发
一身黑亮
活脱脱
一副
第一次爬出矿井的
矿工模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