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虚构诗人的情歌》之变奏 (阅读1568次)




   《虚构诗人的情歌》之变奏

    一
十年。又一段空白的日子由此结束与开始,
被日常的忙碌覆盖着,人们不亦乐乎,像水草
从食为先到茶舍,中间阳光普照,洒下
迟疑的欲望,一个安分守己的丈夫曾是搁浅的情人,如今心有不甘。

他们并不必要地啜着逐渐转凉的液体,细致地将不时浮起的茶叶
吹开,等待着最后一次续水。
哪有流畅的话能够从心的深处说出,那咳出来的一坨坨
是游人散去后浪漫海滩上的浮渣。
含着中成药丸的嘴,试图吐出一些安慰与轻松的字词。

    二
徒然追求那么久了,再没有失去可言;追,如今只是碎步,无穷动的脚趾。
亲爱的,我曾经,仍然,将会,或许永远。那离散的碎,亦是抑扬顿挫的节奏。
犹如尘埃的颗粒渴望聚集,因为有一种驱动力,分子层的。

渴望最终渴望的是渴望自身,而最终却遥遥无期。我,渴望着你,
正是渴望着亲近一种遥远;而我就在自己的远方,等候。这令我不再等候
你,在我不虞的余生。我一生的背后,里程碑都标着你的名字,用不同的缩写。

    三
我,一个虚构的诗人,在惟有我一人的国度
处理一种外国文字,而那是我的官方语言。
我的国,我做主。
绿卡只签发一张,游客签证一旦离境即告失效,
没有多程往返,没有续签,没有重新申请。
你已注定是我的外籍,
但我写的字对任何阐释开放, 容许你最牵强的附会。

    四
因为经上写着,感官论属于我,我必回应。
那个女人在另一个不长胡须的男人怀中,必不能达到
我所设定的精神高度。这是举世公认的道理,
输者很容易习惯丧失,时间对弱者的疗效更好。

不能轻易得到的人,本不该得到,
命薄的人生来就该在自嘲中寻求慰藉,还可以
对拥有的欲望详加辨析。或者,起码有些人会这样,
不把丧失当回事儿,也就有了一副低调大师的谱儿。

亲爱的,你尽管沉溺于你那沙文主义的王,
假如偶尔想到我,一定要当作毫不经意,不是怀念,只是想到而已。
虚荣与自尊的结合,那幸福完全靠机缘巧合,谁都无法把握
欲望。只有到了涅槃才能真正割断。

    五
昨天是黑夜,我看到你的微笑被门廊中的阳光沁透,
你松散的长卷发挡住了房内那张宽床,我想我经常
在那上面运作我长久的幻想。
你和我,皮肤之间只隔着盐与悲伤。

秋日的峡谷,层林尽染,那上方的蓝一片纯粹,可它还在澄清。
当你关闭了对我敞开的小窗,转向你的王,监视器上
留下照片中你鸽眼的温柔,我,
低垂了眼,而阳具高昂,如丰饶之角,我将它撸出最悲伤的汁。

然后我软塌塌地赤裸躺下,贴着我的女人,她的呢喃
被窗外狼嚎般的赤道风暴淹没。
两个十年之前,我的手曾在你的身上摸出爱情的
石头,它们可以做成你最喜爱的项链、发卡或胸针。

    六
爱情是一个影子,人人都明白这是一个暗喻,而含混不是它的美。
它来到时就会来到,如云,手指着的时候,已经不是。
多少人在它多变的班车上来往于深夜,丢失了灵魂。

站在黄昏窗前的人便是招引恶灵,
半夜后,他会孤独得找不到可以调情的睡梦精灵。
他只能画一个跳舞的骷髅,将自己交付给描述肉体的文字。

文字的洞穴那么宽敞,他愿意将自己的身体留在那里,
可是没有原生的泪让他将灵魂冲服下去,
而无人认领的尸体暴在阳光下被蠕动的草蚕食,只能存留一天。

他会长成很多蘑菇,小红帽因此不智地给予吞噬她的嘴巴
极不公平的优势。是的,恶终有恶报(谁能不死?),
可最遭痛苦的总是天真的人,因为爱,他们将爱掏出去,交换泪水。

    七
要沉入绝大多数人的沉默,沉入多深
才能令自己安全,免于愧疚?
爱自己,要带着多少自我歧视与自知之明,才不是虚妄?
对于从未得到从未忘记的一切,牙关需要咬得多紧,
才能令自己的牙缝只流出洁白而愉快的心情,
在不知的浪峰上起伏如嘻游于水床?

有一个家可以养或被养,有一个人可以爱或被爱,
有一个身体可以用或被用,可谓是个幸运的人。
微不足道的,都对几个人不可或缺,
所有的维持都很巨大。
总有人会在一株无叶的树下等候,
站在那条通往大和谐与小窒息强化王国的黄砖路旁。

健忘症的双十年潜伏期转眼将尽,
从今起,红色旗与烟火的网格可以系统地重写记忆。
由于沙尘暴与雪暴无法预见而又不可避免,他们安装了无数只灭火器。
风是良性的,所以总是温和,每天都有新太阳按时预报进步的指标。
愤怒的青年从流放中陆续归来,回到伟大的摇篮,
睡得太多的猫被距离吸引,自荐枕席,还附带送一点猫粮。

再没有阿塔拉斯为西绪福斯扛着石头,通往天堂的
不是斜坡,而是悬崖,那绝壁上写着无翅生物的七大戒律,
而“除了……”字样的修正条款被缝隙中长出来的枸杞遮蔽。
严峻的崖面之外两个身长之处,六十七根巍峨的柱子紧密排列,防止风蚀,
蜗牛背着它们的房子和无骨的肉身,用口水将自己贴在柱子上,
犹如一只只恋栈的藤壶,死死钉着一条布满苔藓的大船。

在穿越丛林的人生中途,蜗牛父母
因为担心自己将死时言辞可能过于宽容,给儿女们吐露了
只有死者才更透彻的真理:
邻居,只是垫脚石,他们的身体可喂给三只代表性的野兽,用来拖延时间。

统计学比真理还要真实,每一个在泥潭里扑腾的活物
如果没有被自杀就能够被享有社会平均满足度的进步。
生育与性伴侣的基尼指数将被预先存档,这是参照的需要,
对于不结果的生殖活动,没有禁令,这是非产卵动物的基本权利。

自由的体操风险自负,请勿在家里私下模仿。
在大陆,隐私高于大陆法,这绝不仅仅限于虚拟世界。

    八
幽暗房间中闪烁的对话框后,每个人都美丽而骁勇,
想象力丰富得总令人难以想象,与时并进的更新版本。
凡人,树立了很高的道德,只是为了无人可以达到,
这留下余地,令我们在大爱中赞叹人的潜能,张口结舌。

爱,使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任何别人,不过人肉之下只有一个真身。
要玩动漫真人,只需到中国局域网淘宝。
开放的思想在这儿引领人们进入开放的身体。
说到底,那么多高性能的有情人,或温柔如水或强壮得滴水不漏,
正等待着被抛弃,而且不会有焦灼的感官之痛。
不要问你能在阳光下给予什么,而要问你能从地下取得什么。
抑制期望是一种美德,这是欢欣王国的基石。

看啊,黄昏中的双飞鸟多么美丽,然后它们消失在各自的树林。
今夜,我渴望是你最无羞耻的情人。称我是
你心底的亲爱,无论低语,还是哀怨,或者你很有涵养地点头,
如闭关的蚕或者秋风中的花朵。
这是我渴望的惟一的名字。这是我可以期待重新种植记忆的种子。

我可以穿过嘲弄的峡谷,穿过炫耀消费的贫瘠峡谷,
而没有一丝自卑。我会因为渴望而富足,在异域的空气中发出乡音。
                    2009年11月2-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