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2009年10月诗选二首 (阅读1219次)



   无题(“那过门不入的人”)

那过门不入的人,点下两行惆怅花的种籽
之后的日子风调雨顺

围墙内的人在日上三竿时浇水
在场院一角的凉棚下看霞红消逝,不点灯
星星在每一次眨眼中浮现,夜深了,也不见归去

少有的阴霾日子里,人们坐在门口,眼睛追随低飞的云彩
疏远了浓云,它们轻捷得身体拉成了断续的絮

而花苞、花朵、花瓣,鼓胀、绽开、凋落,
悄然自喜,适时,只有期待的人
才会发现它们秘密的日期

当枯枝堆积在棚中,偶尔有个影子在清晨离去
那是一个流浪的人走向下一个季节
         2009年10月12日



   未曾发生的

哄一下自己为何不可,令我心喜的人,捏一下腰侧,
相信是捏到了瘦瘦的灵魂,那即掐即现的微痛,可以传递给喜爱的人,
像一次想象的郊外散步,在时间的取景框中,截取一帧帧过去与未来。

闭起眼睛,就走进一片树林,阳光倾斜地梳过杉树
如针的发,在你身上流淌金色的波,起伏,
起伏如你的发卡、衣纹、步态、身体的曲线,
然后你开始在我的意念中奔跑,在奔跑中睁开眼睛,进入黑夜,你的衣服
一件件飞起,伴着你赤裸于海滨的午后,如一幅达利,
一块巨大的砾石上有珊瑚的图腾,你开始编撰那两扇杂色翅膀的传说。

风与水,亦真亦幻,从远处一再涌来,毫不着意,
你在沙滩上画线条,将它们视为风与水的相遇,最自发的喜悦:
一双眼看到凝视自己的另一双,她露在阳光下的耳垂感到温暖。

你相信如果你愿意相信,那么世界其实会顺服于人的欲望,
如果人们的欲望只是暗暗地幸福。
这小小的罪,我们理智地原谅,我们闭着眼睛就能享受;
如果,我们将这喜悦的罪写下来,
在纸上、叶子上、在地上或者水上,只写一次,
它就再不会抹掉,像浪花吸附着沙,留下潮湿的颜色。

我们默读,像看到磷火,每读一次,这小小的罪的涟漪
就又一次漫过我们的身体,而上一次还没有从发梢消失;
这美好的、麻酥酥的、令人沉迷的罪,从未发生。
              2009年10月2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