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落叶记 (阅读1424次)





落叶记

还记得那次江边的散步。

十月份的阳光依旧很烫。但盛宴

已经结束。神的高脚酒杯倾倒一空

高大的玉兰树下,

一片提前凋落的木叶被谁的手捡拾?

多少枝头可能的方向都变成了

向下的坠落

——那么,亲爱的,请让我

来爱你。像爱着一个逝去的

光彩的节日。

一片落叶。

现在,它芬芳褪尽的叶脉

露出了更加清晰的底纹

现在,它静静地躺在一本书的第25

这一页曾有一首诗名叫《爱的预感》

2010-2-1


与梅花辞

是的,场景已经开始后退。遍野的

春风将至,沿着枝杈它将摧毁

最后两座固守了一个冬天的堡垒

这是繁华中的冷夜,这是冷夜中

最后的繁华

我们的光芒来自冰雪的寒凉

不借东风

不借蝶翅

只借漫天月色凝成的一滴

残雪的映照

擦亮一粒不再说出的字

呵,今夜,只借一只孤蜂肿胀的内心

收藏你的暗香我的疏影

此夜之后,我们将相忘于遍野的春风我们将互为谁

眉间的黑痣和心底的暗礁

2010-2-22


有关最后一粒纽扣的几个比喻

你要用沉默咬紧芬芳的门环

你的苹果熟了。你在等我来。

我不来,就让它腐烂、发酵,酿成酒

你在等我来,你的海面平静

你要忍住涌动的暗流

你要等我的船到来,你要用唯一的暗礁撞沉我

你在等我来

你要为我守住,身体里最远的边塞

——卡在一条丝绸之路上的

最后一座烽堠你要等我来攻陷

我不来,就让时光摧毁它让流沙湮没它,就让它

成为一个人秘密的遗址

——这首诗里,你和我,可以互换

2010-2-1


旧钟

它依靠撞击,疼

从日渐锈蚀的身体里逼出自己的灵魂

久居深山。

一口钟,曾试图用钟声飞翔。

用钟声,涂抹人间漫漶的悲苦——

一口旧钟终于发现,

它连自己的锈迹都无法擦去

一口旧钟开始沉默。它试图收回

一缕一缕的钟声。

——它依旧是完整的。但已

经不起敲打

年复一年。一口旧钟

被膨胀的沉默,撑开了不易觉察的裂纹

2010-2-9


冬天的湖

那个在湖畔行走的人,看到冬天一寸一寸

冻结了湖水的肉身

他胸口另一座

微小的湖面,开始结冰

仿佛冬眠的树熊,

他在耐心地等待更深更长的冬天降临

他的悲伤不会高出水面

而当冬去春来

湖畔,野花盛开,

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寒凉

借助光线的折射,只有他自己看到,身体

在背阴的一面

还闪着薄薄的冰茬

2010-2-18


古井圆月

我看见它了。一枚井口大的圆月,安静地

泊在了井底

天空没有道路

一轮圆月的车轮,碾过了多少虚无,才抵达天心

才抵达一口古井

幽深的底部

一口幽深、漆黑的古井,因为一轮圆月的到来而变浅

变亮

像爱,夜夜抚摸它潮湿的胃壁

像恨,绝望的镜面,要由你来打碎

而在这首诗里,它只是一个喻体,一个幻象

只可凝视,拒绝触摸

2010-3-4深夜


古井微澜

汲水的人在井栏边看到

一根牵牛花藤上爆出米粒般大小的芽孢

——十万喇叭即将吹响

这春天细微的轰鸣,能否让一口古井也泛出涟漪

是否会有晶莹、鲜亮的事物从井口溢出,

轻轻打湿新换的春衫?

头顶风雪的人,噙着

眼泪的人,请你来,提着

你的竹篮来

趁春未迟,趁一口古井的涟漪尚未扩散、消失

2010-3-12


孤独之夜

——和荣荣诗一首

接下来他继续热衷于虚幻的建筑

但会刻意回避一些词

生活的镜面永远蒙着灰尘

她喜欢从碎片中寻找光亮

嗯,是的

没有比女人更易碎的瓷器

现在,剩余的激情,是黑屋子里尚未散尽的酒香

但总归会随着缝隙消失殆尽

他喝着用旧誓言熬制的残茶——

“爱就是孤独,熬一熬天就亮了”

忍一忍,一生也就过去了

2010-4-29


深夜的祈祷

请赐我以刀锋、深渊和动荡的生活……

撒拉弗,恳求你

用炭火清洗我的嘴唇

那泪水不能清洗的,你用炭火洗净

请让我在荆棘中焚烧和重生

请拿走我体内的铁,

我用最重的词语提炼的元素

然后,请赐予于我黑暗和灵魂的轻

请收走它孤单旋转中擦出的一星光亮

请让它更黑

那忏悔无法追回的,你用更黑的海洋之心深深埋葬

2010-5-23深夜


宽恕

主啊。是时候了,一切都将悔改

一切,都将得到宽恕

大雾散去,水落石出

如同你境内的江河,宽恕了山岳的挟持

如同大海中的波涛,宽恕了渔火的动荡

一杯醇酒将宽恕曾经落满葡萄的浓霜

宽恕酿造中的火焰和酸

在最后的季节,大地将宽恕一座残破的蜂房

一只离巢的孤蜂

他盗走人间花粉,却酿造了自己的毒和蜂糖……

20091125


最后的时间

就要来临。亲爱的

你听,四合的暮色淹没了最后的喧嚣

晚风的足尖已经掠过村口的苇塘

一场大雪,将覆盖所有的路径

古旧的油灯下

我们不再出声,不再说爱

我们相互依偎,听落叶,听虫吟,听灵魂里

细小的响动

呵,亲爱的,那里,依旧传来你的,爱的,微温的

呢喃

200911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