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相信海 (阅读1419次)








狭窄

在你之前我已经倦于颠簸。在你之后
我不再羡慕宽阔。
我不再试图赞美大海。平庸、无人光顾的沙滩
我开始学习狭窄。让我更狭窄一些,
直到把一座大海搬到
针尖之上
亲爱的,现在,我要用一座针尖上的大海爱你
我要用针尖让你疼,让你战栗
让你幸福的眼眶析出整座大海的盐粒

2010-2-2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多么难啊,一滴水
试图保持住自己的形状
它们用整个大海挤压它
用另一滴水同化它,用更小的水分子,
用氧原子氢原子
来瓦解它
一滴水,在整个大海里,沉浮。辗转
它多么想守住自己的透明
和隐秘
一滴水,在荒凉的大海里,抱紧自己的盐粒——
它来自某个最干净的泪腺
它的咸,与别的海水有一点点不同

2010-2-4


离开

星辰嘶鸣。而涛声变得安静
二月底了。因为缺少暖流,海水的体温依旧冰凉

倘若今夜,你的海面无船经过,无人
可渡
那么此刻,灯塔的光芒毫无意义

因为海浪打湿了枕边。一句诗的到来,比失眠
显得更加漫长

仿佛一个人的离开。他留在沙滩上的脚印
过了很久,才被慢慢上涨的潮水淹没

2010-2-27凌晨


夜色中的大海

夜色中我看不见大海。但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仿佛身边的爱人,小熊一样均匀、腥咸的呼吸

海边的木头房子  低矮的树林,近旁的妈祖庙
废弃舢板粗糙的纹路,都是存在着的,
黑夜中的呼吸有清晰的轮廓

海边的夜晚,神秘。宁静
与广大的天空合为一体

如果不是此刻,
礁石上明灭的烟头顶开了天与海的界限
那么我依旧分不清哪些是涛声的呼吸哪些是
爱人潮湿的呓语

2010-2-28凌晨


紫菜诗

条斑紫菜。杉叶紫菜。坛紫菜……
孢子藏在死去的贝壳里,贝壳挂在网上
网眼细密,破绽
只向大海露出。
丝丝缕缕,紫菜妹妹开出了花房里的心事。
不说海水微凉,不说种紫菜的母女
暗黄的脸色
不说埋桩人关节里的积液
只说那个半夜醒着的人,算准了时间
一张网挂在海面上方
半夜两点潮水暗涨,到凌晨
果然就漫过了我平静的纸张

2010-4-22


种紫菜

营养盐。海水比重。流速、潮差……
种紫菜的人
耐心地测量着大海的体温和呼吸
春三月,海水开始妩媚
整座大海轻轻晃动。他怀中的汉字开始发芽
萌出了幸福、细小的孢子
干露时间2.5-5小时,亲爱的
从我抵达你,潮水的流速10-30厘米每秒
潮差,
恰好等于一行诗到另一行诗的跌宕

2010-4-22


红岩

海蚀平台上残留着活过事物的痕迹
游客廖落。涛声
一千五百年来没有什么变化
我来过
和离去之后没有什么变化。
两块相爱的礁石没有什么变化
岩石枕着寒流
一只蛤蜊喷出的水柱让大海微微晃动

2010-4-14


羞愧

因为预知了结局的穷途末路
一朵奔赴在途中的小海浪,选择了向下的潜行
而我,是否早就该返回,从可能的大海
回到礁石背后的岩缝
依靠一滴海水中的盐分,度过不为人知的余生?
多么羞愧,当潮汐涌起,我依旧
因为那来自海底的
细微的呼唤
再一次打开了坚硬的蚌壳

2010-4-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