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春天札记 (阅读1639次)



早春

醒来吧,冬眠的人

星辰,已经不再凛冽

暗夜的风带来了远处的好消息

醒来吧。你看

那个在时光的表盘上奔跑的人

已经将手中的接力棒,

由时针换成了分针又由分针换成了秒针——

这黎明的第一根光线,即将奏响最高的音阶

醒来,慢慢 慢慢睁开你的眼睛

看看我,看一直待在你身边的这棵树

他身体里垂直的河流,开始明亮、妩媚

就像我写下这首诗

枯黑的手指渐渐透明

像初春的柳枝,涨满绿色的血液

2010-3-13

与梅花辞

是的,场景已经开始后退。遍野的

春风将至,沿着枝杈它将摧毁

最后两座固守了一个冬天的堡垒

这是繁华中的冷夜,这是冷夜中

最后的繁华

我们的光芒来自冰雪的寒凉

不借东风

不借蝶翅

只借漫天月色凝成的一滴

残雪的映照

擦亮一粒不再说出的字

呵,今夜,只借一只孤蜂肿胀的内心

收藏你的暗香我的疏影

此夜之后,我们将相忘于遍野的春风我们将互为谁

眉间的黑痣和心底的暗礁

2010-2-22

冬雨

雨又落了一夜。清晨的山间

树叶依旧散发出腐烂的气味

远处,大雾封锁了海面

你的船一无消息

一年中最冷的季节。

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即将过去

沿着隐秘的通道,

有新生的事物正在树干内行走

请把冬雨的到来当做一种馈赠

为了聆听远方的问候,山道旁

一截发黑的枯木

长出了鲜嫩的耳朵

2010-2-14

致一块卡在山道边的石头

我没有目睹到崩溃的过程。

我没有听到

一颗类似于心脏破碎时发出的惊声尖叫——

我愿意这样测测曾经发生的事件:

因为一道闪电的鞭影和痛苦的炸裂

一颗绝望的石头从幸福的峰顶坠落

哭喊着落向

最深的渊底

我愿意这样祈求:呵,生活,

请不要告诉我一道物理题目的答案

请允许我接受这样的神谕:春天了

因为爱的勃勃生机

一块痛苦坠落的石头被刚刚长出的青草拦截,

停在了峰回路转的途中

2010-3-1

春天的加速度

那么快。

矮墙上,干苔一夜返绿。

一朵又一朵玉兰花突突突地鼓出了胀嘟嘟的花苞

过不了多久,神的高脚酒杯将再次斟满

(请替我畅饮它)

积雪退隐,山野复苏

转角处,一座新坟上面桃花愤怒地开着

返绿的茅草遮住了黑色的墓碑

一些词死去另一些又秘密地活过来

哦,自然的秩序与法则

生与死的接替多么迅速、直接

它汹涌、无声,却又让人长久地敬畏

2010-3-1

在春天,我擦拭一块锈铁

星空依旧在沉睡。

广袤的原野上还覆盖着薄薄的积雪。但冻土

已经松动

一个早起的人,他要赶在蒙霜的原野苏醒之前

找到那块冬眠了一个冬天的锈铁

他要用经年雪水洗去它的锈迹

他要用南风的唇语喂养它的锋刃和光芒

他要用它,从内而外

割开裹在身上的冬天的皮囊,

看着新鲜的血从陈旧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2010-3-13

花殇

我目睹了春天的又一次不公。

拐角处,一棵玉兰被一场可疑的风提前唤醒

探出了一树白色的花苞

料峭的春寒里,

我的心一再地因冷雨的鞭挞紧缩,而她们

却像美丽的战士冲在了春天的前面

我愿意想象那是一群久藏闺阁的女子

她们一定是听到一本旧书中某个书生的轻唤……

仿佛一本旧书的结尾

纯粹的爱情最终被道德扼杀

在一场意料中的倒春寒里,她们

猝然陨落,

黑色的枝条光芒静止——

过了很久。在花萼,

在她们盛开过的遗址上

才有另外的事物慢慢长出

2010-3-21

我忽然看到了一种鸟,比麻雀更小

在山道旁的树丛里啁啾。

有那么一瞬间,我忘记了移步而它

也忘记了逃离。

几秒钟后,它忽然醒悟似地突地一下飞走了

但我还是记住了它盯着我看时的

两粒黑豆似的眼睛

唉,那些生命中的流逝

那些细小和无辜的美啊,总让我在春天失神

2010-3-23

赞美诗

——应当怀有更多的敬畏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底,

油菜花在运送成吨的黄金

一只蜜蜂会突然拉响整个春天的警报

应当把更多的赞美给予它们

为了给新生的事物让路,

一棵坚持了整个冬天的树也懂得了放弃

落叶纷纷——

——应当允许更多的事物拥有远方:

一粒雪山上的水滴幻想着远处的大海

一场又一场雨后,

在我晨跑的道路上,总有负重的蜗牛缓慢地爬行

2010-4-2

请允许……

请允许我一再地提到这个词:远方

请允许我再一次提到这个植物一样

心怀远方的人

因为只能呆在原地

他只能一次次把那些试图冲出身体的事物

死死按住

请允许他俯下身,用更多的敬意

去注视那些更加低微的事物

允许我再次提起那只隐忍以行的蜗牛,

我注意到它远行的背囊里装着三样东西:

热爱、坚持以及为承受痛苦准备的全部的液体

2010-4-4

四月

四月是一个残酷的季节。

远处的版图还在制造着人世间更大的废墟

我惊讶自己还能呼吸、感知

还能试图推开堆在眼角的尘沙刨出一孔

秘密的水源

——劫后余生

不要试图安慰。不要告诉我,

从瓦砾中钻出的野草,是捏在谁手中的

一根针。

它的缝补只会让疼痛的更加疼痛

破碎的,更加破碎

暮春断章

我的错误在于以为每一朵花开都会有结果

四月底,人间芳菲已尽。

一些事物珠胎暗结。

更多的,选择了无疾而终

那被雨水击落的又被一群黑蚁抬走

那陷落在尘土里的,早已化为尘土

现在,一场由绝望制造的风

吹着人世空荡荡的枝桠

它吹一次,我就战栗一次

它吹一次,我黑色的枝条就战栗一次

2010-4-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