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雨夜书简 (阅读1785次)





夜雨敲窗

是谁在敲打我窗?紧一声慢一声

“声声的敲打也许它是千里之外的泪滴它要一滴

一滴流给我看”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秋雨啊它来得如此

突然如此悲凉

雨落在窗外窗内的人被打湿

它打在一个失眠的人的眼睑它击打着火车冰凉的铁轨

从昏黑到深夜,从深夜到凌晨

一声 一声 又一声

它把火车的叫声融化在窗外的雨夜里

又把它长长的身躯从雨夜拽出

它不声不响地向我逼近

啊,那曾被它带来的,终将被它带走?


凌晨三点

凌晨三点

有人辗转失眠有人轻轻啜泣

凌晨三点

火车逼近雨夜,缝补断裂的旅途

凌晨三点

有人起身去远方而远方甚至还没来得及铺上铁轨


渔火与孤星

你看到了吗凌晨三点一颗星辰依然孤悬于夜空

而一盏渔火依然漂在

空荡荡的海面

啊,你看到了吗,那两个孤单的孩子

它们天各一方

它们在欢乐的人群中它们在寂寞的人群中

睁大眼睛寻找他们已经感到了

彼此的映照

天快亮了

你看到了吗那两个任性的孩子

在遥远的海岸线,它们就要慢慢靠拢它们就要挣扎着试图抓住

那仅存的那正在消失的暖那逐渐黯淡的光


雨夜怀人

雨在下

过去的书信中,潮湿的言辞再次发芽

雨在下

江水暗涨,一艘船停在江心

雨在下

舱内的灯火在明灭舱外

一颗落在窗棂上的雨水正在破碎

雨在下

千里之外,

一个失眠的人再次拨响了它幽暗的琴弦

微弱的静电在指尖传递

2010-3-2凌晨


夜雨初歇

雨在下。江水。一根闪着火花的电线

一串起落的音符渔火般闪烁

……雨在下微弱的火苗熄灭于幽暗的江面

……雨在下,雨中的人停在途中

呵,远方!

多少梦幻始于一次黄昏的期待而终于

雨止的黎明——

曲终人散,哽在喉头的话如江水凝滞,

仿佛在期待,

仿佛在期待最后一声裂帛在你的江心

狠命地一划——


离别赋

因为预知了雨的到来,天空

提前拉暗了窗帘

长途客车启动。向前的车轮,拉开了

紧紧捧住一张脸庞的双手

——世界的空荡

世界的空荡突然降临

站台上,一个人掩面,啜泣,夺身而逃

雨水,开始了它汹涌地击打……

沿途,渐次分开的雾气中,一朵白山茶

的脸再次探出黑色的枝条

它像遥远的西江,

清晰,凄美,但又无法触摸


雨在下

雨在下,击打防盗窗顶的白铁皮仿佛在击打身体

不确定的一面。

雨在下。废弃的灵魂里

细小的水珠,渗出缺口

雨在下。

窗内的躯壳,只是大雾围困的车站。

黑色时光中,一列火车从雾中钻出,又在雾中消失。

雨在下。

在远方,相爱的人各自衰老。


雨在下

不能被夜色照亮的灵魂,也无法被雨水冲洗

雨在下

寂寞幽暗,有圆锥形的边沿,和轮廓

雨在下

孤独允许被切割,分块。规则的长方形体

雨在下。

长眠的人不再轻易地搬动嘴唇

落叶的言辞

雨在下

山间的大理石碑。有着更可靠的沉默。


雨在下

雨在下。桃花冰凉。

雨在下。

击打新生的叶片也击打

一座新坟

雨在下。

大理石碑字迹潮湿

死亡和新生的气息在加速

雨在下,想起最近的一次上山

我的旧爱不多,大多已经亡故


愿望书

等他老了,牙齿松动,连最软的食物都嚼不动了

他还可以细细回味

那些你曾经写下的诗句

它暗自包藏的恨或伤

它渗出表面的泪水

会成为他养病的点滴

也许他会老的无法再去看你

他还可以夜听火车,分辨你的讯息

也许他还会变得又聋又瞎,连火车的叫声也听不见了

他还可以用手去抚摸铁轨

感受它的冰凉

它遥远细微的震动它带来的你的体温

他那颗曾经破碎的心,依旧会为你轻轻颤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