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搜神记 (阅读1882次)




神农氏


去哪儿呢。那一天神农氏
肥美而闪耀,穿插在田野
和一只蚕,打量世界

只见前头,一座马鞍大山。
无数的绿,在阳光中抖动。
它们是要,去哪儿呢

神农氏和蚕
沙沙沙沙地追赶。
除了那收拾着阴阳的包裹
其它该扔的,全都扔了


赤松子


他在暴雨中大笑着
告别了青春期。

他的伙伴:纷纷跑进一只中药柜
层数不同
寒热亦不同

只有好苗子,只有他
望着芙蓉在香气中
东倒西歪的样子,腿生了根

这天从空阔枝头,寄来信笺。


琴高


身体里的恐惧,充满了浆
变成固体之前
琴高来了一次。

它悬浮在向日葵剧院
肩头上的乐器,为耳朵
馈赠万花筒。

然后,和所有工蜂一样
飞走了。
不知去了哪里


寇先


春,坐在村。
寇,坐在蔻。
听见鹦,吿诫柳

“珍惜生命,请勿下水”
保持,距离。
好像翅膀与

水的桌面。烟起时
山坐在一个位置,与
另一座山


左慈


墙头晃动者,被我唤作左慈。
他是一种草
让西风,付诸东流。他有时候是
从我掌心逃出

多半是夏天,是10岁那年
我知道了阳光和镜面的

友谊。它们一路奔跑,秋天和冬天
就睡在牛皮纸盒子

那里,只有我才打开吗
有时候,我在远远的地方
他的声音,和所有岁末的虫子都不一样

我看到了绝路,看到了痛哭和晃动。


园客


采摘五色香草的男子,时间越久
越年轻貌美。
爱过他的春花,不敢相认

默默走向秋塘。

爱过他的春蚕
不敢相认

它于是吃了更多叶子
不知什么时候吐露的
钻进了白色手工帐篷


董永


她们翻墙而过,看见董永的菜园
翻过春夜,看见泉水
翻过了木桶。
一只菜蚊,翻过了
以为真的,假琥珀一刻

还有什么不能翻呢
他的娘子翻过了
一百八十万光年
今天把旧棉絮,翻成了新
抛洒到高明之处,带动她们的香味

翻过了童子,惊叫的音阶。
让蚕房里的董永,终于醒了
从离别的梦里翻身而出抖开了翅膀


樊英


骑十分钟的脉象
前往他手腕里的
三座池城。

一条街道,几片树林
向他的空旷,竖起灰暗的烟道
冲出了一刹那的火光,闪现在他的

舌头。这些年
有时候是舌尖,有时候是舌中
有时候是舌侧或舌根

直到拉开药柜的门
逢见千里之外的莲子
服下那种苦水引导那种苦水


徐登


在交地,为了一刹那的接触
战士们一直潜伏着

只有吃了豹子胆的人
才从不隐藏,走向明媚的溪边
捉住她的手,进入水中

顺流而过,逆流而过
他们丢过来的武器:
长了青苔的石头、碎掉的陶碗

支起激动的一天
把心情煮得,好闪亮


陈节


途经小渔村
沙子在唱歌
拾贝壳的童子
端出美味的彩盆

一片喧哗之中
有华丽的仙人
向我伸出他的手掌。

这几年,我只和它们亲近。
潮水将退的时候
又和东海君,卧倒在海边

不停地神奇。他拉着海岸线
交到我手中
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眼前的海飞上了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