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绝句系列 (阅读1767次)



绝句系列
 
 
阉人也有恼人的性欲
委琐之辈也有小小的愤怒和委屈
孤魂,也要望一眼故乡
野鬼更想有他的藏身之处
 
 
一个晚上,独自扑火
那么多水喝下去
那么多水也扑不灭的火
现在清楚了,身体是唯一无法抛弃之物
 
 
年老的保安看守着
制服和银色徽记
孤独时刻,他用睡眼
过滤着车辆行人,唯有时间形迹可疑
 
 
风是一个自由的孩子
他摇晃树枝
拉扯行人的衣襟又快速逃开
风,还没有自己的学校和纪律
 
 
一只宠物狗享有一臂之长的
自由半径
一只宠物狗被抛弃在草丛
如一纸被风吹落的招领启事
 
 
走出了这么远,因此
不会有人问及你的现在或未来
走出了这么远你一直
走在陌生人与自己的过去之中
 
 
有人钻进蛋壳,做起童话里的英雄
有人攥稻草,以挽没顶之灾
逃避的人正是被追赶的人
为崇高的退步,有人老练地沉默
 
 
小小白鸽,以一碗清水过活
我已不再盘算与你一起去飞
小小白鸽,永远纯洁无瑕的你
我是多么怜惜,你的敛息的双翅
 
 
十年,足以结束一场战争
我已爱上这平静而要命的生活
今非昔比,你已弃恶从善
老死不相往来,只为证明曾经相爱
 
 
剥开自己的内心如一枚橘子
清芬的孤傲之气
憎恶的幽暗
怜悯和自我怜悯的酸汁
 
 
并无必要寻找遗嘱执行人
——并无必要写下遗嘱
茶杯上的一道裂缝就是通往死亡的巷道
并无必要忍耐、挣扎、形销骨立
 
 
清晨:这是落水狗落水的时间
这是梦上岸的地方
天光微明,一只布谷远远叫着
“普罗提诺羞于有一个身体”
 
 
我的朋友司南对我说:任何激情都有它的
形而上学。悭吝人发霉的宝藏
藏书家高耸的书架
萨德侯爵嘹亮的皮鞭
 
 
宇宙无穷大则我们身处的位置
在其任意一个点上。如此超然之思
也不免令人惆怅。“我可不想不朽
我只想不死”,伍迪•艾伦如是说
 
 
我在外面转了转从白天
到夜晚,到处都是欢乐的主张
到处都是欢乐的主张
我又成了一个不快乐的人
 
 
这是可能的:当你高兴得跳起
脚下的地板已被人抽走
当你痛不欲生
后脑勺附近爆发一阵响雷般的狂笑
 
 
这些年,死亡又毁了多少人
一整座疯人院的疯子都在梦想,用黄金洗脸
我知道的事情一桩比一桩堕落
没有一桩堕落,比诗人的堕落更像堕落
 
 
大师已选举产生,天才在热议中
海子寂寞,死了这么多年
在安庆的天空下依然不得不
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受尽了折磨,然后死去。你:早晨的死亡消息
今天的存在或非存在。你:曾经笑靥如花
如今像搁浅的鱼,张着呼吸的嘴
大地应有尽有,空气充足只是没有你那一口
 
 
这以他为主角的最后仪式
他却不在现场。他已提前
抵达神秘国,而我们有一再
推迟的行期,手心攥住的一把稻草
 
 
起初,多么贪恋那一点尘世
欢乐,像岩缝里的草抓住了
岩缝里的一点土。我有
爱之后的爱,草色遥看近却无
 
 
失去大海的我,匍匐的我,和飞翔的我
给肩膀以枪托的后坐力
给心脏以潮水的自由呼吸
神圣的愤怒、高贵的谦卑,你不能剥夺
 
 
升起你欲望的铁闸,或者
放下你贞洁的吊桥
女士,你有权这么做
而且我发誓,什么也不会说
 
 
勉力而为的事:漏船载酒
乘末班车回家,对着镜子练习微笑
竭力避免的事:吃错药
引狼入室,写分行的文字沽名钓誉
 
 
残存的肢体,不复储存灾祸的记忆
膝行者,匍匐于苟活的耻辱
每见他衣衫褴褛,在步履匆匆的闹市
乞求布施,以沉默的额,扣响大地
 
 
虚荣的身体,和脾性
承受发育之苦,黑暗里啜泣
当美艳成为投机的筹码
美人儿,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要为你辩护?
 
 
广大的雪地,孤独是一只鸦的黑
在群狼中,孤独是一只羊的食草原则
在沙滩上,孤独是一只的鱼
梦想着相忘于江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