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水中蜥蜴 (阅读1704次)



水中蜥蜴

我从未如此接近
一条蜥蜴。
长尾弯曲,褐色花纹的鳞片
竖着尖锐的背鳍,伸出腿爪——
看上去象被自身钉在水里。
凸透镜般圆鼓的眼——有着完美的弧形
却暗淡无光——因为内部的崩溃。
它属于龙眼树冠——遮没了大半个阳台
而我忘了拿走那个红色塑料桶——
盛着数日的雨水。
现在,它悬挂在那里。
在那个深夜发生了什么?怎么样的警醒
迅捷、闪避、纵跃和下坠?
就象在一个跌宕无边的梦境
我在早晨醒来,看见了它。
静静的,一动不动
保持着在树叶或灌木丛里的姿势。
这一次,剔除了掩饰它的背景
置身于透明,但加上了可怕的清澈。
在龙眼树支撑的黑暗里,在几乎和它
融为一体的微光里,它被什么样的星体吸引
为哪些鸟雀所惊
进入这偶然的,命定的轨迹?
并在夜色里划出一条解析几何的抛物线。
在缓慢幽暗的岁月里,
它掌握了一棵老树的乾坤。
它潜在稍高,在枝叶间隙里,紧张地和我对峙,
轮动着眼,观察着我——
我出来看天色,还会听到凌乱鸟的啁啾。
对于异己的疆域
我们不安,好奇,但并不轻浮。
在它鼓凸的,玻璃质的眼球里,没有光,但充满寂静
就象火焰掠过水中,灰烬冷却的形状
而水所凝聚的时间,还不够
将它溶解,但还有一些意志和空气
完整如初地保存它,象一块图案清晰的矿石
嶙峋的,猛烈的美。
它一直追逐的形式——不是爬行
而是悬浮。
它毫无保留地回应我的疏忽
用加速的静止和我达成谅解,安慰着我——
如此孤独,负疚。
仿佛我们都是这些时时刻刻的
偶尔相会的雕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