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通往神山的道路 (阅读1619次)



    
    
    通往神山的道路



霞光

九点钟,太阳沉落
狭长的谷地留住黄昏,反射的霞光
把山梁和小镇染成玫瑰红
这是新都桥的夜晚
夹起炭火点烟的伙计沉默不语
从半开的铜门里走进去,小银匠的灵魂
敲打着铁砧。七八条流浪的藏獒
迅疾冲出去,对着来路吠叫
而光影悄悄地移转小镇的方位,霞光之中
佛祖显现出光洁的额头
低垂的眼睑,和卷起的、厚厚的下巴


新都桥的夜

半夜里,爬梯子的人找到了窗口
他头顶的屋瓦上覆盖薄霜
一角月亮打磨簇新,差点要割伤眼睛
瓦蓝瓦蓝的天空,瓦蓝瓦蓝的
山梁,一条巨大的鲸鱼悬浮不动
倾听着天地之间的苍凉
在天堂客栈,爬梯子的人脚下有些松动
仿佛有根枝条,此刻正抽打
一颗颤抖的心,清亮的水滴轻轻溅落


山口

两山交接,雾霭从山顶滚滚流泻
山顶上的冷杉洗漱肌骨
水声,在谷底呜咽
溪涧边,青色或红色的苔藓,褐色的
卵石,噤声不语
而前方接连传来塌方的消息
一个卡车司机顺着山路自顾自颠下去
又抽着纸烟颠回来
他脸上洋溢的笑容,使人想起消融的冰水


高尔寺山

沿着坡道逶迤而上,一路上雪粒稀稀疏疏
一路上艳阳高照。山腰上
细细的苎麻杆,几片孤零零的红叶子
摇曳得令人心疼
而我们最终登到山顶,玛尼堆上的经幡
在风中飘舞,浓雾里
只有脚下的黑土与白雪
两个胖胖的少女,此刻胸脯起伏
为她们一生中莫名的激动,涕泪交加


糖果

三个女孩,从低到高站在路边
最小的,大约三岁,最先怯生生地走过来
她捧着糖果返回去,放在地上
然后是第二,第三个……
新鲜的一堆,花花绿绿的糖果
放在古老的土地上
谁知道她们怎么均分,需不需要一点算术
车辆拐弯,她们的小手举在空中
轻轻地在我心上摩挲


画卷

汽车缓缓地驶上一块油画布,车轮下
浓稠的冻土层滋啦作响
不知名的紫色小花,碎碎地七嘴八舌
黝黑的矮杜鹃叽喳叽喳地抱紧
山重叠山,山衔接山,火红的太阳在山脊闪耀
婉转的水流,一条银白的带子
镶嵌在山壑……
云与山的倒影在草甸子上不断铺开、收起
更多的,浑然已经忘记


羊群

不是所有的绵羊都是洁白的
若我躬下身子钻进羊群,我也会是
脏兮兮的一个
羊群时聚时散,耐心地啃吃浅浅的草皮
在草甸子尽头,它们的信心终于崩溃
呼啦啦地回转
只有虔诚的牧民嘴唇翕动,掌中的经轮自如地转动
七彩的虹斑,泼洒在脸庞
当他们跟随羊群,踏上新的土地
凉风,刀片似地划过


在剪子弯

雾障齐齐地竖在山外,占据了半个天空
秋天的阳光洒在近处的山坡
草地松软,却留不下任何一只脚印
锥入心灵的痛苦概莫如是
跟随光秃秃的大山倾斜下去,有人绕过玛尼堆
有人走得更远,忍不住蹲下去小解
忍受羞愧与耻辱
没有什么可以遮蔽
一切转瞬即逝,无迹可寻
两条山路,来路与去路无奈地交叉在一起
所有的,失去和留存在心里的,都使人深深地悲哀


孩子

一定有一个孩子就是我自身
他是我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另一个影像
洋蓝瞳仁,糊满了鼻涕
透着两团红、冻烂的脸庞
衣衫褴褛的七个小孩,七双小手
齐齐伸展在我面前
不需要言语,他们等待馈赠
而我等待施舍与拯救
走了很远的路,经历过风暴与烈阳
仍将流浪与放逐,而他们
心满意足,将回到泥坯与木头垒就的家
我在一个跛足的孩子身上,睇视自己的背影


远眺

那虬髯的汉子极目远眺
被气压挤迫的眼珠里,幻化的色彩如同妖魅闪现
同样,他的耳蜗里灌装了上千种异响
古老的山,匍匐下来喘息
杉树大口地吞吃牧草,云与阴影对应
不仅仅是幻觉的闪现
万物终在一瞬归位,世界得以重新认知
我有一条船,搁在高山之上
我有一根手杖,深深地插在坟墓之中
准备生根、分蘖,绽出枝芽


石头

暴雨倾注,卡车在坡道上停下
我搬来一块山石垫好轮胎
那淹溺在海水之中的人
正抱着石头上岸,而传说中迎着炊烟回家的人
他在口袋里摸到了熟悉的石子
漫长、艰辛的道路
某种法则正被流浪的人所掌握
那居于神庙的石头,玛尼堆上的石头,遗落在山间、草丛
和水底的石头,未名的石头
深谙人世的种种游戏,转而承载愿望
将弱小的魂灵从灰尘之中携带回来


卡子拉

卡子拉,天空与大地只有三种颜色
金黄的山丘与积雪,高远、空旷,湛蓝的天空
恍然回到人类的童真年代
一时拥有了梦幻之中全部的财富。
而记忆里的大海剧烈晃荡,岛屿与树木消失,
群鱼,密集地飞翔于阴霾密布的天空
城镇与村庄碎为齑粉,迅速地塌陷……
之后,一切归于宁静
地面重新隆起,高原上大风吹拂
热泪溢出破裂的眼眶


高山雪鱼

在河边的鱼庄里坐下,滚水煮沸了雪鱼
不知是谁在木棚隔间高亢地唱歌
这高原的精灵,骨刺有如琵琶的丝弦散开
撕烂的绸缎,在浓汤里浮漾
无心举箸,更无意于添加羊杂、粉丝与紫菜
我走出屋外,篱笆稀疏
桩子上拴住了拼命狂吼的藏獒
油菜花开得十分天真,一次又一次
遇见一个弯下身去、捡拾耗牛粪的女人


牧场

云团像急速冲过高原的波浪
一千头耗牛被冲刷上岸,一千头耗牛
站在土地隆起的脊背上
一千头耗牛迈开步伐的阵仗,散发出浓烈的气味
野花,在牧场边上飘摇
一头雄牛在一具耗牛头骨前停下
缠了哈达与铃铛的牛角舞动,蹄脚
狠命地刨击地面……
一头小耗牛跑过来,使劲地去嗅吉普车的气息


理塘古城

云团里红蓝相映,谷地中
这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让我久久无言:
一个在天上人间自在的活 佛,仓央嘉措
从这里神秘地失踪……
顺着大道急速驶离,火辣的太阳
晒得胳膊生疼,而雹子
如同密集的子弹打在车棚顶上
群马向着草甸子涌泻,仿佛从天而降
红亮的肚皮、鬃毛,闪耀,闪耀着……


翠雀花

蓝色的尖喙,蓝色的羽翼
每一根茎杆上都有一只鸟儿驻足
但是那比风更加轻、更加柔软,轻微的震颤
却不由分说:让人想到即将来临的分别
孩子靠在怀里,急促地呼吸
像在用力挥舞一条沾满污迹的手绢
靠得更近一些吧,孩子
捧住它们,没有什么妨碍
那暂时未能离开的,都是给你今天的礼物


乌鸦

在风暴的眼里,牧羊人结好帐篷上的绳索
猛击钉入泥里的桩子
那不知所措的牲畜,抽搐躯体
茫然地挤紧,取暖
那给我们就要造成的伤害,加紧赶在路上
某一时刻,我们抽烟,喝酒
大声地唱歌,敲打吉普车的顶棚
祈求内心的片刻宁静
但每一件活着的事物身后,都粘附有
一小片鸟鸦的羽毛,从太阳里掉下来的灰烬
一刻不停地在天空里盘旋


兔儿山

直到火山喷发完毕
一个世纪,两个世纪,更多世纪
漫长地荒芜,时间
才被命名为一只长耳的兔子,蹲伏于残垣之上
穿过漆黑的梦境,言辞与修饰
所有的教育统统都被遗忘
当他们扔掉尖石,棍子,瓦罐
与蛇,当男人和女人们褫去身上仅存的衣物
尽情地爱、焚烧
月亮哑默的幻灯片继续轮映:魅影,灰烬
和一根冰凉的手指


海子

羊群和石头混杂在一起
集体啜饮黑色的水线
汽车停下来,引擎发出低沉的吼叫
它犹豫不决,是否像只甲壳虫一样爬进去
而我们眺望古老的冰川
整个海子拉,荒凉得一无所有
成千上万、铺天盖地的石头仿佛从渴待中甦醒
涌向喂养孤独的深洞
风,音乐的涟漪
月亮的一只舞鞋灵巧地穿梭于网格
唤醒我们次第穿过坟场


红草地

清晨,白杨树将叶子闪亮的一面奉献给山峦
田野上,马的皮毛耸动
由远及近是黛色的水面,散落其间的白石
和红亮得发紫,紫红得发甜的草地
秋色点染桑堆,一点点地沉醉
一点点地让人心酸
几个黑着脸的藏民仍旧守在门口收取钞票,一群孩子
四处追赶游客,讨要糖果
由近及远,太阳照耀山腰上硕大的六字藏文经言
白云在蓝天里浮掠
秋天,自有它的空寂与辽阔


雨中的稻城

雨雾中,一条小路昂起头
跟随经幡的指引上山,渐渐断去线索
瘸腿的野狗加紧返回城镇,树影
在湿漉漉的街面上点燃,一个挑着铝锅的小商贩
和蓬头的流浪汉在十字街口仓促相遇
似乎大限已经来临
我转而从楼顶,俯视院落里的卑微之物
雨水从干柴堆上往下滴落
两只橡胶皮圈,仰望矮墙上的花盆
角铁,泡沫,散乱的木板,丢弃的空酒瓶
那内心的漂浮之舟轰然炸裂


茹布查卡温泉

记忆中感伤的夜晚:
茹卡查卡温泉,大地涌出热泪……
白天,我遇到一个赶着猪群的汉子
眼里透着十二分地热诚,向我比划雪域中的神山
仙女般的海子,菩萨掏出的肝肠捣烂
化作斑斓的花草……
夜里,沸水清汤,骨架间的疲惫一扫而空
却仍然未能清洗到我的内心
冥想中,我重新陷入城市的游乐场
旋转木马,极速风车,流着热油烧烤滚筒
售货小姐往啤酒杯里麻利地加冰


青杨林

远远的天际,一道白
镶着一道深蓝,黛色的山体上
太阳流溢一抹橘红
近处,青色与金色的白杨树层层交替
静静地站在河谷
而我最终走入林子,在树影交叠的波浪中间深思
蜂巢一般的累累卵石
细细的、不知名的黄花,沁出一丝丝蜂蜜
有那么一刻,喜悦灌注了全身
我想一把抱起悲伤不禁的影子,放声痛哭


亚丁村落

出现在晶蓝山峰之间的峡谷平台
此刻正被煦暖的阳光洒照。二十多间蓝灰的房屋
领养了一条发白的小路
更多的,小人似的青稞已经收割,捆扎起来
占据了这小小天堂的一角
还有大片的金黄,云朵与梦想,那曾经告别我们
不受惊扰的时光
躺在一个秋天的童话里静静地生长


寨子

傍晚,无精打采的人分坐条桌两旁
就着温水啃吃带血丝的牛骨
没有门锁,房门只能轻轻掩上
房间里冷得让人气闷
这些平时养尊处优的汉人早早上床休息
窗子外的夜空幽蓝
诡异的云朵继续相互追赶
清早起来,两个藏民的铲子在坚硬的泥地上哗喇作响
一个晚上,胆小的汉人在大门外
丢下了弄脏的纸张,和小得可怜的几团便便


彩虹

这是一天之中,我第三次看到彩虹
第一次,是在半夜
低矮茅房的顶上
第二次,彩虹柱的一端正好竖在路的中央
妻子和孩子,兴奋地绕着它转圈
而这次,它架在小桥上方
骑马的人在虹桥下做梦
不知死,不知生,不知能不能颤微微地走上去


在冲古寺

当松鸦从寺前的树梢上消失
落下的花楸树叶顺着流水走远
我的眼睛里飘满了眉毛,我的身体里仍然泼下来
一桶又一桶的颜料
喇叭们心无旁骛地念经,每念一句
我心上的石头就掉下来一块,只是不知道哪一句
到了我的哪一个纪
在尘世里苟活,佛祖不知道
只有这一次,我忽然看到了自己:
我多么迷乱,多么脏,我坏到无可救药


神山

远野里,雪峰尖在太阳映射下熠熠生辉
以蓝天为幕,三座神山
仙乃日、央迈勇和夏诺多吉,正接受群峰与诸神的朝拜
山体为积雪覆盖,愈发地庄严、圣洁
山路如此艰难曲折
而我们在山脚下仰望,一步一步地拜伏向上
整整八个昼夜,千万里的跋涉
只为这一回发愿将它觐见
那已经绕山回来的人,受授加持
因而满面红光,吉祥如意

    201004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