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译华兹华斯诗一首:采坚果 (阅读2268次)



华兹华斯:采坚果

这一天看起来
(我说的是从许多日子挑出来的)
是不会逝去的美好的一天;
我怀着男孩子急切的渴望
离开屋舍的门坎,急忙忙地往前走
肩上挂着一个大袋,
手里拿着采坚果的曲柄棒,迈开腿脚
前往远处的树林,一副古怪的样子
我穿着改制的破旧衣服,因为听了要节省的劝告
来自那节俭太太。
混杂的衣装,足以笑对
荆刺,粗枝,灌木,——实际上
比需要的还破烂!踏着无路巉岩
穿过缠结的蕨类,灌木
一直走,我来到一个幽深僻静的角落
没人来过,没有破树枝
带着枯叶垂在那里,显示被蹂躝的
迹象,但榛树升得
又高又直,悬着诱人的榛果团簇。
未经碰触的景色!我站了一会儿
屏息抑制着心里涨满的
快乐;既然不畏惧对手
我智慧地抑制感官,注视
这盛宴;——在树下,我端坐
花间,并和花朵嬉戏;
一个人经过长久而疲倦的等待
获得意外的,超过一切想象的幸福
也会有这样的心情。
也许,在层层树叶的阴影里
五个季节的紫罗兰会闪现
和消逝,不为人眼所见;
那里奇妙的,被岩石隔断的溪水
不停地嘟囔;我看见闪亮的白沫
在多阴的树下,在我周围,那些暗绿色
苔癣满布起绒的石头,象散开的羊群,
我把脸贴在块石上,听到低语和沙沙的声音,
在喜悦也来凑趣的恬美的
情绪里,我的心满足而快乐
沉溺于毫不相关的事物里
把我的体贴消磨于树桩、石头和
虚无的空气。于是我站起来,
将树干拉向泥土,在喀嚓声
和残忍的破坏里:榛树幽僻的
角落,充满苔藓的阴凉,
变形和败坏,忍受着放弃
它们的安静:除非,我现在
混合此时和过去的感觉,
从被毁坏的阴影里变得
欢欣,比一个国王还富足,
当我看见那静默的树,闯入的天空。——
我有一种痛苦的感觉。
因此,亲爱的姑娘,怀着柔情
在树阴里走,用轻柔的手
碰触——林中有个精灵。

(翻译:陈舸)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