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疆浮雕 (阅读1732次)



新疆浮雕
          
走进新疆,曾经的天空和土地
都比事先低矮,行李上
标签像一只昆虫闭着嘴
此刻,我的心胸比昆虫还狭小
来到这里释放的,是一种压抑

在新疆,果香袭来,一滴蜜汁
可以打开一片湿度,牧草
被清风引领,牛羊在晨曦中相迎
在新疆,心情像音乐一样流动
接近无限,地平线否定自己的边沿

在新疆,我的空寂被装满黄杏
黄杏犹如光点在六月里跳跃
我从大巴扎市场一块小玉的裂缝中
进入阿尔泰山脉,冰雪悬在高处
容纳了我多年对理性的敬仰

对于我,新疆是天上的城市
黄土发红,太阳的核心隐藏在背面
天山和昆仑山拥有着统一的阴影
天池,通过净水打开人群
我遇见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句号

踏上这片土地,我的脚掌和身高
至少缩小三码,速度像魔法中的风轮
一条饥渴的虚线通向纷繁景色
强光中,低沉无处可躲
我的眼睛提亮后,丝绸一样飘扬

在刀郎部落,从沙塔尔琴的静默中
我听到木卡姆音乐的分枝
星光暗淡,是木卡姆忧郁的音符
跳到了天上,它还洗去了我心中的蓝调
个性中,有多少人被博爱征服

一条皮鞭沉默着,让我了解羊群的天堂
就在白云之上!游牧的居所喜欢在内心修筑
天大的屋宇,取之不尽的光线
我正慢慢接近一份世纪遗产,像进入
一只饱满的香梨,正在接近感知的核

我跟随温暖进入戈壁
像蜥蜴一样,体会沙的爱抚
就这样,孤独放弃了
与土地的距离,沙棘的心
跳出身体,离开了那份尖厉

彩裙上发出的维族音响惊动了蓝天
胡杨为否定绝望在戈壁中伫立千年
雕花穿过楼兰,疑问碰落了花瓣
时间成为金色秘笈。当脚趾深陷沙中
也许是深藏的古玉,给了我沙的柔软

在戈壁,胡杨是沙漠的花朵
只标明为激情生死,他们是
自然史中的英雄。在这里,我的个性,
已经小到了接近虚无。我因塔里木河
流淌在沙漠中的幸运彻底失去了优越

在阿克苏,可以随便采摘辽阔
随时邂逅歌舞,随便生死的牛羊
和瓜果,裸露着西域的灵魂
路上,我遇见的荒凉是艺人的琴曲
我的犹豫比不上胡杨的一根残肢

沙漠中,绿洲足以构成了精神
和物质的双重前方,虚拟和真实
以生命需要的形状横陈在蓝天下
绿洲植被稀少,水晶般的每一寸
都献出母性的血液、慈爱和担忧

新疆的浓郁,淡出了我对自然
那份低沉。新疆的色彩,加深了
我了解心中印象派偶像——莫奈
走过新疆,我的赞美超出了对其他的赞美
我仍在地球上生存却像我从地球归来
                    2009年7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