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疼 (阅读1380次)



我死了.
从我出生那刻就死了。
我死于大雪纷飞的早晨。
我记不得死亡的模样,
但我听见了母亲绝望的哭声。
那一天,生命开始轮回.
那一年,瑞雪兆丰年.
那一世,一切都从那一刻开始又结束。

我看透了那些琐碎的往事。
扯烂的嘴脸,喷着伪誓言
还不停地手指天堂的方向。
我早就该离开这个世界。
把我天生的善良
在污浊的风水里一遍遍考验。
没什么怀疑的,
我那颗干净的心怎能允许他们来求证?
我只是留恋母亲的温暖
舍不得丢下她的痛苦
怕她疼。怕她痛。
否则,我早就怒斥那些不检点的行为
当众撕碎沾满污渍情书
丢进漆黑的下水道里
让那些寄生物去践踏。

我不是一个你认为的活体
我一路都在请求
在我未完成的日记里
一定写上我是被自己的肖像吞噬的人
还可以记录一些我被剥夺的单纯
那双忧郁的眼神
来自远古不同血液的肤色
和思念他的那滴泪水

就在那个午夜
我不喜欢午夜
流阳泄尽,暗淡无光
也许怕见证身体弯曲的疼痛
怕枯干的微笑
还怕什么?
我的忧伤莫非是你的秘密?
别靠近我。
我已经缩成一个纸团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对你的呼唤
记录着和你从月光下的野合到婚礼的喧闹
怕你打开我的沉寂和羞涩
怕你心疼我的痛苦
爱人啊,爱人
我是你的种子
是你拾起的忏悔

我不喜欢十月的秋色
白桦树的叶子红得像血
掉在一地
就像一地的血染红了我的路
我逃脱,一路向你奔去
总是追赶不上你
我像婴儿一样撒娇地哭泣
你躲在林荫道上醉生梦死

我和你还有他们不一样
我是在跑步活着
你们在散步
我好像是一匹被你牵住的黑马
想跑,又要回头。
不信,你可以看下我俏皮的模样
只有爱上一个人
眼神里才会有风吹过的水润
嘴角是为你抬起的笑容
只有爱上你
我才显得羞涩,寡言少语。

可是,爱人啊
你没看见我的裸体吗?
没听见旋律里有我的爱情吗?
我正从2月走向你
安静地睡在你的胸前
悄悄地梦见你
梦里为你弹奏古曲
相视交谈

我不再害怕。
我的身体里充满你的力量。
我把兴奋藏在你的体内
揉进你的筋骨
夜里我偷看你的睡姿
那是天堂才有的从容
我的世界里一下子舒展开来
到处充满了童话
壁纸上 烛光里
矫情的花朵也随之怒放

你看看啊,我的爱人
这不是一般的变化
是我阅读了一辈子的书籍才体会的生活
我把不羁的脚步放慢
变得温顺慈祥

可是春天。
春天来了,
你消失了。
你挪走了我的爱情
我躺在冰凉的床上
痛苦地思念。。。。。。
渐渐我平息了
我把佛祖的相片贴在胸前
一遍遍祈祷
伤残的心开始一言半语
痛苦变得神秘

午夜的春天,
那轮相似的月光下
我不再是你的爱情猎物
新娘开始发抖
开始在她的日记里写出幸福,写尽痛苦
我开始厌恶春天,
厌恶吝啬的月光
你照亮了我的寒冷
我那任性的独白
怎能允许你的窥探?
要么给我黑暗。
要么给我真谛。
你的抒情延续我的疼
你最好保持沉默
不用等大雪纷飞,因为我已经死过一次
让我永远保持爱的姿势
在你的陪伴下
结束我的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