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会飞的鲟鱼 (阅读1350次)



◎会飞的鲟鱼

从一个冬日午后的窗口望去
一条地板上跺着脚的鲟鱼... ...

在瑟瑟发抖,将日记撕开
身上失明的星辰,从一整天的黎明
连续跳跃着打击疯癫的钢琴
是怯懦者,暗恋是怯懦者的裤兜

冬天里醒着的鼹鼠在圆睁着眼

一个亲吻惊醒冬眠的鸽子
惊慌的马匹在逃离,祖国只像一张
布满疑惑的地图,一条鲟鱼
在地板上敲自己身体的门

鸽子,从打开的日记里
窜出窗口,每一个绞痛的星辰
从鲟鱼的身上醒来,将黑夜升起

2008


◎幸福生活

从一条冰凉的鱼身上行进
缓慢的,在黎明的腹部
敞开一扇窗,比死亡
更加响亮的光线——进入
一条鳕鱼真实的假想身体中
开花的伤口,像一个
泪水满面的老人
从树叶被秋天
撕去邮票般疼痛中醒来
回忆雪白的旧事
一枝开花的藤蔓伸出窗外
越来越远,像驶过的列车...
突然间,手术台上的灯光
将你惊醒,面对这生活的母亲
你手中的匕首上,一连串
笑的诡异的血迹问你
爸爸,能把所有的糖果,都给我吗?!

2008


◎十七世纪油画

醒来站在镜前,我
在自己模糊的脸上
再一次看到我年轻的父母
牵手,走进浓雾
这个寒冷的冬天
像被劣质泪水侵蚀过
病院迷宫般的长廊尽头
一株紫色的植物涨开的花
像死时惊恐张大的嘴
从这嘴的窗户望去
楼下男孩,正低头拉提琴
对着我,对着无动于衷的
——生活的方向
我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位
看一幅十七世纪的油画上
牙齿一样焦黄的麦田里
我年轻的父母正在雾中
牵手走向我,一间白色的木屋

2008


◎木鸽和木窗还有木人

打开窗户,阅读清早
暖人的景色
等我黄昏时再看
木窗已无故飞走

再放一只木鸽
在窗台上,搬运
飞回的木窗
等我黄昏时再看
木鸽也已飞走

我疑惑的望去
街道上全是散步的木鸽
还有马匹般奔驰的木窗

我站在窗口向外飞去
木鸽和木窗惊奇的说道
——“呦,怎么是个木人?!”

2008


◎木床

清晨,你看到一个家乡般的陌生人
睡在你往日熟悉的床上
四只木床腿同时开出白花
你昨夜系在床腿上的袜子
像绷带紧紧的绑着痴呆的牛腿
你再看那张熟悉的
像自己的脸一样的木床上
一个家乡一样的陌生人依旧未醒
你不去唤醒他,你站在窗前
任由自己的沉默紧锁
像他躺在他人的床上

2008


◎回归

哪里有床哪里就有故乡
哪里有墓哪里就有死亡

让树木忘记闪电的年龄
敲响夜空金色的麦田上金色的琴弦

让今日之后每一个春天都成为秋天
秋天收割丰收,春天收割荒芜

让太阳去任何一个世界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找到床就找到故乡
找到墓就找到死亡

20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