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纪念诗人张枣 (阅读1648次)



纪念诗人张枣


天气与蛋糕,
国家与云朵,
至今依旧变幻。
只有你,和其他诗人们的死讯,
  如此确凿。
取下这本淡蓝色《最高虚构笔记》,
你的名字在封面重现了一次。

昨晚大雪中止。
午夜的造访者失踪了。
“因某些人的离去,世界变得无知。”
雪景无垠。
我阅读你翻译的《徐缓篇》,闻听
这宇宙的节律中谁的心跳,
徐缓之中,我的双肺骤然扩张!

“诗歌是一种健康。”
通过你笔下的汉语,谁在说话?
是另一个你吗?“空间之旅
等于时间之旅……”
但你的肺叶,
为何剧烈痉挛?

我打开厚重窗帘后
这北方大地的雪景。
昨夜,你秘密打开那“血腥的笼子”,
用数十年的烟雾,忧思,
中文,或德语,
用卡夫卡的一把钥匙:

那“孔雀肺”,在无名的压力中
尖叫,咯血,在笼子里扑腾……
我书房粉红色的暖气片,此刻想要拼命呼吸,
但已无法替换你变异的肺叶……

窗外,怀柔方向过来的北风,还在尖叫。
你研习过的德国哲学,
在书架上与王阳明相处一道。
“生活,也是一种死亡的准备。”
窗外北风的吼叫更加凶猛。

在这个不停变异的国家,
(哦,谁说到过家园?)
在十三层楼的厚重帘幕后,
我们依然是那隐秘笼子里的囚徒。
而你,为诗歌焚毁的幽蓝孔雀,
终得浴火而重生,
为我们这些尚且准备去死的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