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0年2月的诗 (阅读1096次)



二月的诗

《清高的世界》

叹息减缓了它的脚步
知音也难以听闻其踪迹
沉默也许是最好的椅子

坐下来,倾听回忆带来的耳鸣?
我只是离开太久
只是没有任何找寻的方向
生活,未来,亲人,朋友都像是一团杂碎

该剩下来的远远不能忽略
纯粹的自我像新婚
打理它简单的逻辑学以及对幸福的幻梦

仿佛站在家乡的小村
站在老松下,寒冬的冷阳映照纠结的内心
一晃就远逝了
我们何曾再相聚呢?
外部世界的纷乱敌不过流逝的坚决

亲爱的,也无法轻易说出再见
这清高的世界,没有一寸祥云轻易掠过我们头顶
哪怕是湛蓝的午后
寂静的夜半

10年2月11日晨5点

《作品》

我说的作品并不用文字表述
也无画面表达
不是灵童转世时的福音之光
也不为语言的伎俩所陷害

假如内外齐和
天地同鸣
在有生之年,双目微闭的瞬间
你看到了光。

最黑暗的历史旋即结束
你摆脱了天上和地下
结束潮流的嘲弄
和不老之颜的挤兑

完满地活着,清醒的时分
你看到了自己,在神送你到人间来时的样子
如果相信神话
相信他是你本身
10、3、5凌晨

《安静》

听到了内外的呼吸
听到了春天的雨

振奋人心的一刻过去
水上的芦苇缓慢地落下

你还要继续漂浮,还要
纠结于虚空之气?

已没有整体的力量使你陷入
那么请吧,请摸着胸膛,抓住角落里的藏匿者

那是安静的逃亡,喧嚣时刻的背叛
所有的沉溺等着倾听那一刻的呼声
10、3、5凌晨


《良宵》

我不能确定的良宵
不是生日那一天
也非十五之夜
不是天上的星星鼾声四起
蟠桃会刚刚结束的时辰

我暂且不能断定
良宵属于时间范畴

驻足静听时
未能回忆到风雷产生的背景
岁月犯下的灾情
未能选择地进入未来的某地
没有任何人打扰

离天亮还很远
青草等待把它叫醒
要你贴近面颊
说一些貌似心声的话

直到一些信号消失
并完全确信,过去的一切
已经过去了
2010、3、2

《衡炎高速路上的公牛》

大巴逶迤在湘东的高速路上
像天使

云阳山愈加近了:
云齐整地向上涌
河水泛着紫气

窗外的秀美风光如此逼人
丘陵、水流和稻田都被泼墨而来

突然被如茵稻田里卧着的水牛吸引
这些畜生,如此怡然地晒着太阳
一动不动,似乎本该如此

它们的主人大方地献出自家耕地
我想全因为它们的自信和磊落,
也因为这么好的春天,如此好的生活,
这么多的路人在观看

2010、3、2

《节日中的移动》

向前移动
便临欢腾的时刻。
我听到咳嗽的人们在移动
聆听钟声的耳朵在移动

清醒的泪水在移动
离散的亲人相聚,激动已无法克制

心里的记挂,最热烈的祈望
都在言说关于欢乐和未来的一切

动词移动动着爬向名词
黑夜移动着向光明去
在向永恒的路上
一些祈辞和悼词一同探出脑袋
一同将该说的话道尽

星星行将变为陨石重新造福大地
碎石转眼铺成大道
请再移动一下吧
我们的心跳可借此拉近
这条路从起点回来,长度已重新标注
10、2、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