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或者桃花,或者木棉 (阅读1736次)



《乌鸦》

清明还未到,雨水提前来了
雨水带来了浑圆的寂静
一个时间的坟场
在窗户开合之间,有乌鸦飞过
那么清静,安祥
仿佛我死去的亲人
在天上
换上了一身庄严的黑衣裳,因为雨水而更加闪亮
他们再也不会害怕夜晚漫长,不会害怕生、老、病、死——
这些在世的苦难
也不会像我一样,在雨水中
有一颗戚戚、惶恐,人间的心。


《或者桃花,或者木棉》

整个下午,几个园丁在捆绑一株树
光秃秃的细苗,可能是桃花,可能是木棉
他们用木条,用草绳,用冬日仅剩的温存
我在靠窗的位置,被室温控制心跳:
为了让它们活得更好,要捆绑!要束缚!

而鸟鸣让草坪起皱,隆起的坡度
让春天顺着球体,滑出一截,鸟雀的一截
不知所踪的一截
我站在室内,无端端焦灼,无端端在“冬天”一词
投下的光和影中,明显,矮了下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