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章鱼 (阅读1317次)







《章鱼》

我不太偏重于揭露的这一种事情。
当我宣称自己强大的时候,我是弱小的。
我喜欢的是一只章鱼。
甚至于一根线条,我只关注于它的纤细而不是去向。




《汨罗是个爱停电的城市》

我母亲花了三百五十块钱
买了个电饭锅
这个电饭锅在天宏超市
本来的价格是四百多块
它有着复杂的包装
一本有着相当厚度的说明书
现在被我母亲点着蜡烛
在看




《你说的是110,对吧?》

卫生纸是怯生生
卑微的。
一直怯生生卑微的。
想不出任何办法。
隐秘的卑微。
是非常私密的卑微。
打开它
简直是个小小的
罪恶。
有罪恶感。




《电业局停电的原因,是年关的时候,会计师想早点下班》

有一辆车
轰鸣的开过去了
一下子就亮了许多
睁不开眼睛
眼睛是
适合黑暗的
这一种
环境
并不是总有一辆车
开动马达的
当很湿的黑暗
落到玻璃
窗子的那端
蜡烛的光振作起来
有一颗
益牙木糖醇
一支软白沙香烟
我知道在睡眠当中
腮部分泌
出来的液体
会聚集在口腔
下边的牙齿背后




2010年2月5日——7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