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风筒野史 (阅读1369次)



风筒野史

夜间酒馆,对人肉身大谈赦免辞,忘乎所以
引来漫长水蛭盘吸萎靡腿茎
血液翻滚,沿着渗漏的毛管向陌生人垂涎。
理不清这一滴丙烯由何生根,气脉相通,
黄与红色溅满九宫格,生出虎牙栩栩一寸
烂尾楼上重建观海阁,文明在脊椎中
迅速推进。昨日,华北华南、华东西南,整个
祖国骤然降温,冰川戳向万里疆野,却
高不过一个暖水瓶。他从电波释放处
寄来一沓厚厚诗稿,气吞山河,吞没
我的耻骨,脑门沁汗,鲜如果汁温软
忐忑中短信忽至,村口古石磨已挤上马鞍
隔夜茶蒙上真菌一层,坚韧不拔,又脱离地心
机翼在旋转中闪躲,激起云雾翻腾
美酒在南,美人在京,美利坚合众国
出口树脂靶心,人生不得已酗醉热吻
岂料越省会议难就戎马身,层层暖衣
裹住姣蛾虫,我冰凉,敌不过你
风筒汲净皂沫,一艘沉船泊向寥落海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