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印象:扬州(组诗) (阅读1416次)



印象:扬州


印象:梅岭

我来迟了
现在是三月。扬州已是
满城烟花

广储门外。梅岭
一夜之间,
春风,已经割去了十万梅花的头颅

甚至连落红,都已碾成
赏花人脚下的春泥
历史干干净净,空气里,再无一丝血腥

十万尸骨隆起梅岭
仅仅供奉一个人的衣冠
十万头颅落地
仅仅抬起一个人的声名

十万胸腔喷出的血,隐入地下
一年一次,仅仅借助梅苞的破裂
喷薄——


印象:扬州月色

这里的月色太毒
天下月色三分,扬州独占其二
只需一盏
便饮之上瘾

这里的月色,有68度,酒精里最浓烈,最黏稠的那种
饮至血管
可让人发烧,让人忘却
千岁之忧

饮至肺腑
可治身世之感
可疗亡国之痛

饮到最后
复回冰凉,而且是
冰凉中最寒冷、最彻底的那种


印象:杯酒人生

如果你得意,就请来扬州
如果你失意,就请来扬州
这是一个做梦的地方,喝酒的地方
作诗的地方

在这里作诗要有适当的避让
一不小心,你就会和张若虚撞个满怀
酒楼上
那个坐在对面喝酒的人,可能正是杜牧
他会告诉你
在这里喝酒,一定要醉,一定要

睡上十年——
白天想不通的事
梦中明白
一生犯迷糊的事
醉中清醒


印象:扬州炒饭

主料:扬州漕运大米半斤
瘦西湖湖水半瓢
配料:扬州弹词、清曲、评话和扬剧
制法:将瘦西湖水,滤去水底的泥沙,但需保留
春秋、汉唐、两宋和明清以来的桨声灯影;
将漕运大米剔除混杂其中的沙粒、小人、
但需保留浸在其中的汗水以及
血腥,
烹熟米饭,然后再视个人口味,适量加入少许月色、盐
野史、弹词、清曲、评话和扬剧
慢火炒制
再以扬州漆碗盛之
食时佐以杜牧诗、姜夔词、板桥画、金农字
则扬州滋味尽出……


印象:水做的城市

一座水做的城市可能有些柔弱
但扬州例外

因为有盐
水做的扬州,有了最浓烈、最粘稠的血液
郑板桥、金农、李方膺……是血液里
最活跃的盐粒

因为有铁,
水做的扬州,有了最硬的骨头
史可法、刘肇基……是骨头里最沉的钙质

曾经,我以为扬州有这些,
足够了。

但不是。无论何时,只要需要,
会有更多的铁和和盐从省略号中挺身而出……


印象:再写盐铁

长江到了这里,开始变得粘稠、含混
因为其中,混合了太多的盐分

侵犯到了这里,遭到了出乎意料的反抗
因为扬州的身体里
有足够的铁

因为有盐,扬州的动脉里从来都是波澜起伏
每一次的涨潮,都在拍击
帝国的命脉
邗沟渠是,古运河也是

因为有铁,扬州的骨骼,在史书的字缝里
不时闪出
金属的锋芒


印象:杜牧

你品尝过不同的江山,但最终只爱上扬州
你爱上众多纯洁的妓女
但只娶回古运河冷夜中的月色

曾经你手持五色丝线
而所谓朝廷,却是一件破烂的霓裳
最终你还是被官僚的高靴
一脚踢进江湖
(而江,就是长江,湖,就是瘦西湖啊)

当你怀抱
落日的酒坛,饯别被江水带走的江山
帝国,少了一位平庸的裁缝
青楼多了一名浪子,妓女多了一名知己

当你
从一场著名的春梦中苏醒
日渐平滑的唐诗,陡然隆起了一座料峭的海拔


印象:再写月色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不知道它第一次来到扬州的上空,是哪一年?
只知道
它来到这里,就不肯走了

它照过吴宫的花草、邗沟的春秋
照过运河里的桨声灯影
照过瘦西湖画舫里
扬州瘦马的欢颜和腹内的酸楚

它照过春风十里
一个失意男人十年漫长的睡眠
照过二十四桥下,年年独自开花的红药

它照过盛世
腰缠万贯骑鹤而行的商贾
它照过废弃的河山和人心的荒凉

扬州十日之后
它照过十万尸骨堆成的人间地狱
——渗到历史骨缝中的寒凉

2009年3月9日-12日草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