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人合一”说星光 (阅读1498次)





“诗人合一”说星光

□本报记者  蒋伟文





  我市青年诗人陈星光的诗集《月光走动》最近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25日,金华青年作家作品首发式暨研讨会在永康举行。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都市快报》图书工作室主任孙昌建说,在经济越发达的地方,人们往往越看重“利”,年轻一代喜欢“实”多而“虚”少。在文学写作上表现为,现实主义的步子走得比较踏实,而虚构性的东西则较少。陈星光多年坚持写诗,难能可贵。

  湖州师范学院教授、著名诗人柯平认为,从诗歌源头说,诗歌是最原始的本能的产物,不讲技巧,现在写诗有较高的要求和标准。陈星光有时候不重技巧,比如把“喝酒”、“打牌”等日常生活细节入诗。这样的诗歌不易写,陈星光却写得自然,但要达到武功中“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还表现出功力不济。“月光走动,像大海慢慢翻身”,“春日读诗,越读越低∕低得安静,爬出一只甲虫∕一个书生让时间短暂晕眩和放松∕一群鸽子飞向天空……”像这样的诗句一下子冒出来,很不错。他近期的作品写得随便一点。

  作家赵健雄认为,陈星光不是去直接处理社会生活,而是在精神上寻找对应、挖掘诗意,他的诗写得精致,有一种梦幻色彩。诗人梁健说,陈星光的诗有三个特点:一是语言简洁;二是有一股蛮力,一些世俗生活、个人情感直接入诗;三是内外皆修,虽然内力还不够大,但预示着有一种可能性。浙江大学副教授、诗歌评论家刘翔说,陈星光的诗产量高,诗集中前面的十多首是精华之作,当然后面也有好的。特别是近三年来,陈星光一字一句地琢磨,如《寂静》、《月光走动》、《与诗友伟文车中偶谈》,写得有镜头感,内敛而开阔。

  陈星光的诗或内敛简洁,或轻柔灵动,或朴实厚重,但总地看来似乎整体创作不平稳。市政协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章锦水认为,这就是陈星光还难以形成自己风格的原因,也许多样化也是一种风格?青年诗人泉子说,《盘龙谷》结构完整,写得放松,相比之下,《大梦》前面部分放松,收尾时却有些紧张,这首诗反而变“小”了。刘翔认为,陈星光把世俗的东西入诗,虽然感觉真实,但处理不好就显得不太协调。台湾青年女诗人墓鱼说,陈星光对诗歌、对生活,都保持着内心的纯净,也觉得他的状态比较单薄,稳定性不足,有的诗写得很优美,却败在末尾。

  刘翔曾把陈星光比作当代的贾岛,看起来其实挺像的,也挺好的。他在生活中是世俗的人,同时又是一个“清澈”的人。诗人沈方说,陈星光的诗歌朴实,其实有深刻的含义在里面,这并非仅仅指诗风格而言,更重要的是诗人的本性使然。诗人能够保持纯朴的个性,确实很不容易。他的诗歌写得比较笨拙,有传统的体认,也有现代技巧的运用,但把握得时准时不准。从个人的阅读感受看,有的诗写得特棒,有的不够好。写诗如练武,内力即境界。

  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程思、作家应逸、青年诗人许中华说陈星光率直、率真、率性,称誉他为“纯情诗人”。柯平说,按古代“诗如其人”的标准来评判当代诗人有时候非常难,但这个标准对陈星光仍然适用。我们从陈星光的诗歌中知道他这个人,现实生活中的陈星光就是这个人,即“诗人合一”。陈星光常常上网和诗歌网友交流,有人赞扬几句,他就跟贴表示谢意;读到朋友的诗,他也来提贴,说出自己的看法。陈星光直率、善意、谦虚,这是一种本色文人的态度,值得学习,和他交流、交友没有约束,完全可以放松。沈方完全同意陈星光“诗人合一”的说法,因为他把自己与诗歌结合在一起了。

  著名诗人梁晓明说,对陈星光诗歌的看法,和对他本人的看法是一致的。他理个平头,一根根头发像竖起来的钢针。每次看到陈星光,都是这个形象。他硬朗的外貌,掩饰不住柔弱的内心。青年诗人、《诗选刊》下半月刊执行主编周公度说,陈星光把一些诗人朋友写进自己的诗里,读诗就知道他是一个很重情谊的人。青年诗人张典说,陈星光温和、友善、内秀,他的诗歌简单而美好,“诗人合一”,其实是诗人内心与外部世界的一种呼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