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加法和减法 (阅读1124次)



  人到中年,似乎一切渐渐明朗,是到了做好人生加减法的时候了。
  我一直是入世的。从农村寒门的低处出发,寒窗苦读,17岁考上金华财校,顺利跳出农门,19岁成为一名财税公务员,22岁非常意外地被选为财税局团委书记,两年后又担任局长秘书,似乎尘世功名的前景铺满了向上的阳光。然而,然后,几经拚搏,终于还是失败了。命运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还是要回到一介书生的本真……
  是诗歌,一次次把我拯救,为我提供心灵最后的庇护所。一次现实的失败,就是一次诗歌境界的提升。尘世的残酷,化做了诗歌中坚韧的部分。人生的减法,恰恰成就了诗歌中的加法。
  何不放弃那些虚荣的追求,做好自己想做并能做好的?违背心灵的逢迎,非我所愿,非我所长,何苦来哉?!
  现在,我已不敢轻言相信。而这,也只能是自己的血泪所唤醒。
  学会放下,重回真实。这也许是真正进入诗歌殿堂的第一步。那么,开始吧。
  我承认,我并不是才情丰茂的诗人。我的诗,只是一个卑微者在尘世中睁大的一双小眼睛,是沉郁的自言自语,是物欲横流中的自省,是放弃,是不甘,是一滴血,一颗泪,逍遥与拯救……
  写诗不是目的,只是生命的过程。人生的树上结着一些诗歌的果实,是偶然也是必然。问题是如何让自己的果实漂亮优质,更能慰藉自己并满足别人的视觉和食欲?在技艺和境界的不断提升中仍然反复困扰着我,突围也在螺旋式的过程中。
  我孤独,但孤独得还不够;我寂寞,但寂寞得还不深……
  人到中年,才能进入有效的阅读。历过沧桑,可以听懂先贤们的一些话了。不再唯美,听出语言背后的声音。也许,我现在可以勉强充当李白、苏东坡、王维、陶潜的一个愚笨的学生,可以向米沃什、勃莱、博尔赫斯、卡瓦菲斯致以遥远又亲近的赞美……
  “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所悟,便欣然忘食。”此书,不仅是纸质之书籍,更是人生之大书。
  一切不向命运低头的努力,最终归结在命运之中。何为失败?何为胜利?远没有结束,远没有答案。你所失去的,并未真正失去,那无限的援军,正在到达……
  真正意义的人生,从自我省察的中年开始。如此,我的诗写和追寻,还有理由。时间并不开口说话,但它终将善待一个真诚、良善、专注的人。
2009/9/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