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蚂蚁的翅膀(2008诗作21首) (阅读1647次)



盘龙谷

关于盘龙谷,我能说些什么?
我曾五六次深入谷中,相携不同的人,
又有多少不同的意义?
我从不认为人是山谷的主人。
这里的主人不说人话,默默守望日落月升,
对异族的入侵战战兢兢。
而我每次只在这里盘桓一个上午或一个下午,
并不知晓夜晚的秘密。
或许只有夜晚才能恢复这里的秩序:
众多不知名的鸟、蟋蟀、蚂蚁、走兽,
纷纷走出家门,促膝谈心,或开生日派对。
漫山遍野的绿轻轻颃首。
鱼儿们在湖里养性修身。

日子雨水般落在这片山谷。
白雪偶尔光临,披上圣洁的嫁衣。
独钓这片山光水色,阳光淡淡
风雨微微。喧哗的内心
渐渐平静。
与人相爱,远不及与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鸟一兽谈心。
它们从不欺骗你,更不做两面三刀的事情。

谷中长出一朵朵住人的蘑菇。
我可在此潜心读书。
不能经世救国,只为安妥疲惫心灵。
红袖没有,红泥小火炉自带,
大师们能否赏光,琅琅书声
和着清脆鸟鸣?
这也只是一介书生一厢情愿罢了,
多少达官贵人,依红偎翠,只为一夜销魂?
山谷的回声仿佛农耕的呻吟,
太快的脚步只在这里歇息一会。
2008/1


南北湖觅津渡诗踪

也只是寻常湿地,在海边静若处女。
我的到来,并无鸟鸣惊起。

波光未醒,杨柳弄姿,桃花飞过遍地野丫头。
每一寸皮肤,都是湖海的清新。

湖边山道站过无数贵人百姓,
如今野渡无人。
风一阵阵吹,木鱼声声。

津渡邀我喝老酒,就着松涛和市声。
聊起诗人诗事,终是恍然一梦。
且频频举杯,一浇块垒。

湖边遥念古人骑驴访友。
红泥火炉,山水美人。
哪象如今,车轮滚滚却不知所终。

住了一夜,我就匆匆到上海,
那里有淘金的友人。
回头再读《澉浦记事》《山居十八章》,
仙风道骨,已在其中。
2008/3/20


清明小假杭州游记

杭州是旧的,因为已多次抵达。
西湖燃烧不了我中年的眼。
白堤漫步,碧波泛舟,妻和女儿
像两串银铃。我也似乎应该快乐,
成为她们的音符,永不停歇。

为什么仍恍惚七年前的美?
两辆单车,飘过苏堤白堤,月亮
像一只白猫,紧紧跟着,迷幻的夏天!
如今她是别人的妻,而我依然心痛,至今
荒芜着。

相思流驶,春梦有痕,日复一日,
不能逃脱的生活。
拨通诗友号码,又一次次
按下。他们有他们的生活。
而我此行的使命,就是让亲人快乐。

我也只能想象快乐起来吧。
冒着大雨,穿过半个杭州,
赶赴柯平剑冰的约。
龙井新摘,烟雾像一首刚刚完成的诗作,酒微温着,
今夜,我是一曲欲说还休的歌!
2008/4/7


深夜改诗,未竟

天亮了。

仍然无处抵达。
2008/4/9


再也无法享受一个人的孤独时光

我终于独自搏斗,这黑黑猛兽
2008/4/14


孤独看起来很轻

我的孤独看起来很轻
只是一汪浅浅的池塘
上面的雪
也是薄薄的

个人的孤独远远不够
是否融入了人民?
真实的孤独还是不够
黑色的美,要催人警醒

千年后能否听见它的回声?
到处都是孤单的人
2008/4/17


金水湾独坐偶成

让我再坐一会,让我
与现实,再拉开一点距离

这花,这草,这树,这溪水
多想像你们一样,无忧无虑,也没有孤独
2008/4/25


他单调太久

他单调太久,又梦见
以前的女友,依然楚楚动容。
他给她打电话,一阵温柔的沉默:
当初,是你先放的手。
即使牵了手,你还是会寂寞。

他迷惑酒吧歌女清凉诱人的青春。
并不是他能消受。
他只是寂寞太久,
给她写了一首诗,她似懂非懂,
转身匆匆离去。

他约前女友一一单独喝酒,
倾诉分手后的冷暖人生。
有房有车有爱人,看上去完美,
却说自己得了抑郁症。
临别或有拥抱,旋即回到牢笼。

偶与诗友一起品茗,清风明月,
天马行空。最终说起理财投资,
让他惭愧,除了工资一文不名。
逃回自己的诗,依然没有神来之笔,
若醒若梦到天明。
2008/4/23


绿色椅子

一男一女
热爱彼此身体。

把世界的白眼
关在门外。

无处可逃,
还有你在。
2008/6/3
——注:《绿色椅子》为韩国电影。


与公度、见忘游刘基故里遥念先生

一个上午就轻易走完先生的一生。
一抔黄土,一山青草是你最后的淡定、从容。
“通天地人”“王佐”,我和公度,以不同的向往
与你靠近,见忘帮我们按下了快门。

汽车在山中蜿蜒,犹如绿色画卷中的蝴蝶。
水在高处聚集,就像你帮朱元璋打下了江山。
你和水都想走得平稳,悬崖却到了眼前。
大雨如哭泣,我们走完百丈飞瀑,仿佛是你。

山并不高,只有六百三十八米,犹如你的一米七。
层峦叠嶂,一峰如劈,像极了你的运筹帷幄,梗直风骨。
你说自己当不了宰相,想要隐匿,却再也由不得你。
你的匆匆陨落,就像我的数码相机,在雨中再无法开启。

世事如梦啊,何如恋这百丈飞瀑,幽深峡谷。
夜来听涛,风雨茅庐,三五好友,红颜知己,书画琴棋,
就一定比不过呼风唤雨,纵横江湖,封候拜相,名兮利兮?
我且归去,把吴钩看了,再来与你,切磋人生这盘棋。
2008/7/31凌晨


在冬天馈赠礼品的人

有时突然不自信,
不敢在诗集扉页写下:
某某雅教,星光,08年8月,
再盖上鲜红的章印。

自以为是礼物,在别人眼里
也许不值一文。
不想让我的月光
踏上漫无所踪。

孤独在人群中。
听七岁的丫丫
支离破碎地读
《月光走动》。

为什么要到达他人?
自己得到温暖和感动已足够。
你写得并不出色,
不必“在冬天坚持馈赠礼品”。

七月流火。
春天已过。
你该专注现实的脚步,
不要在虚无中越落越远。
2008/8/21


无法收获的秋天

午后照例有大雨。
倚在窗台,痴痴出神,
想要拽着雨线爬上去。

激情却是谢顶的头颅,
惭愧的稀疏。
年轻的,工作的,哪怕是情人的。

暧昧的未来,飘浮的心。
沉默越来越深,粗砺
而坚硬。无法去敲开一扇扇世俗。

开车兜了一圈,还是无处可去。
在一百平米里流浪。梦越来越挤
如水洼里的鱼。

活着,旧衣服一样顺手。
撒娇和爱,却已难为情。
此刻,丫丫和妻,正为我拔掉白发一根根。
2008/9


鸽子

以前放飞的鸽子
有的飞了回来
衔着橄榄
有的,只是一片羽毛
还有一些再也没有回来

而我仍在风和日丽
沐浴更衣
把鸽子放飞
这些鸽子,毫无疑问
有勇敢的心
和矫健的翼

我喜欢鸽子的洁白
和优雅的鸣叫
仿佛
整个世界的灰色和污染
都已在胸腔消弭
2008/9/18



蚂蚁的翅膀

五点钟的早晨神秘而渐渐清晰。
久违了,世界的淡雅、寂静,
我张开翅膀,像一架轻型飞机。

在人世穿行,早已学会平静。
活着就是呼吸
如影随行的命运。

接待一位上访者。他把涉税举报
当做他的武器。武器啊武器
看上去是人民的,到底是权力的。

母亲来电,八只母鸡大白天被人偷了。
她含辛茹苦的六万块不幸泥牛入海。
除了陪她悲痛和愤怒,我又如何给予。

父亲每天到工地贱卖他六十五岁的体力。
奶奶八十五岁的日子伴一根拐杖的黄昏。
丫丫和妻,看我写下这首无能为力的诗。
2008/9/19



方山柿

友人来信,方山的柿树
挂满了黄灯笼。
人世喧喧,何妨来偷
半日浮生?

一行数人,像群放假回家的孩子。
柿子颔首微微,如芝,如兰,
如美女妙龄。
阳光像一匹匹黄金的丝绸,
闪耀在秋日的田野、山头。

树上或坐或站,一只只穿衣裳的猴。
左手和右手、一片山野和另一片
山野之间
蔓延
黄黄的、甜甜的
合不拢嘴的笑容。

山村的喜庆锣鼓,敲起来了,
还有菊花和明月。

一批归去,一批又来。
方山的路上,流动着
数也数不清的
迎娶新嫁娘的红轿子。
2008/10/23


成人礼

必须每天保持必要的清醒。
不能舍弃的血肉之躯。
命运的琴弦。平庸的责任。
为何时常陷入虚无?
官方的谎言。
可有可无的拥抱。
窗外痴驰的汽车,纷乱无序。
它们驶向何方?
熏衣草的一个吻?
玫瑰的一根刺?
最终一块坟茔。
一本书。一段音乐。
一阵呆。一滴泪。
一个单恋者的所谓爱情。
还没有得到。还没有失去。
还有梦想,在三十六岁坚硬的额际。
对不起,我又想到了你。
一阵颤抖,如烧焦的土。
夏日的蝉,竟不敢叫出声。
萤虫之光,甚至照不亮自己。
2008/10/31


桃花源记

最初是陶渊明,
后来是电视画面,
放大着张家界
梦的桃花源。

冬雨从夜晚下到了白天。
雾淞和寒意遮掩着惊叹。
睁大眼,只为求证自己
还能发现什么?
人到中年,旅行,从来就是一次逃逸,
尽管最终逃不开凡庸的生活。

天地造化,各生奇景。
卑微的人子啊,只是匆匆过客。
沿着金鞭溪漫行,我只想
就着阳光和流水,把游鱼抚摸。
山外的时光,早已厌倦。
2008/11/10


孤单的人

碰到一个人,紧握着手,迭声问好
却再也搜索不出他的姓名
给一个人打电话,热烈地自报家门
只有几句冷冰冰温吞吞
放下电话,怅然若失
从来就是孤单的人
孤单到,想爱,都不能
2008/11


荒凉

大清早坐着,孤寂像一条蛇
在胸腔嘶嘶游走。
它的火焰即将熄灭。
再没有什么新奇了,
触目所见,无奈而荒凉。

一些事懒得去做。
做与不做又有多少区别?
当谎言畅通无阻已成惯例,
宁愿患上失语症,
并不昭示自己的纯洁。

甚至看不到未来。
行走即复制,通往光明的路途
已被阻塞。一些人苦苦挣扎,
另一些人,还在进行无心无肺的狂欢。

我也无法深入事物的内部。
写下一首首无法开出花来的诗,
又有什么意义?登上一个山峰
一颗心依然荒草凄凄冰雪覆盖。
2008/11


冬日之诗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美已关机。
寒潮放荡着它的长腿
胡乱踢打窗外的树,呜咽,萧疏。

我发霉的白色,远山一样落寞。
快乐是那么少,稀薄的爱情又白了几根须。
计划中的远行,也变得了无情趣。

依靠什么度过日益浓重的冬天。
新奇和梦想一天天远离。
还有一半的日子,还有一天天无处可去。

倒不如白茫茫一片大雪,笼罩江南苍苍的古朴。
对酒当歌。红泥火炉。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白狐翩翩,犹在灯火阑珊处?
2008/12/5


秋日

漫步在秋日山野,这是我俩
偷得的浮生。
农人把一年的收获搬入了家中,
田野开阔淡远,一行大雁往南飞。

眨眼过了十年,你说我也没什么改变。
一颗心的沧海桑田,向谁诉说?
依然不变的,你旷世的美,
温柔背后,也有难言的沉默。

抱着你依然想你,我已虚度了
最好的青春。在这无人的山上
我要背你一程,仿佛背着
遗憾的人生。

你嫩滑的舌尖,像一尾胆怯的鱼儿
匆匆躲入草丛。应和着
群山的寂静,无言。
不想归去,一身绳索,却无力逃脱。
2008/1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