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致画布中的L (阅读1155次)



致画布中的L

红番区内酒馆灯暗,寒霜覆盖
墙外白枝,灰松鼠抱紧头盖骨
音乐盘旋于两个人时而疏离的
想象间。有一刻,我几乎一条
腿倏然倒立,渴望接近你头顶
赤色花环。却醉了,落寞酒馆
有沉重往事,如我斜瞄你松软
长发时,我的孤胆正紧绷在弦
像疲惫的催眠术中一粒漂泊盐


克制住内衣松紧,但克制不住
在沉默中依然坚挺的黑活性炭
若在北方,这些都早已被点燃
异国地震,警察传来颤抖音讯
球星负伤。他在音乐与影像中
朗诵诗歌,朗诵爱与国与孤苦
念到楚国时,我转而一想,在
通宵影院中你正戴着墨镜观赏
时尚电影,我们岂已与世隔绝


一秒钟昏天暗地,另一秒艰苦
卓绝。整晚,我们遇见的都是
狼骨羊蹄、滚烫的烧酒与美之
化身。酒精炉燃烧裸露身体,
毛笔墙上涂画,玻璃房中别有
洞天,枝桠间摇晃着上世纪的
头巾。我突然紧抱住你,以此
贴近、贴切、贴成体无完肤,
也就罢了,但疑云笼罩住室外


阳光普照,射穿深绿色的地王
公共巴士叫嚣着追赶末日来临
的恐惧。那日,水红大衣装点
透明玻璃,新式咖啡剔除泡沫
沙发在温室中自然塌陷,陷入
无以丈量的沉重肉身。看我的
头顶被灌溉以铅,沙漏在凝固
的时间中脱开瘦弱瓶颈,此去
数日,仿如敌机授命贴地飞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