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幻中事(6个) (阅读1388次)



        ●幻中事
 
那亮瓦是唯一的,留下45度光柱
我爬上去,随小花蛇一样的溪沟
再爬上山。山巅上光线密集
似有无数钢钉在飞。不透风的敲击声
灌溉了一切不曾裸露的事物
今生就那么一回
觉得这浮世之美
 
 
 
◆去  蔽
 
顶一头白霜
念头尘渣一样不停的掉
妆奁盒、铜镜和香花
越来越淡
越来越模糊
 
这仿佛是对一个现象的精确
平视前方,我说我迷路了。腾出身心的大部分
 
诸多瞬时弹出的暗物质
等同于反光的游戏
一低头,就充满转折和惊喜
 
 
 
●详情已略
 
窗户无力,就得仰仗幻觉
这无需分享,他已宛如静物。
入秋以来的黄昏详情已略
只有海岛比想像的更像海岛:
一直是这样
夕照透过高矮不一的树
秋风里,它们的绿色也不一致
仿佛一根根明亮的花蛇
透过那些斑驳、暗影
一会纠缠,一会解缚。
风总是越吹越冷。海水漫漫退去
天黑前渔家一直在那儿忙碌
白色的泡沫就在他眼前
不停聚拢又散去
仿佛他对命运安之若素
我完全看不清他的神色
最后一个被观察者就此产生。
 
 
 
●线装的春夜,草木深
 
“在路上,我只使用自己和你”
这几行字,就你能够懂
 
星光莅临,年华已然老去
饭粒和残酒还在桌上
那些夜晚,风
追赶着另一些风
山河依旧沿着繁花奔向幻觉
“而你应该只在原处?”
 
唯有顽石越跑越近
“诸多的存在物,皆从指缝间溜走?”
我不停地翻书,我只有书
 
没法停下来了
什么都没法停下来
 
昼夜变得毫无二致
我卡在荒芜处,溶解着内心的盲点和误区
几乎什么也不再贪恋
 
你提取露水来看我时,草籽泛蓝
我是如此的幸运和感恩
只是我无言以对
露出精瘦的脚踝。它像另一种的标识
断裂,溶化,连成模糊的光
 
言语道断。就在天地的最深处
如千丝万缕的拂荡
如这大道的无边
如这几行绿色的字,如羊群撒身扭动
快乐如涧水流下。这悲悯,这份生命的尊严
竟然无人懂得
你那么的大,不可思议
我在你之中,放下更小的我
 
 
 
●风马牛
 
七点钟,这里最先有夕阳
这多么的实在
野蒺藜般的方言
让我无法想象来生
 
这些尘埃仍旧寡言
或发音不够普通不够标准
伴随许多不规则的动词
全都停不下来
 
“你好,行人。你真的好吗?”
七点钟我到是很好
我的好,的确就在七点钟
 
我真是好得没打算过古典或理想
我是从你们的现实主义
踱步至此。自此
 
我与你们,与你们相遇过的任何事物
彼此张着大眼睛
一路无效的撞击。不为人知
 
谁的“夕阳无限好”?
方向和路途
可是一种重复的幻觉?
温顺的尘埃
再次拂过我的额,引出些沉默
 
只有沉默是无罪的,它们还会遇到
更多的行人或尘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