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隐身术 (阅读1105次)



隐身术

这一次浓妆冲碎皮囊,眼睫毛击穿
皇家礼炮,富人们口袋勒紧,无效的隐身术
使我控制住手中的茧,贪杯不等于贪婪
我不再苟于习惯,厌倦盘腿而坐、叼着烟卷
伪装成深思熟虑的大夫,兰花指扶住镜框
瑟缩的眼神却糟透了,田埂上鸡翅扑向餐桌
假象难以复制,没有炭笔,我不是画家

儿童口中呼出的气是孩子气
我们都有右手,不用来宣誓,而用它蒙蔽、修辞和
乔装,她天生的好瞳孔是黑色子弹。晚间高烧
成为佐证,玻璃体温绷直着呆板水银
谈话令咽喉发肿,胃溃疡,羊汤不能换来滚血
一说到包扎,我们都感到了下巴的下垂

应当以羞耻来袒露大厦倾长的脖子,钢筋弯于
灰色墙内。新年,曙光乍现,适合裸奔
我真想登上宇宙飞船,把光阴扔掉,口罩扔掉
把粉碎的扩音器残渣扔掉,堕落的电器插口扔掉
负离子是什么,使发质变硬?疫苗是什么,
使信仰黯沉?宇宙飞船是什么?颠簸又是什么?

灰凸凸的瓦楞缝成盒子,松垮发条拧烂时间
我故意坐着,放手,松弛的赘肉在摩擦中
体验丢失。你给我打气,被我视为自暴自弃
别不以为然,疢毒攻心,内衣脱落
不断否决着一粒鱼饵,面对面团发酵
令我对鸵鸟丧失了耐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