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唯有深夜 (阅读1351次)



唯有深夜

车途颠簸,不亚于
弹簧从三分之一处生锈、撕裂,除非
确凿的钉子扎进胎眼,喘气比换气艰难
清早时,乌龟从浅水中探头张望,龟尾
压住金鱼的病翼。

电话中猜辨跌落的身体
仰躺于冰床上的卧姿
但肋骨已断,舌苔发青,钢管的白漆展开裂纹
松软木桨一无是处,感到塌陷来临
每到深夜,是的,唯有深夜

浑浊才备现光明,左手在疼痛中打滑
割开世界纤维,我失去你?皮脂上的
螨虫也在怀疑。过翻新公路,爬坡,缴费
透过天窗望野外,下次
步行,会抖落尘灰与套索的疲惫

而渺小的,正是愿望被瞄准的,甘心被走漏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