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阅读2331次)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大卫
  有一个人,姑且叫张三吧,在京奋斗多年,终于买了套房,特高兴,收房那天,就给老家朋友打电话,想让朋友分享一下喜悦--甚至一丝炫耀--掏出手机正要拨号,哗啦一声,仿佛小河打出的一朵浪花,一条短信飞奔而至,赫然在目的是这样几个字:“河北移动欢迎您。”哦,张三拍了拍有些发烧的脑门,原来这是河北的燕郊。这是和《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先生出差时,他讲的一个段子,意思是说,一个在京工作的外省青年,拚了吃奶的力气,搞了个小巢,但居京不易,只能筑在河北的燕郊。这个段子应该有两个意思,一是北京房价太贵;二是不管你在哪儿,移动公司都随时可以问候你。后一句话还可以理解成,除了你自己之外,另一个知道你行踪的,就是移动公司。
  我们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手机在这方面功不可没。平时,可以原谅一个人不结婚,却不能原谅一个人没有手机。甚至设想过,上帝也有手机,平时,你每祷告一次,就是给上帝他老人家发了一条短消息。如此说来,《圣经》就是一本《短信大全》。看到那些在空中飞过的鸟儿,我就感觉那是上帝发给人间的一条条短信,比如乌鸦是报忧的,喜鹊是报喜的,而那些蚊子、蚂蚱之类的,不外乎是些垃圾短信,且是群发,至于是不是上帝发的,My GOD,我也不知。
  手机也是时代的晴雨表,从用上手机那一天起,就没少被时代关注,我说的时代,不是大而化之的那种,是可以细化的,比如,2003年前后,我老是被卖房子的电话和短信关心,这说明那个时候,房子找你。这些年不同了,03年到08年,我看了好几个楼盘,留下手机号,大多杳无音信,这说明人家房子卖得火。现在,手机经常接到各类短信,大多是开发票的,银行转帐的,替人报仇,讨债的,还有提供私家侦探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当然,接到的电话也层出不穷,比如,有一次在公交车上,就接到某某休闲会所的女子打来的电话,那声音实在妖冶之至,问我什么时候再去?我说你是哪里,她在那边发嗲,说是南二环某某洗浴中心,真是贵人多忘事,老板你要常回来看看哦……看来我的手机号,像长江流域的水土一样,流失严重。或者说,某某朋友去了某某会所故意丢了一张我的名片,遂想起一个好心人曾经的提醒,去洗浴中心,别忘了带上别人的名片。自那以后,我再也不发名片。
  手机如果没有号,只能叫裸机,有了号,才叫真正意义上的手机,给一部手机找个号,其难度不亚于找一个称心的女友。换句话说就是,给手机找号的过程,其实就是给它找个伴侣的过程,合适了就谈婚论嫁,当然,那号如果靓,你支付的彩礼就会很高。一部手机与一个号码谈恋爱,有的一见钟情,有的始乱终弃。我最看不上那种动不动就换号的人,特不严谨,随便选个号,用着用着就扔了,当然,换号的原因分多种,有的是这山看那山高,有的是被逼无奈,比如,我有一个诗友,女的,很得男人喜欢,经常接到电话,有时是午夜,有时不是午夜,她对付的办法就是经常换号,以为这样就避免了骚扰,其实这是想当然尔,甚至可以说,是最不明智的逃避,比驼鸟还驼鸟,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老是换号,就等于变相给移动公司送银子,我甚至怀疑移动公司会雇佣一些人专门干这类骚扰之事,好把号哗啦哗啦地卖掉,当然这是开个玩笑,移动公司是国企,还不至于这么下三滥。
  这些年来,我的号一直没换,手机到换了几个,这不能怪我,本来我那手机与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是那手机就不争气,不是这儿破就是那烂,要不排线伤风,要不按键感冒,我那号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种折磨,她也只得一次次地休夫。想想我那号也真不容易,这么多年来,在移动公司信号不好或者手机生病的情况下,咬牙挺过诸多难关,可敬可叹。这么多年来,之所以一直不换号,怕也是另一种意义的表彰,我真想给她立个贞节牌坊--倘若移动公司赞助的话。
  从最初的黑白屏,到现在的彩屏,手机越来越好看了,功能也细分了,从男女通用,到男女分类,甚至有了大字版的老人专用手机。在下的手机也是越来越更上层楼,拍照,录音,看邮件,上网冲浪,一应俱全,手机不管怎么花哨,但用得最多的功能,无非就是接打电话,发发短信什么的,功能越多,越费电,这跟越漂亮的女人有一比,越漂亮,越会花钱。
  此刻,在我书桌上,就坐着一部新买的手机。有了他,我随时可以主叫或被叫。它安静得像一匹猫,愈加显示了世界的浮躁。或许,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面前,我也是一部手机,随时等待生活那只大手的拨打。而我身边的那些人,怕也是各式各样的手机吧,比如那些心直口快的,就是直板;肚里有弯弯绕的,就是滑盖的;而那些低调的,就是翻盖(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面板隐藏起来)。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一部手机,年轻时,24小时开机;年老时,定时开关机;倘若有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哪怕上帝拨打,怕也只能听到这样一句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