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0年的作品 (阅读1865次)



◆2009年平安夜赠某

每一次气象台发布降温的消息
我都不愿意相信
就像我不能越过一段横亘的铁轨
想象你

想象风先你而到达了
平安夜,我为普天之下的离群者们
祈祷来的一滴水,从大厅的中央
洒下来。隔着肉身,穿透亦让我战栗

当我们低头,默诵
仿佛已获三百日大赦。我有祷念如骤雨
给亲人,给我的西南

圣体举扬后我们互祝平安
劳作了四季的人,徘徊的、放逐的灵魂
在大门口交叉了背影
又孤身离去。我只带回滂沱中的一滴
它在万物未生之前已生
在今夜之后愈加绸缪


◆1月8日记:  他

我希望
背着书包奔跑在大路上的三个孩子
都是我的

我给了他们一样的浓发
一样的童声
但是不一样的抚摸
他因此知道了孤独

当他还在我光滑的腹地
这瓷人儿
我把他摔得比另两个要重些

我把釉彩给了他们
只给他泥胎。他得勾画好他自己
并一次次地为自己施釉、加温
至1300摄氏度以上

我愿日日为他守候、衰老
为那出炉的一刻
耗尽我毕生的等待



在什刹海后海(外二首)

◆二月十二日后海看鸟

深秋来不及迁移的鸟儿
在二月冰封的湖面
叼啄着什么  发呆的是岸边人

恍惚中  便是一个人的后海了
一年四季
只有此时与湖面贴得最近

垂柳细数着旧事
永远是心无纤尘和门扉悄掩

我端坐在这里,像一朵贸然上岸的浪花
现在只等你蒙上我的眼
牵我回深处



  ◆在什刹海后海

后海有路,路从银汉来
行人却被几声鸟鸣
甩到了船尾

总有一条水路引你
到银锭桥
落单的夜鹭是有福的,搭乘上了唐代
驶出的花艇。画舫、笙歌
之后是浆声与永宁的流水

船歌悠长,昼夜不绝。昨夜的欢娱
远了,北京城最有情调的地方
今夜只余下更声
我欲寻梦而去

怕我沉睡,冰面上响起浆果碾碎的声音。


  ◆地安门

我拐进一个胡同
期待遇到那个老妇人
阻止我  北京城有那么多的城门和墙

猫盘坐,树身不动,羞辱着远去的云朵。
离人的心
是在他乡老去了。这位“安”姓的妇人
她是我隔寨的同宗
随遇,性痴
亦不懂水碾日夜的叹息

我穿过墙去
旁若无人。掩紧的门扉内
树荫浓密,风吹微漾.泰山石镇住欲晃的庭院
一步一春情





◆ 剩  山
------观《富春山居图》

1

有雪的山顶
火势来得异常凶猛,但并非
不可揣测,箬笠翁倦了
秋天的最后一批树叶
他要交付给火苗来迎送

灭顶的潮水涌上来
富春江踏浪的节拍
乱了,一切不过是背临的山水
它还需要什么样的安慰呢?

2

秋日徐徐,而众生迷醉的
那浮云远岫、一丘一壑
皆为幻景

一个难于攀上白云的人
他向世界借一些青烟
他要带走那琴韵,让它在松风中泠泠
他带走河流,让它们只奔腾在他地宫的河道里
让美隐于富春江,并从此缄口不言……

直到世界重新获救
谁对富春江喊出:美啊,请你停留!
成就那圆满的
最后的火焰,就要从大地的胸膛喷发

3

无法割舍一份爱,像割舍深秋的
苍茫无垠那样
风烟净处,那曾经叠翠的峰峦,沙汀村舍
是欲与火的洗礼中
唯一抵达完美境界的物象

火祭之后
它的美无人能再掠夺了:
浑融,超逸------像这秋天的耳语
如果你停桡静观
那河山依旧完整,令人错愕
而哀告者,他终究无法诠释那孪生:
美与劫难,毁灭与重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