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年的作品 (阅读1791次)



◆ 出入之间

有许多年,我把隔着窗玻璃看见的飘雨
命名为世界
我渴望走出,回到五夫镇
去爱八百年前他种下的樟树,传说中
迷走他心魂的狐狸洞、九曲溪,
说一声:嗬,老家伙,你也入过世了!
我想他也曾害怕迷失,又或许我错了。
在我的踌躇间,玻璃禁不住耐心的拍打,碎了。
总是风,无来由的风。
晦翁对此从不诅咒,他只抚摸那些石头
让它们仰望苍穹,耐心等待
变为星星

这静穆、卑微之念
这无可辩的默契

注:“悠然万古山,默契无可辩” (王阳明)


                西安行

◆大雁塔

这是第二次去看它了
唤它出来,他们想尽了办法
招手的白云,喷泉、音乐
爱到发烫的相机
在它对面站得太久,我想我要长出脚了。
我想总有一天,它会腾地一声
飞出墙来

让那堵锁住它的墙
继续发呆
这时高耸的华山
从东面投过来真实的影子
而你不在这里或那里

◆华  山

我知道我再也
登不上它,也找不到那对锁了。
约好我们一起去寻找。但你得
在沙滩上先蹲下来,捡起一根细枝
把它准确的位置画给我看:
这是东峰,这是南峰
此时光线还好,此时你和我
都还辨认得清
石阶上驼队一样西行的蚂蚁

◆七  夕

这么快就立秋了吗
我坚信我这样硕大的花岗岩体
足够坚实,周身没有破绽。
而你倾倒过来一些水滴
仿佛要让我也湿漉漉地,夹在风里
秋风,它究竟想为我注入什么
或者它一定已经断定
什么是我所缺

◆七月半,哀君子

这两天楼下的烟味
有些呛喉了。我向来
怕浓重的味,哪怕是薰衣草或檀香。
只喜欢空气淡到像要消失

而祖宗们,是爱这份重礼的。
天近傍晚时饭菜好了,烧给先人的包
也做好了,你真该来瞧瞧。
------这是我的朋友阿宾
从手机发过来的

我没动。一下午的心思
都绊在刚放下的《二子乘舟》里
今晚楼下那片空地上
拥挤着多少乘客啊

船翻了,我的烟熏水浸的祖宗们
他们都有五千年不湿之身
五千年船拖不动的木心和木脑



      潜在春风中的花语

◆之一:康乃馨

我和母亲挽着手走在大街上
新挖的人行道上布满陷阱
她的身体越发弯曲了
简直要在这坑洼的泥地上
找出点什么来

能找出什么呢
无偿支付的青春,童年
向亲戚乞粮,被狗咬的回忆?
岁月回馈给她高血压和关节痛
越来越矮的母亲,她在人群中用眼光搜我
商业街的台阶太高也太多
我得拉紧她,我的婴儿

为两碗米粉钱推来让去
她不复是,车上那个人人为她让座的老妇人
几十年了我仍然是,离了她一刻
就会饿肚子的傻孩子

现在,她又回到了十岁
经常在大街上迷路。学会了自己搀扶自己
满大街哪一个不是
一长出脚就忘恩负义的蝌蚪?余下母亲
在刺眼的春阳中瑟瑟前行
三月的春风
左一鞭右一鞭抽打着行路人
抽打在我们日渐僵硬的心上

◆之二:玉兰

我在春风里获得的关怀可算少吗,在二十多天
面对白壁、安神静养的日子
走过的路重现在眼前,远离的人
在窗外的钢丝上走来走去
我虚弱、无眠
但拒绝点滴,拒绝在手背戳下针眼
那是诗兄所眷眷的一双手
如今被一条白玉兰手链环绕着
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我愿意空耗下去,直到时光忘记了轨道
直到草木如暝色四合,不知季节之既深
“这世界到处是慌张的肉色”,
为什么我不能说出愿意,然后便快乐呢?
现在我终于说出了:
我愿意跟随他,我云端里的父,在他金色的羊圈里
在他的悉心照料下重生并洁白如初。
对于逝去的日子,我只有一语请飞鸟带去:
清风啊
我也许不是你爱得最持久的人,但一定是
在你百变的风向中
被镂刻得千疮百孔  却决不言痛的那一个

◆之三:玫瑰

大雾藏起了它,我的玫瑰园
昨天它还在天骄豪园三号楼的
某层电梯里等我
上月迎春花刚松开小拳头,我看见一群民工兄弟
已拉开绿色的安全网,春天的第一张网

我知道在春天,所有人都变成了小孩
玩起了捉迷藏。太阳会在我忧伤之前赶来
将玫瑰园交还给我
我要种上流星雨那么多的玫瑰
好兄弟张之将与我在此听雨,隔着屏幕。
朱枫兄将在秋天把种下的一首《玫瑰花园》
采摘回来,作我的生日礼物。
我的好姐妹三色堇将忽然到来
让幸福像雾起雾散那么神出鬼没

我的另一个兄弟弦意
他住在禅城区玫瑰街1号
来自花城的玫瑰色的快乐,会在下周通过一本诗集
寄达我所在的城市

◆之四:玉  兰

让我流连的不是一个月前初绽的花蕾
而是近一个月了,它还在那儿
好像并不去想
离开枝头以后的事
一些掉在地上,被路人踩踏
被小孩拾去
我往往在它的下方停下来
像伫望我孑世独立的前生
想起你不断地追问:该开的时候
你开过一回了吗,忘我地?
如果允许我不答,允许我
把最轻盈的坠落当作最远的飞翔

那么坦然
不对春风苦苦相逼
不死给谁看

2009.3.20



      在雾灵山,一组

◆洗过的云

那时你在雾灵山顶
把从此小下去的山峰
统统置放在洗砚池内

那么大的砚台
也只适合
那藏墨于胸的人了

而我站在第四十号登机口
隔着十六层口罩
感受呼吸

也是一种奢侈,还有地平线那端
大写意的泼墨
H1N1流感的背景下
一朵无牵无挂的白云有多美

◆选  择

风起的日子 你笑说
一个人在篝火旁发愣
不如两个人旋转起来
与落花共舞

我想驳斥
然而这是初夏,万物葳蕤
所有与清风遁逸的念头
都被摇曳的枝条否定

举杯,我沙哑着嗓音
邀一轮迟到的明月
品味你说过的残破之美
还有“与子携游”这回事

月月年年
你选择了停驻,我选择了远方。

◆在花果山

在雾灵山,我相信满山的石头
都在虔敬地等待
与苍山共老

我听不懂的花
在凉亭脚下的菜地边上
无声地开。电线上站着鸟儿
看,只有一只呢!
我们都停止说话
目光移到了远处

竟有那么些
浮云游子意了
“如果造化可以选择
我愿意和你
做这山上的两块石头”

而始终找不到
那两块神情相仿的石头,甚至没有蚊子
来探测体温。在今夏
我的血,还有什么可以再度点亮。


      主日,三首

◆第三日

领圣饼时
我排在一队年迈而
动作迟缓的领洗人身后
当我被问及,还需要什么
我说主啊,我尚能听见
远处林子里斑鸠那沙哑的祈祷声
当我垂老,允许我,
用那样的嘴,说出我的满足
并不断地穿透我,完成我
如你所愿意的那样




◆告解

每一个离开告解室的人
都低着头,双手在胸前合拢
你看不见他们的脸,但感觉得到他们
灵魂的欣悦

似乎我一直在等待那样的声音
从顽劣的儿时
从我打破砂罐的那天起

现在过来吧,我的孩子
告诉我你做了些什么。你不能放下的一切
让我
籍我父的名义释免你



◆祈祷


当那些稚嫩的叶片长出
天空不再无所顾盼

那神情安定的神父
他已经活过百岁了
许多人收到过他散发的寿辰卡

他总是跪在那里,缓慢、嗜睡
每次我经过他身旁
感觉他就是那古老的教堂本身
他们已经是一体了

没有什么不是恩典,包括常人躲避的死神
他在等待那将临的一切



      车过长沙,三首

◆车过长沙

这晚点的列车让我有了不连贯的恍惚
群山还在催眠它自己
石燕也还在,湖水冲刷着它
起飞的念头
倒错的时光里有尘埃的弃物
长笤帚,脚提式撮箕
对面相对静止的列车
想起你也是不长于辩驳的
当我们面对光阴的从容
将记忆梳理
它曾经是剪子,咔嚓有声
但什么也没有剪去

◆慢

屋里好热!对面的乘客咕隆一声又睡去了
拎回了他鼻道中的一壶水
我以为自己还在水上
夜行的铁皮箱拖着一船的呼噜
快要走不动了
7车厢6号上铺的沉默
有些对峙的味道
一个人在三点钟趴着不动
整个长沙就伏在2002年的岔道上
永不提速


◆车过武汉
      
我知道这里的水路陆路四通八达
也知道再过几十秒
这桥身、江面都将变得无处可觅
“哥哥!”我悄声喊,热烈地喊
像一个真正的鬼丫头那样
哥哥晓波的耳朵就会感觉到什么
这初冬的江风总是吹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他以为自己又听错了



◆重  逢
------读《浮生六记》赠Q君

细谈隔世,西窗话烛到熹微
灯下旧友还是从前妆容
松开的手再握紧,像是怕烛烬月沈
空悲喜,又像是担心
歧路再次错过

记得幼时藏粥待君,惹一生哂笑
模糊了,今世的姻缘簿。
湖水浩漾,长叹不息,谓之太湖
一朔一望,相聚终无期
前世的因果

如何能不昧今生
两鬓风雪,相敬于宾相阁?
愿手挽红丝,奔于非烟非雾中,
在沧浪,在“我取”轩。
“噫!此生也,胡为乎来哉?”
彼时洪水已滔天

如果走散
图章二方为凭:“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君执朱文,妹执白文
说好了
来世定要执手相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