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短歌行 (阅读1502次)



《》

见面时,你随身携带着柏油路
后来,又掏出一片阔叶林
来到大草原,我们终于停下脚步

走了那么远,里袋里暗藏着的
那座桥梁
你始终没有露出来

所以我们,只是信马由缰
所以我们,才会跑题千里


《》

往深井里投入一颗石子
总会听到回声。而结局
富于戏剧性
视乎你要把大蚺吵醒
还是把它砸死



《》

我们席地而坐,而你
以野草为食
那些锯齿,在割着我的舌头和肠胃

而我哪里能够忍受
雪地里光秃的树木,桌子上
掏光的木瓜,以及
暗夜里空空的皮囊



《》

河面上漂浮着木头
三天三夜之后,我突然感到
害怕。打了许多个电话

无法把你捞上来。我们之间
隔着沉默
你不发芽也不下沉,无声无息
只是漂着                

(赠陈述)




《》

去的时候英雄骑坏了三匹快马
到达之时
好戏已经谢幕。看打擂的人
早就散去了,你的剑也生了锈

然而你还是感慨:
这是怎样的一个好年华啊



《》

穿越阵线已经十公里
仍然没有遇见敌人
我忽然找不到这场战役的底线

“你们谁来杀死我?”
旷野中我大声喊。然而
现场静谧,只有回声
把痛还给我



《》

凌晨三点,我们开始一种游戏:
乒乓球大小的欢乐,在你我之间
来回地传递

日落之后,我们面对同一个黑夜
此刻,哪怕划亮一根火柴
我们也拥有一根火柴的光芒



《》

偷走了蜂蜜的人
我还沉浸在
柔软的身体里

有时恍惚,有时晕厥



《》

你的心在山崖上
被风摇晃了一夜
终于,树木都枯萎了
你把大理石搬进了身体

只有你知道
这座尘封的深林
即使遇见雨水
仍然无法鲜活起来



《》

想你时
抱来柴薪
用寂寞燃一堆篝火

思绪飘飞,你愈加丰满

如果,我抬头便看见你路过山岗
你一定要化身雨水
来拥抱我



《》
  
洲心岛,现在只适合远看
每天晚上,我们愉快地相约
彼此注视三次。
夜色笼罩,我不知道
你是否在向我靠近
我在犹豫,要如何才能
把你爱。洲心岛
现在只适合远看。我很害怕
雾水太重,你会在瞬间消逝
洲心岛,一只鸟儿飞入我的梦中
我该伸手,还是原地观望?


《》

一只蜘蛛从网上爬下来
消失于我的视线
三天了。我对自己说:
不要揣测。我尽力
让事物保持原来的状态
我的情感,又或者它的皮肤
黑,自然的,融入黑夜

只是,那些
暗淡又无聊的时光,那些以丝为弦
快乐地歌唱的时光啊
是否已经一去不复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