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致妻:平静的苍穹 (阅读1695次)




致妻:平静的苍穹
大卫


2009年岁末,接诗刊社周所同老师电话,嘱写一组给妻子的诗,诗刊三月号搞个专号,除了惯常的女诗人主打之外,这次还邀请了10个男诗人写情诗,他特别强调,“一定是给妻子,如果不是,我能看出来。”我说,那我得先看你的,你怎么写,我就怎么写:)这是一个玩笑。于是,有了这组小诗,所同老师还嘱托每首诗后面说些最想给妻子的话——这倒难住了我,一时不知如何说是好。数日过去,话还在酝酿中,先发这些小诗,以记新年。
我们不曾甜蜜,所以不会发腻。
——也算题记


努力

整整十五年,你把香气给了暗夜
对你,我有平静而陡峭的爱
哭泣,长短不一的离别
因为今生,我们互相准备了前世

没有蜜蜂,蝴蝶平静得
不像蝴蝶,
未曾玫瑰,亦未曾百合
日复一日的平淡,使我怀疑

一只手和另一只手
是否曾经牵过
彼此太熟悉,以至于通过对方
才能发现陌生的自己

伟大的爱情和命运全都发生在隔壁
我们惟一的本领是把六十秒过成一分钟
一辈子的努力
是把对方过成死鬼或者亲爱的死鬼

整整十五年,你替这个世界
代我日复一日地老去。昨天的一页翻过
最后一行我也没说出那个字
我们不曾甜蜜,所以我们不会发腻


2010年1月3日星期日下午,大雪。糖果屋。






闪电

我摘走了你胸脯的桃子和苹果
腹部的丁香与百合
花蕊因风而颤抖
你不是水果,更不代表万物
你是我的常识课,一个人的植物学

你是辣椒,茄子,小葱,你是
上帝的一畦菜园

每一天都俗常得刚好能够忍受
实在忍不住了
我会摘走你身上全部的甜
有时候我空空如也
只得带着闪电,奔走人间

2010年1月3日星期日。下午17点,大雪。糖果屋。

苍茫

一直是一个人使用苍茫
你在与不在
我都有独立的幸福
和悲伤。这阵风
用着用着就老了

四十有二,我比去年
更明了人世,
有几次半夜里
突然醒来
后背发凉,你不必把我晃醒
恍兮忽兮,一直有一个人
穿着我的身体,在尘世走动

有时我也会讶异并抵抗
生活之波澜不惊
我走后,世界更加辽阔

尘土终将收留不安
百年之后,爱恨皆消融
你是我未曾遇到的那一部份
我是我从未见过的人


2010年1月3日星期日晚。大雪。糖果屋。




苍穹


唯有风才可能吹远风
与其说我爱上月亮
不如说我爱上了她
缓缓上升的样子


你活得太真实,所以你不是天使
群山之巅,我总是在接近天空的地方
说亲爱的——
流水日复一日,青春倏然而逝

重复别人的命运,亦被别人重复
爱过,恨过,哭过,笑过
不得不提的是日子
不堪一提的也是日子

愿意与否,你我都要在可能与
不可能能间度完此生
上半生如此平静,或许就是为了下半生
我对你动用苍穹


2010年1月6日星期三晨。雪水消融,零下16度的北京,糖果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