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12月12日,纪念诗 (阅读1307次)



12月12日,纪念诗

不止于悬挂的油瓶,更糟糕的
是身体的溃烂——紧张、溃烂
紧张、溃烂。不仅仅
帝国电视直播,空中飞人
压迫,古琴,唐·吉诃德,春日瘦马久等
我从电线中射出一根绳子,系着
蝗虫蹦跳的欲望。光阴照着,岁月滚滚。
她拢起手,背过身,望着夜色羞耻地分散
而她,稚拙的婴儿啼哭,胭脂粉嫩
要悲伤,才能衡量尖刀刺入的长短
须知粘合与脱落、松弛与完整,还须深谙魔术
我猛然懂得发丝膨胀,绿色围巾围绕着
被动的肉身,不久前,我专注于
滋养,弥补蛋白质,控制脂肪肝
用酒精棉擦拭贪欲,针管抽耻辱
刺客飞檐走壁,儿童路边滑滑梯
紫砂湮没一片,杯盘狂乱而不羁
东边莲塘,无塘有山,山中藏寺
寺人不世,我不示人。你且去吧
去吧去吧。我亦写下,此后深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