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9年12月的诗 (阅读1275次)



辞岁迎新颂

一年终了
爱着的人还在,父母亲人安好
这多幸运
四十岁的身体还算硬朗
家还算完整
多么幸运

一年的最后一天,南方小城
一个人从午后逛到夜里八点

看着节日的高潮渐渐升起
看着时间一点点斩灭旧的
新的一切似乎还未准备妥善

深呼吸吧,对着天空,对着大地

我们曾真切地匍匐和仰望啊
从倨傲不羁到敬畏着前行
从阳光灿烂之时对无量前途的幻想
到日暮垂年时的时间残留

一年的最后时刻,空气和泥土可否
让我攥紧生活的一点碎片,一点真实的余温?

汽车突然压爆一个跑入轮下的气球
在风的无意识和车流人流的无意识推动中
一个塑料杆和一点碎片会消失在下水道里
还是蜷缩进垃圾堆旁
抑或彻底碎灭无形
都不是问题了

它为我仔细证明了消失的过程和
必然的穿越与迎接,对真实的此刻的批判与回归
09、12、31、23、52


《真实》

你以为安静了
却能感到很多细小的事物在涌动
比如摩擦在心底的流水
逝去的梦幻,那些书写和凝视

曾让你日夜思念过的人
从未实现的情感

所有的存在都是不存在
就像你看到奇迹
奇迹却要自行灭绝

你也许还要继续冥想
抗衡身边的事物和死亡的预感

谁来了,谁走了?
世界尽头一定有它真实的礼物

一个绝对正确的答案
等着你领取


09、12、28傍晚于肇庆

《列车》

“旅行成为目的,那众多的寻找便是这路延长下去的记号”
我喜欢仔细倾听列车穿行世界

此刻,温暖的南方,冬季
寂静的夜晚,田野被庞大的黑幕控制

是的,那个时候,受到强烈灯光的影响
地球上一定发生了大事

大家都等着一种统一的声音
结束持续的骚乱

站台只是片刻的喘息
它缓慢的喉结蠕动着加速

然后一点一点鼓舞
没有希望的人活下去

09.12.28夜

《明信片》

学生时代结束二十年了
我没有再去用它
也丧失了动笔写字的耐心

今年我又重操此业
写着傻乎乎的文字
给我认为同样怀旧的人
寄去问候

那是在苏州旅游时买的明信片
苏州,都因为苏州这个旧梦

09、12、28日夜

从至尊宝到齐天大圣
——观大话西游之三

他最后发现
从人到神比从神到人程序更简单
只消一个紧箍咒便可解决一切烦恼

断灭红尘情欲比陷入期间
有一万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紫霞仙子再不会纠缠他了

同时切断的还有此刻之前的卑鄙萎缩和混沌
肉体的存在连同历史和记忆都消失
从此不再有人间和天上之别,人和非人之别

他没有想到,神圣大道亦如紧箍咒
在汹涌而来
通往天堂的路仍旧漫长。

他向夕阳方向去
如果不回头,泪水不会流出,悲伤不再复制
甜美的经验也将一次性用完,也不会复制
09、12、29凌晨

片段

如果回应此刻的心情
我这么形容这个死灰之状:
无人可去的路上
去过的人不愿意回忆

只有野鸭子站在船边张望
动作迟钝的鸬鹚叼来过冬的小鱼
它们曾眼看着一些生命消失在沼泽地
下陷的过程中
两只手绝望的搜索,呼救的声息彻底消无

对于活下来的人
它们希望他们快乐,并连带着慰安自己
同时帮助良马走出沼泽
帮助困顿的龟鳖拉出一条腿再一条腿

活下来的人,有了更坚强的心
出于良善的秉性,让遗忘的功能一再生效
有多少岁月以供消磨呢
想想那些消失了的声音,我们搀扶下吧
09、12、10夜

解锁记

事先通知好热爱舞蹈的人
在解除枷锁时真心地跳一回

把烦恼全戴在脚髁和手臂上
把心晾在肚皮上
把仇结,把心像,把恩怨的前生,把决计离婚的誓言
都挂在所有人看得到的地方
为不致在结果之后让你委屈
请你看明白
及早做个理智的选择:

痛苦和分裂既然是一起出生
你该早早把他们分开
把日后的痛悔消灭

09、12、10日夜22:33


写小字

端正的字已无法写就
只想用心触摸它们
这念头想过多次了
今天,我正襟危坐
抄起《心经》和《道德经》

像蚂蚁爬在雪白的纸上
也渐渐噬咬我的感官:
大道被微渺之物传达
我看到虫蚁和枝叶,
甚至是单细胞微生物的繁盛图景
它们相互触及和砥砺
所有的动作不露一丝痕迹

这些字,先生多次抄过
朋友J也用书法小楷描摹
像他们每每深入山林和原野
探究路上的静笃幽深

“年轻时因直觉活着,为每一个神经的刺激颤动
中年都在回归古朴,进入原生的道德区域”
我也难免落入窠臼
单单要为活着的轻盈和愉悦奋斗

此刻,只有笔尖的摩擦声
等待最后一道功课被宣布解散的命令

这些字重复着一个简单的概念:我佛慈悲。
是的,它的内涵那么明确,只对拥护人类正常生存规范者慈悲
真主也无法赦免,一个将宗教政治化的民族——

刚刚电视里看播放七.五事件*极端分子被判死刑的录像
死刑犯平静的脸,与不断闪回的
那个悲惨日子的录像形成巨大反差
与我这些不算端正的小字形成反差

09、12、5凌晨

李叔同的背影

屏幕上看到他
清瘦无比
一把油伞,遮蔽他无形的身体

四十岁出家,要献身大世界
六十三岁圆寂
侧卧,平静

放弃了美育作为宗教的传扬
剩下沉默和焦灼,他走向密宗——
无形的辽阔将通过艰难深陷的路途抵进。

他写下《送别》(骊歌)的词乐,
更多的孤独爬满天涯,堵塞他创作的路途——

唯有对人类的未来
奉献最后的激情,以此划亮残余的呼吸
他琢磨着,写下“悲欣交集”。

创造自我的能力是制胜的命脉?
他找到了方向,以及寥寥知音。

如此这般,丰子恺一生追随他的心象,
以为完成自己的艺术宗教,
以十年一部《护生画集》献给老师的生日。

他们有很多话要说
但都惜字如金
威严和拱让也无声无息

我的前方,那把油伞如一叶舟,随之转身
没有人喊得出:一路走好
如此会死于悲欣交集,如此要悲于骊歌长空?

09、12、5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